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權:三位副手特質及加分作用各有不同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中選會」昨日開始接受「總統」、「副總統」參選人登記。宋楚瑜、韓國瑜分別攜帶其「副總統」搭檔余湘、張善政前往登記;蔡英文也將於今日下午攜帶其副手賴清德登記。這是自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產生以來,參選組別最少的一次,也是首次沒有組別循連署方式登記參選的「總統」大選。 

昨日無論是宋楚瑜還是韓國瑜,還有今日的蔡英文,在前往「中選會」登記參選時,都或將攜帶其副手。這是執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的規定。實際上,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在「總統」大選中,「總統」參選人是必須與其「副總統」參選人一道搭檔參選的,從政黨推薦提名,申請成為被連署人及徵集連署書,到向「中選會」登記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再到進行競選宣傳活動,直到投票日的選票,以至是宣佈當選名單;還有續後可能會發生的「選舉無效之訴」和「當選無效之訴」,以至是有人發動「罷免案」等,都是「孖公仔」。正因為如此,規範「總統」選舉的法律,才名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 

但在「憲政」上,「副總統」沒有具體職權,只是「備任元首」,亦即「總統」出缺時,由「副總統」自動遞補,就像蔣經國逝世,李登輝隨即宣誓就任「總統」那樣。當然,「副總統」是否有事做,還要看「總統」的授權安排,但一般多是屬於外事儀式上的事務,很少授予實質性的權力。因此,「副總統」的角色不重,雖然「憲法」並為規定「副總統」必須謹言慎行,但李元簇卻扮演了「沒有聲音」的角色,因而此後各任「總統」也希望自己的副手也能像李元簇那樣,「沒有聲音」,歷任「副總統」大抵是也能安分守己。唯有呂秀蓮公開聲稱自己沒有公文批閱,並因為不甘寂寞而被形容為「國際大咀巴」。 

這就導致在歷次「總統」大選中,「副總統」是「必備」的搭檔人選,並希望其能起到一定的「加分」作用,至少是不能“減分”,但又不能“喧賓奪主”,鋒芒畢露,蓋過「總統」參選人大光芒。 

蔡英文的副手賴清德就處於這樣的尷尬境況,因而在前日蔡英文宣佈賴清德為副手的記者會上,蔡英文是笑容滿面,賴清德卻是一臉嚴肅,若有所思。因為除了是不知如何化解今年初挑戰蔡英文的尷尬之外,還有在未來兩個月,如何強壓自己的強勢作風,但又必須蔡英文「加分,並為民進黨實現“國會」過半”目標而護航的問題。 

實際上,賴清德的作用,只是穩定「獨派」選票,未能拓展中間選票,甚至因為他的“台獨”工作者”形象,而起到嚇跑中間選民的反作用。而在呂秀蓮未能跨過連署“門檻”而不能參選之後,其實「獨派」選票流失的警報已經解除,因為「獨派」選民絕對不會將自己手中的選票投給韓國瑜或宋楚瑜。 

其實,在宋楚瑜宣佈參選「總統」之後,賴清德對蔡英文的「加分」作用就更為遞減。本來,在宋楚瑜加入戰團之前,蔡英文還是有點焦急的,但並非是擔心流失「獨派」選票,而是韓國瑜的民調有後來追上之勢。蔡英文雖然採取“垃圾時間”的安全戰術,但也擔心民進黨支持者不出來投票而導致翻盤。而宋楚瑜宣佈參選後,蔡英文鬆了一口氣,估計宋楚瑜會像二零零零年瓜分國民黨連戰的選票那樣,將會扯走韓國瑜的部分選票。因為部份“韓粉”與“宋迷”重迭,在宋楚瑜尚未宣佈參選時,這些“宋迷”沒有出口,而支持韓國瑜;在宋楚瑜宣佈參選之後,就自然會歸隊回營。因此,就連陳水扁也評鑒,賴清德作蔡英文的副手,將不會對蔡英文起到「加分」作用,但倒是將會促使民進黨多獲幾個「立委」議席。 

這已足夠。現在,民進黨、國民黨都在爭取「國會」過半”,搶奪“立法院”的主導權和控制權。其一是“立法院長”,其二是“立法院”議事的控制權。最緊張的是吳敦義,非搏不可,大有“不能輸”之概。不過,吳敦義是單純要維持政治舞台及官位,而游錫堃雖然是被蔡英文“請上台”,並非其原本所欲,但一旦他果能當選“立法院長”,就必定將會將其“台獨”理念法律化。實際上,現在他就提出要與美國“建交”,因而可以預想,倘他能當選“立法院長”,就勢必會推動《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法律化,推進“法理“台獨”。 

倘賴清德真的超越這個作用,也就足夠。在國民黨不分區安全名單後,通常偏藍的民調,民進黨和國民黨可能打成平手。證明,「討厭民進黨」固然存在,“討厭國民黨”也正在上升。這也正是宋楚瑜最後決定參選的原因。 

至於韓國瑜的副手張善政,並非是國民黨員,但卻因為曾在馬英九的末期當過「行政院長」,而形成他屬“藍軍”的印象,就連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是如此,因而當張善政不滿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嗆聲說“不如投給民眾黨”時,吳敦義竟然說要對他實施“黨紀處分”。--張善政並非是國民黨員,如何對他實施“黨紀處分”? 

張善政與賴清德都曾任過「行政院長」,也都是“敗選院長”,但也有區別。--賴清德是在任「行政院長」時,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敗,依照慣例引咎辭職。雖然獲得蔡英文慰留,但最終還是離開“行政院”;而張善政則是在國民黨慘敗「總統」和「立委」大選,毛高文辭去「行政院長」後,明知餘下任期只有四個月,也“臨危受命”地接任「行政院長」的。正因為張善政不是國民黨員,而且也是“末代院長”,沒有包袱,因而施政就靈活許多,成為馬英九任內口碑最佳的「行政院長」。尤其是在台南大地震的救災善後中,他兩度前往台南,與賴清德市長並肩作戰,感動了南台灣民眾。因而連蔡英文也考慮,讓他作自己的首任「行政院長」。 

韓國瑜曾經開列自己副手的條件,是「對公共事務熱情、與韓專業互補、具國際觀、操守清廉,以及施政大方向要與韓一致」等。而張善政基本上符合此條件。而且,在“九二共識”等議題上,與韓國瑜高度契合。再加上張善政本來就是韓國瑜“國政”顧問團的總召集人,一直在補強韓國瑜的國政論述,並為韓國瑜的失言進行補救,因而兩人是“最佳拍檔”。張善政與與韓國瑜的合作度,將會比賴清德與蔡英文的合作度要好得多。 

張善政曾管任過企業高管,這是比賴清德優勝的地方。當然,賴清德從「立委」到“直轄市長”,多次參加選戰,經受“民主洗禮”,張善政卻是“選票素人”。兩人是互有長短。 

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宋楚瑜的副手余湘,她是「廣告教母」,可能會在宣傳上幫上大忙。而且她有企業經營背景,又是女性、能和宋楚瑜互補,拓票機會將會增高。 

當然,連宋楚瑜也自知根本不可能當選「總統」,再次出來參選是為了親民黨的「立委」選情,因而估計,余湘的競選宣傳多在這方面著眼,何況可能她也不忍傷害韓國瑜。因此,親民黨的競選宣傳將會避開攻擊韓國瑜,但卻難免將會有意無意地傷害到國民黨。 

因此,三位副手,各有特色。若論「加分」作用,張善政最佳,賴清德墊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