*

記者想逼高永文講催淚彈「禍害」 高反客為主: 暴徒先掟腐蝕液及燒人

網上流傳流傳一段影片,前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在慈雲山助選,與街坊握手時,有記者上前問他:「現時成街都是催淚彈,成個香港都係,我哋應該點樣處理?政府會點樣保障人民嘅健康?」

高永文嘗試開始回答,但記者不斷自說自話繼續講問題,高永文唔跟佢哋遊花園,話「你先講完,你講完之後,到我可以講的時候,你就叫我講啦!」

過了一會,高永文終於可以回答:「警察是有他的職務,用最低的武力去保持社會治安,但面對汽油彈、腐蝕液體,又阻住市民返工生活,呢種情況唔可以繼續。我知道年青人心裏面有一團火,我行醫咗30幾年,我學習咗一樣野,就算你自己認為嗰樣嘢好啱。」記者打斷話題,插嘴說:「我想你以你嘅專業去解答人民嘅健康問題,點樣去處理?而唔係講汽油彈嘅問題。」

高永文反問記者,邊個用暴力先?(網上截圖)
高永文反問記者,邊個用暴力先?(網上截圖)

高永文即說:「如果你講汽油彈同腐蝕液體,你知唔知道對人體嘅傷害係幾咁嚴重?」記者又插嘴:「宜家係講催淚彈嘅問題。」

高續説:「我哋宜家有執法人員,被腐蝕液體傷害,受到二三級燒傷,佢哋將來面對嘅係一個好艱苦嘅生活,我做醫生完全知道,汽油彈燒到一個人危殆呀,其實每一樣暴力都對身體有影響,你有無問吓邊個人用暴力先?」

高永文一路強調暴徒先用暴力,以腐蝕液體傷害警察,以燃燒彈燒人,完全無跌入對方設定的議題中,估計記者想借高醫生之口,講出催淚彈的害處,這一招完全無法生效,最後記者亦無奈結束訪問。

從政者,包括官員都要認真睇吓高醫生的應對啦,要有主心骨,知道問題的根源,不要糾纏對家設定的議題,跟住人家的邏輯走,永遠走不出困局中。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