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企業面試移師內地 審視求職者政治風險

有公司向人事顧問要求獲取求職者於社交網站的公開言論。

反修例風波加劇中港矛盾,亦令須不時派員北上公幹的公司擔心員工被「禁足」內地,影響工作安排。知情人士透露,自8月國泰風波後,有公司要求港人應徵者到深圳見工,既為確保新員工未列入過境「黑名單」,更藉此篩選不願到內地公幹的人。另外,有不願為招聘程序勞師動眾的公司,則向人事顧問要求獲取求職者於社交網站的公開言論,提出相關要求的公司有近一成,以中高層職位為主,預料類似做法將日趨普遍。 

據悉,有公司近月要求港人到深圳見工,確保新員工未列入過境「黑名單」,更藉此篩選不願到內地公幹的人。 資料圖片

香港公司要求港人到內地面試的做法,過去亦有個別例子,惟主要涉及IT及工程行業,並且須長駐內地工作的職位。從事硬件開發的侯先生(化名)指出,其公司於東莞設廠,周一至周五需要在當地工作,周末放假才回港,「公司有150個香港人,屬於香港公司,在香港的銀行出糧,但在東莞工作,深圳面試。」

不過,在內地面試的做法近月蔓延至其他行業,甚至是長期在港工作的港人。有為企業提供法律諮詢服務的執業律師陳先生(化名)表示,自從國泰航空8月初遭內地民航局發出風險警示,時任行政總裁何杲辭職後,愈來愈多與內地有緊密生意往來的公司,正以不同的方式,審視有機會獲聘僱員的「政治風險」,「有些固然是出自個人政治取向,亦有些老闆純粹擔心法律風險,因為僱員公幹被扣押,老闆是有責任提供協助及繼續支薪。」

到深圳面試可以在早期篩走不願到內地公幹的人。資料圖片

執業律師蘇文傑亦知悉,有企業人事部要求香港求職者到深圳面試,此做法目的有二,一來確保應徵者並未列入過境「黑名單」,二來亦可以在早期篩走不願到內地公幹的人,「人事部職員會向應徵者表示,因為港人及內地人同樣會有獲聘請的機會,為了令程序更方便,會統一在深圳進行,要求港人北上見工。」他更留意到,率先採用內地面試港人的公司,主要是有在內地設廠的港資公司,以及與內地有緊密業務往來,並在內地設有辦公室的外資公司。

有公司擔心僱員的網上言論,將影響其內地公幹行程。

企業派遣僱員公幹而不獲入境的事件過去亦有發生,獵頭公司Core Search董事總經理張慧敏稱,5年前為一家供應鏈公司聘請新職位,一名大學畢業生在面試及之後工作表現良好,直至前往內地及澳門公幹時被拒入境,更被澳門列於「不受歡迎人物」名單上,故推斷與他曾到示威現場有關,「該員工也不知為何被拒入境,他過往參與社運亦未曾被捕。」

除了得悉員工不獲入境的風險,張慧敏認為,人力資源部改到內地進行招聘,是要制定新的面試關卡,測試本港應徵者北上工作的意欲,減低應徵者「臨門一腳」不上班,「為得到工作,應徵者通常會說北上工作無所謂,但如果要到內地見工,相信只有十分一人肯來應徵,變相可加快我們配對職位的效率。如果一個應徵者肯長途跋涉到深圳見工,至少證明他希望獲得這份工。」

環球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漢祥認為,以會計師事務所為例,由於其工作須不時派員到內地進行審計工作,要確保同事可順利入境內地亦無可厚非,但他認為,要特意派員到內地進行招聘程序未免太勞師動眾,要了解應徵者的相關風險,只要審視應徵者的社交媒體帳戶,足以初步篩選。

在內地面試的做法近月蔓延至其他行業。資料圖片

事實上,不少公司均有審視應徵者在網上言論的傾向。李漢祥亦指出,不少公司近三個月亦要求他們初步審視求職者的社交媒體帳戶,主要為高級經理或以上的職位,「以前接近無公司會這樣做,現有半成至一成公司都有提出這個要求。」不過,他以facebook為例,他只會向相關僱主提供求職者社交媒體內設定為「公開」的帖文及圖片,不會外加其他評論及意見。

審查員工網上言論的做法具一定爭議,但陳先生不諱言,外企人事部已沿用相關做法多年,甚至衍生出相關公司,專門為企業檢查社交網站言論。他知悉,過去有外國律師事務所的見習生,於酒後說出不恰當的說話,甚至做出不端莊的行為,後來被上載至社交網站,及後遭即時終止合約,「很多公司請中高層員工時,都會做網上言論審查。社交網站現在變成個人言行記錄,所以大家要重新認識facebook。」

縱然有公司在面試前預先審視應徵者的社交媒體帳戶,惟張慧敏知悉,不少年輕人早已開設兩個帳戶,並同時運作,避開見工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