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逼烏查政敵證人批不當 麥康奈爾:彈劾調查參院過關機會不大

麥康奈爾﹕不太可能取得足夠票數,將特朗普拉下台。

AP圖片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內的烏克蘭專家、陸軍中校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周二出席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開聽證會時,指證總統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提出不恰當的要求。溫德曼強調,他自己覺得有責任反對總統與外國領袖進行這種電話通話。不過,有共和黨議員對他的忠誠提出質疑。而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認為,參院若對特朗普彈劾調查進行表決,不太可能取得足夠票數,將特朗普拉下台。

AP圖片

眾議院安排的公開聽證會踏入第二周,周二進行的是第3場。溫德曼對議員說:「身為美國總統,要求一個外國政府去調查自己的政治對手,那是不恰當的。」他指出,特朗普與澤連斯基於7月25日進行的電話通話,是要澤連斯基幫忙,調查可能會代表民主黨出戰明年總統大選的前任副總統拜登及其兒子亨特是否涉貪。他表示:「坦白說,我不能相信我所聽到的,令人有點震驚。」

周二的聽證會歷時超過7小時,總共有4名證人作供,除了溫德曼外還有副總統彭斯的外交政策女顧問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4人異口同聲,講述特朗普和他身邊的人、尤其他的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及美國駐歐盟大使桑蘭德,如何向烏克蘭施壓,迫使對方調查拜登兩父子。威廉斯表示,她也對7月25日那次電話通話有懷疑。特朗普主動提出調查拜登父子的事,而且關呼美國國內的政治事務,那是很不尋常,而且是不恰當的。

烏克蘭專家、陸軍中校溫德曼。(AP圖片)

另外兩位證人、美國駐烏克蘭特使沃爾克(Kurt Volker)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助手莫里森(Timothy Morrison)均表示,同意溫德曼和威廉斯的說法,但他們認為,朱利亞尼和桑德蘭採用「不正規」的外交途徑,要負上較大責任。溫德曼於40年前、即3歲那年跟隨家人逃離當時的蘇聯,到美國定居。他說,如果當局因為一個公職人員在彈劾調查聽證會上作供而對他作出「人格攻擊」,那是應該受到譴責的。不過,當他於周二作供時,白宮依然透過官方Twitter帳號向他發炮,指他的判斷力有問題。特朗普的兒子唐納德也在社交平台留言,譏諷溫德曼只是「一個低級的黨派官僚」。

麥康奈爾告訴記者說:「對我而言,要達到足以解除總統職位的67票,是難以想像的事情。」(AP圖片)

一名政府官員說,溫德曼和他的家人覺得安全受到威脅,可能要遷進一個軍事基地內居住。另外,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表示,他認為參院若對特朗普彈劾調查進行表決,不太可能取得足夠票數,將特朗普拉下台。麥康奈爾告訴記者說:「對我而言,要達到足以解除總統職位的67票,是難以想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