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內地精英對美國涉港法案的10點觀察 關鍵一條中國不會讓步

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內地精英網紅兔主席在微博撰文,分析法案最後很大機會生效。

他認為特朗普可能將香港問題和貿易摩擦綁定,以香港問題要挾中國在貿易上讓步,將是對中國的極大侮辱和傷害。這會被國民看成是新的南京條約,中國人民情感上怎麼可能答應。如此,中國政府也斷然不能接受。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將不惜付出代價。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硬搞」,只會使中美的政治信任更弱,談判更加困難,對美國也沒有任何好處。以下是文章全文:

兔主席微博文章。

兔主席微博文章。

關於美國涉港法案的十點觀察

美國參議院通過了涉港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中國七個部門密集回應,譴責美方行為。 

以下是本博的一些看法。
 
1、  這個法案還是要走一些程序的。

一是參議院和眾議院版本不完全一樣,雙方需要調解,並對最終版再進行投票。這是要花時間的。(編者按,這個程序一天後已完成,眾議院已通過新版法案)

二是最後需要總統來簽署。如果總統簽署或者在10天期限內不予理會,則法案將會變成法律。總統也可以行使否決權(veto),如果總統否決,法案將打回國會。但如果國會兩院各自有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又可以否決總統的否決,繼續完成立法。由於現在看來兩院大多數議員都支持法案,且兩個版本差異也不大,以上只是時間問題了。兩院就最終版表決通過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Trump可以去否決,但由於兩院議員普遍支持法案,否決將使他處於政治被動,而即便否決,再次獲通過的可能性也很大。除非Trump去廣泛遊說反對本法案,否則法案是有可能通過的。

2、  法案的推動是自下而上的,最主要的驅動力是反華先鋒——佛羅里達參議員Marco Rubio。這個人極度反華,致力於在所能看到的一切戰線上推出反華措施。Rubio的目的不是因為他關心中國,不是因為他關心一國兩制和香港,而是因為他要撈取個人政治資本,為往後的總統選舉打基礎。由於反華已經成為美國的「政治正確」,因此會有「鯰魚效應」,有一個積極推動者,反華提案就很容易獲得其他政客及主流社會的支持。

3、  從外部信息來看,Trump並不是這個法案的支持者。他也非常回避在香港問題上表態,但凡表態,也都是說相信中國政府能夠妥善解決問題,認為美國不應隨意干預。他的這種立場也導致了華盛頓的極大不滿。Trump一定會對他們說,我在和中國進行艱難的貿易談判啊,咱們不應該介入到這些敏感問題里,使談判變得更難。但其他的美國政客並不管這些。事實是,即便沒有中美貿易摩擦,他們也會推動這個法案。

4、  如果美國的政治勢能足夠強,法案都已經被放到Trump桌上,逼迫他做出簽或不簽的選擇時,我認為他會轉向,既然籌碼已經送到手中,為何不以此要挾中國?「我面臨極大的國內政治壓力啊。如果你們(在貿易問題上)不妥協,那我只能簽署這個法律。」現在,法案還沒簽出來,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Trump利用這個法案,裝出老好人狀進行努力的「調解」(I’m just trying to help you),並試圖在談判上獲得更大的主動權。

5、  但中國政府當然無法接受。雖然從美方視角看,這個法案的形成機制是複雜的,是多方力量的結果,不是一個人意志決定的。(Trump會說:你不能怪我)。但從中方視角看,這就是美方不同政治力量在潛意識驅動下努力朝一個大的方向——遏制中國——運作的結果。國會確實可能和總統的角度、看法、立場不同,但他們加總在一起,組成了美國國家政府,產生了美國的國家行為,一定會把貿易和香港聯繫在一起,這是中國無法回避的。

6、  將兩個事情(香港和貿易摩擦)綁定,以香港問題要挾中國在貿易上讓步,將是對中國的極大侮辱和傷害。這會被國民看成是新的南京條約,新的21條,中國人民情感上怎麼可能答應。如此,中國政府也斷然不能接受。美國人會發現,中央會死守這個政治底線,並且希望美方打消將兩個一起綁定的企圖。中國在這個問題上將不惜付出代價。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硬搞」,只會使中美的政治信任更弱,談判更加困難,對美國也沒有任何好處。我相信美國貿易談判方最終會形成這個理解,建立這個預期。如果我們的判斷是中國不會屈服,那麼從這個角度看,在這個時點弄出這個法案,對美國推進對中國的貿易談判並沒有正面作用,反而可能有負面作用。我相信Trump可能能看到這一點,這也是他沒有積極表態、沒有積極推動這個法案,埋頭搞貿易談判的原因。

7、  我們從各種負面情緒里稍微抽離一點看看這個法案。會得出什麼樣的看法呢?
 
1)  其實這個法案主要是符號性的,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不大。它主要落地在貿易——美國以後可能取消對香港獨立關稅區的認定,將香港與中國等同對待。由於香港和美國的直接貿易非常小,這個影響是很小的。
 
2)  法案對金融沒有什麼直接影響。同時,美國不會希望盲目的沒來由的在金融上制裁香港,畢竟美國金融機構與香港的金融綁定也非常深,美國也不敢輕易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具體參見本博文章:香港反對派推促的美國反華法案對香港經濟的影響
 
3)  通過這次事件,中國大眾不僅僅會看到美國媒體、政府的偽善和雙標,還會看到他們的惡毒。美國涉港法案將是一個難得的即時的愛國主義教育現場。美國會因此丟掉更多的觀眾,並幫助把國內的「燈塔主義者」們進一步推到牆角,使他們更徹底的喪失自己在國內已經持續下降的輿論影響力。
 
4)  除了中國內地社會以外,其實香港社會也在集體經歷一個受教育的過程,通過這次事件,很多人(包括建制派、政府高層、警察、中間派市民、港漂等)能夠第一次非常清晰地看到西方媒體及政客的雙標、偽善和惡意。如果說他們以前還盲目相信西方媒體,認為在西方媒體口中就可以找到真相的話,盲目相信政客,認為政客的表態必將正義,那麼這一次之後應該會有很大的轉變。他們每天生活在現場,掌握大量的信息。他們所看到的、理解的事實和西方的表述是180度相反。他們親身經歷西方在扭曲事實,打壓中國。更甚的,還要把懲罰落在香港市民身上。我認為,同樣的反思教育也在香港發生著。不能盲目相信西方。
 
8、  但法案確實也有一些負面影響,主要是對香港政府和警察的高層產生影響。涉港法案有一條是要打擊參與「剝奪香港自治」的個人或機構在美國的權利。連登等反中仇恨網頁上的用戶已經迫不及待地提出了一些制裁人選。港府官員很多與美國有密切聯繫,包括投資資產、小朋友在美國就讀之類。因此,這一項制裁的最大影響是對港府官員;不能排除他們為了保護自身在美利益而回避強力執法。如果這樣發展,則香港政府deep state的問題可能會更進一步。
 
9、  絕大部分黑小將因為知識水平問題,並不能看懂和理解美國涉港法案的內容、內涵。他們認為這個法案可能可以摧毀香港經濟,並且充分說明華盛頓是支持香港反對派的示威的,給他們壯膽,同時,他們也認為,正是勇武才讓美國政府走到了今天這個位置,和香港反對派更加緊密的團結在一起。他們會認為:「榮光歸於暴力」。如果沒有暴力,運動一定失敗。結果是什麼?結果可能是他們會希望乘勝追擊,醖釀更大的暴力,引起更多的國際關注。所以,美國涉港法案客觀上會起到長黑小將志氣、滅香港政府威風的影響。
 
10、 我每天都會看一看西方媒體的報道口徑。到目前為之,西方媒體除了在過去幾周有一些些微的轉向,與運動開始保持適度距離,旁觀者身份增加以外,我最主要的發現是,香港政府/建制派/藍營聲音是驚人的、系統性的缺失的。比方說,在各種報道里,往往只見採訪反對派,不見採訪藍營。兩邊完全不對等。確實,這些媒體可能是有政治偏見,會更加同情示威者一邊,更加願意接觸反對派。但港府/建制派你也可以去積極溝通啊,去做主動的媒體關係、公共外交。而從溝通角度來說,你們是港英時代下來的統領華人的政界及工商業界精英,與英國聯繫最緊密,英語好,懂他們的思維方式,且你們大多在英美體系受教育,都帶著英文first name。你們去和洋人交流,難道不會比《環球時報》、CGTN更加有效麼?本人一再呼籲,建制派們應該積極地去engage西方媒體,去為香港和北京公開表達你們的聲音,去接受訪談,去WSJ和NYT上寫文章,去主動接觸媒體表達聲音,盡一切努力糾正西方媒體中的輿論偏見。
 
今天寫到這裡。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治港?亂港?

回歸前夕及初期,中央都希望香港做到「商人治港」,建立以愛國的商人為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