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黃奇帆談控房價:決不允許「背個銀行」炒地皮

回應五大熱點

高房價怎麼遏制?P2P該不該搞?經濟「滯漲」了嗎?

針對當前老百姓關注的熱點話題,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21日對話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


‘背個銀行’炒地皮”?

決不允許

對於控房價,黃奇帆認為,應該使用經濟手段,那就是「決不允許‘背個銀行’炒地皮」。

他指出,炒高房價的主要動力就是炒地皮,控房價決不允許炒地皮。控制地價一個很重要辦法就是規定買地的企業必須使用自有資金。

「你如果後邊背一個銀行,要100億元,銀行就拿100億元,要200億,銀行就拿200億元,那麼‘地王’、炒房等現象就來了。一般而言,房價是地價的兩倍左右,地價上去了,房價也會上去。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只要把土地價格控制了,房價就基本穩住了。」

針對3億農民工的住房問題,黃奇帆指出,中國政府的房地產政策是雙軌制的,並不是讓商品房非要降到農民工買得起的地步。而是適用保障房方式,綜合運用公租房、動遷安置房、共有產權房等方式,保障占社會百分之二三十的城市低收入群體有房住。

P2P?

決不能搞

「各地要清退P2P,我舉雙手贊成。」黃奇帆說,一開始重慶就禁止P2P。

他認為,P2P不過是中國農村傳統金融的高利貸或者「老鼠會」出現在互聯網光環之下而已。

在黃奇帆看來,P2P有五大問題:

一是企業沒有資本金,向網民高息攬儲;

二是在網民受高回報的誘惑把錢投入之後,P2P公司又把錢以更高的利息放給網民;

三是其對在校學生等缺乏信用背景的對象放款;

四是其運行模式是「借新債還老債」的龐氏資金池;

五是一旦現出問題要不就「趴倒」,要不就老闆捲款跑路。

黃奇帆同時提醒,絕不要把P2P等同於科技金融,也別等同於互聯網貸款,不能一棍子打死。

他說,中國還是有幾十個上百個網路貸款公司,他們貸了近萬億元的資金給需要的人,現在不良率在2%~3%,較為穩健。

製造業附加值低?

不了解實際才這麼說

黃奇帆表示,上個世紀90年代,中國製造業的特徵是「大進大出、兩頭在外」,稱之為加工貿易。這種加工貿易勞動力密集,90%的原材料、零部件從海外運來,然後到蘇州或者深圳加工,然後又100%銷出去,附加值很低。

現在,中國的製造業已經變成「一頭在內,一頭在外」。不管是重慶的還是蘇州的,沿海的還是內陸的,早已不是原來的加工貿易。

比如蘇州,一年有3000多億美元的進出口,其中出口貨物中,從原材料、零部件、中間品,70%都是蘇州本地或者長三角或者沿海地區造出來,然後賣出去。這不是加工貿易,是一個產業鏈集群的製造業,這個集群形成的製造能力是中國的核心競爭力。

通縮?通脹?滯漲?

都不存在

中國經濟現在面臨通縮、通脹或者滯漲嗎?

黃奇帆表示,中國並不存在任何一種情況。

黃奇帆說,要說通縮的話,我國基本物價指數在2%-3%左右,並沒有進入下降區間,談不上通縮。要說通脹,現在物價指數也沒有高增長,M2增速與中國GDP增長基本保持同步,說通脹也沒有依據。

「要去說滯漲就更不對了」,黃奇帆指出,滯脹就是說一邊是高額的通脹,一邊經濟又是負增長,而中國經濟增速在6%左右,物價水平也整體穩定。

PPP應該怎麼做?

注重平衡

黃奇帆認為,PPP是一種非常好的政府與社會合作的基礎設施共建方案。

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中國推出PPP,各地總體上形成了20多萬億的PPP項目,這對近幾年的基礎設施建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不過,PPP推進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黃奇帆指出,要做好PPP,就必須要做到以下三點:

一是政府、企業和使用者三者的長遠平衡。不能投資者暴利,政府賠本,老百姓被亂收費;也不能政府佔有資源,投資者賠本壞賬;同樣也不能政府少出錢,老闆賺了錢,但老百姓付費多。

二是在推進過程中,應該是投入和收益平衡的,既不能暴利,也不能暴虧,項目應該是長期有穩定的現金流收益的,這是PPP招投標的基礎性原則。

三是PPP在推進過程中,要不同情況不同對待。有的項目可以市場化投資收費10年,然後20-30年收回成本;有的項目現在不能收費,但5年以後市場化改革到位後,可能做到收支平衡,這一過程中要考慮制度的銜接;有的項目100年也不收費的,可以考慮使用土地資源調配的方法。

誰說你一無所有

誰說你一無所有   百年孤獨 你可以有 一往無前的人,你可以當 春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