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我看到一隻雄鷹在雪山上空發獃


關於詩人

關於詩歌

詩歌是一團冬天的火,在人的靈魂里燃燒且熾烈

這火不滅,溫暖人間。

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樣,會想起80年代的朝氣蓬勃。

那個詩歌盛行、詩人輩出的時代,那個最純真、最理想主義的年代。

可惜關於那個時代,我們所能記起的只是北島、舒婷、食指、顧城等,一個個逐漸陌生的名字。

關於他們的詩,他們所給我們創作的精神世界,大抵被喧囂的超市湮沒,被忙著掙錢的我們遺忘。

所幸,這個時代還有吳再在堅守,在「念天地之悠悠」,在懷念遙遠的“陽關三疊”。

我想,人類是需要詩歌的,無論時代的齒輪如何,我們都需要撫慰靈魂的好詩。


每天,讓我們聆聽詩歌與人生,席地而坐探討靈魂。


隨時恭候·詩舍詩友——


我看到一隻雄鷹在雪山上空發獃

 

法律越多

證明人越來越不可靠

需要緊箍咒的

不僅僅是悟空

八戒偷懶的時候

其實也是蠻可愛的時候

 

人群,羊群,牛群

成群結隊的

往往需要鞭子,法律是一條鞭子

道德也是

一條很硬,一條很軟

有人吃軟怕硬

 

生而不能五鼎食

死而不遭五鼎烹

算是扯平

不要埋怨——世界是你的

也是別人的——歸根結底

都是時間的——在時間面前

 

我們只是一朵小小的蒲公英

什麼都想要,這是人的通病

向上攀爬的人

最終都會發現——鷹在上空

等雪山崩塌,一切都會消失

消失於一種顏色——白……

(詩/吳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