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伊朗5日暴亂 當局鐵腕停互聯網 蒙面暴徒供出每天領60美元報酬上街打砸搶

近期,伊朗國內因油價上漲而引發的騷亂正在逐漸被平息,伊朗國內騷亂已經造成100多人死亡,近千人受傷。

美媒指控伊朗鎮壓,但據伊朗媒體的報導,近日伊朗安全部門從抓獲的蒙面暴徒口中已證實,美國和以色列等國以每人60美元的「報酬」,召集他們上街打砸搶燒,甚至還向蒙面暴徒提供槍支和武器,慫恿他們攻擊伊朗軍警,這也是導致遊行逐漸演變成暴亂的主要原因。

文匯報駐德黑蘭記者朱寧,報道了那5天伊朗暴亂的實況:

恢復供電後的德黑蘭夜景。文匯報圖片

恢復供電後的德黑蘭夜景。文匯報圖片

11月16日至21日,伊朗與世界徹底失聯120小時。

  此間,也許是因為資訊閉塞,也許是有人故意為之,一時謠言四起。

  有人說伊朗發生了大規模騷亂,有人說伊朗要“變天了”,甚至有人說伊朗遭受了嚴重襲擊。那事實到底如何?

  11月15日,大風

  伊朗政府突然宣佈全面上調汽油價格。根據規定,汽油從10,000裡亞爾/升(約合人民幣0.6元)上調至15,000裡亞爾/升,且每輛車每月配額60升,超過部分30,000裡亞爾/升,漲幅高達300%。

  當時,我正在與一個伊朗土豪喝咖啡。他告訴我“最近不太平,儘量不要到人群密集的地方去”。我問為什麼,他說網上在傳有人要衝擊加油站。

  正聊著,德黑蘭朋友們的消息也陸續傳來,告訴我街上已經不太平了,其中有兩個視頻的內容都是民眾在向加油站投擲燃燒物。我看了看視頻,微微一笑。當天德黑蘭突然大風呼呼的,而視頻中的民眾還是夏天裝束,這種作假的方式實在不怎麼講究。

  不過當晚伊朗當地朋友包括中國大使館都在發佈提醒消息:有人在社交媒體串聯,將於16日上午10點採取行動全面癱瘓城市交通,請儘量避免外出。

  11月16日,大雪


  德黑蘭迎來了2019年的第一場雪。

  我心裡想“也許是上天眷顧伊朗,用一場雪來給憤怒的人群降溫,畢竟這麼冷的天,誰願意出門去堵街呢”。諷刺的是,今天堵街的不是憤怒的群眾,而是鵝毛般的大雪。海拔1600米的德黑蘭北城由於雪厚路滑,交通事故不斷,被堵得水泄不通。當然,聽說也有抗議人群故意把車停在路中間來“添堵”。

  所以,紛紛揚揚的雪和忿忿不平的人,16日徹底把德黑蘭堵死了。有朋友6公里的路走了6個小時,還有堵得實在不行棄車步行的。

  下午,朋友們陸續打來電話,問我是否斷網,看情況斷網是從城中開始的,到了晚上7點多,家在北城的我也斷網了。

  自16日起,伊朗全國性斷網。在今年年初伊朗的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中,最嚴重的一天也發生過斷網,甚至切斷了手機信號。記者擔心局勢失控,趕緊穿衣服出門溜達了一圈,發現只是附近的加油站多了兩輛警車和5個員警,秩序井然。

  11月17日,北城雪,南城晴

  一幫“有幸”的朋友淩晨5點降落德黑蘭,記者半夜三更去接機。沿著伊瑪目阿裡高速到了南城部分,景象令人擔憂。

  高速路上,垃圾桶東倒西歪,垃圾、木塊、石頭七零八落,路邊有燃燒過的輪胎和木板。看來,昨晚這裡有一場“惡戰”。

  我當下心想,今天會是“混亂”的一天嗎?我的這幫朋友怎麼辦呢?帶他們體驗“戰地記者”的生活嗎?

11月20日,德黑蘭,在示威活動中被破壞的加油站設施。新華社圖片

11月20日,德黑蘭,在示威活動中被破壞的加油站設施。新華社圖片

  接到朋友,一路北上,由於昨日大雪,天空異常清朗。

  走著走著,發現城裡和天空一樣清爽,本來混亂喧囂的老城突然變得祥和寧靜。參觀國家博物館、古勒斯坦皇宮、國家珠寶博物館,一路痛快,沒有阻礙。

  不過革命廣場、霍梅尼廣場、菲爾多西廣場等重要集結地,都停著一排排的警用摩托,大量特警在待命。

  當天,中國移動的手機在伊朗漫遊是有網的,這個秘密成了在伊朗中國人的救命稻草,不過中國人剛嘚瑟了兩天,網也就不靈了。

  11月18日,晴

  朋友們去了卡尚,那裡一切正常,但一個消息讓我緊張起來。有朋友打電話告訴我,聽說伊斯法罕局勢嚴重,全城交通癱瘓,20多家銀行被燒。

  我趕緊給旅行社打電話,要他們研究備選方案,如果伊斯法罕這麼嚇人,我的朋友們該怎麼辦啊!當然,家裡沒有網的我,開著車出門晃悠了一圈,德黑蘭跟沒事人一樣。

  回到家,驚喜地發現,很多伊朗當地的網站還都可以上,只是社交媒體及國外網站上不了,“翻牆”也不行。

  事後瞭解到,16、17、18日是鬧得最凶的3天,德黑蘭南部、西部郊區,邊境城市克爾曼沙阿、紮黑丹,旅遊城市設拉子、亞茲德等地都有不同程度的騷亂。

  而這次與年初的抗議示威活動不同,可以直接定性為騷亂,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喊口號、拉橫幅等常見抗議形式,而是迅速暴力化,以人身傷害和破壞為主要目的,多名員警被暴徒殺害,多處加油站、地鐵、銀行等公共設施被破壞。

  為什麼會這樣?可以肯定的是,某超級大國沒有閒著。

  11月19日,晴

  朋友們進入了伊斯法罕,一切安好。問伊瑪目廣場上的員警“前兩天是不是很亂”,員警告訴他們,由於伊瑪目廣場、四十柱宮等都是重要歷史古跡和旅遊景點,前兩天雖然街上有騷亂發生,但是景區由重兵隔離保護,僅讓遊客進入,沒有對旅遊造成任何影響。


  由於已經斷網3天,無論是伊朗人還是在德黑蘭的中國人,都坐不住了。現代社會,沒有網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不過更恐怖的是謠言,看著自媒體或某些公眾號上的“花式造謠”,感覺伊朗情況甚至比阿富汗還要嚴重。

  遠在中國的親朋好友都非常惦念在伊朗“受苦受難”的人們,不顧跨國短信、跨國電話的高昂費用,硬是打爆了在伊朗旅行者們的手機。朋友們反復解釋這裡一切安好,仍無法打消國內親友的顧慮,謠言裹挾著情感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

  當天,伊朗政府為在騷亂中犧牲的員警舉行了下葬儀式。在警方與軍方的通力合作下,抓捕暴亂分子1500人,幾個重災區的情況也在逐步好轉。

  20日,晴

  伊朗官方開始發聲。

  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強調“敵人的陰謀不會得逞”;總統魯哈尼表示敵對勢力妄圖在伊朗“製造混亂和不安”,但在過去幾天裡,伊朗人民已經“挫敗了敵人的陰謀”。

  魯哈尼強調,暴力分子只是一小撮,這幫人沒能實現敵對勢力的企圖。一般,伊朗最高領袖發話了,預示著事件該有一個結果了。


  果不其然,伊朗當地時間11月21日16時30分左右(北京時間約11月21日21時),經過5天的全國性斷網,政府開始逐步放開網路管制,德黑蘭部分地區網路恢復。朋友們奔相走告,一部分先有網的同志十分歡樂,陸續有網的人越來越多,開始在群裡冒泡。

  不過好事來得沒有那麼快。22日是週五(相當於我們的周日,休息日),伊朗政府得到情報,暴亂分子仍不死心,想在當天最後一搏,所以網路恢復速度緩慢,直到23日才逐步放開。

  截止到26日發稿時,德黑蘭及多數城市的固定網路已經完全恢復,移動網路仍未恢復。

  記者的朋友們在最“危機”的時候來到德黑蘭,一路走過卡尚、伊斯法罕、亞茲德、設拉子等傳說中騷亂嚴重的城市,他們感到有點“遺憾”的是,看到了伊朗的美人美景但是沒遇到“期望”中的騷亂。現在他們已經安全抵達中國。

  在經歷了120小時斷網和9天的伊朗之行後終於明白了兩件事:一是神秘伊朗有美景、有文化、有美食,比想像中更值得一遊,二是網上很多關於伊朗的資訊是假的,瞭解伊朗,還是看記者發來的現場報導比較靠譜。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