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壹傳媒硬要我啃賣剩報紙我唔撈 肥佬黎一封律師信搞到我三魂唔見魄

日子過得沒多久,心想蘋果日報,都因為減福利,弄到印刷工人罷工。我的腦袋,又出現幾時,輪到蘋果日報要加我發行價,等如减我收費哪?

在家看電視畫面,傳來漫畫大家,黃玉郎先生帶領一眾,漫畫制作人,走去中聯辦大厦,為了大陸網站,非法不付費用,私自轉載他們漫畫,利用他們的漫畫,在網站收廣告賺錢,示威抗議遊行。打電話問,幫助黃玉郎管理行政的弟弟,即是昔日我的老闆黄振強先生。問什麼事情啊,搞到咁多,漫畫人上街,去示威遊行?

黃振強老闆,耐心解釋,話國內網站,把香港賣十元八塊的一本漫畫,將所有內容,放在他們,自己國內網站,吸收我們,全世界讀者。他們搶了,我們讀者,就去收廣告賺錢。我們銷量,就好似老人家小便,越來越小。

聽完覺得大鑊,即時走去找,黎智英老闆,說我們壹週刊及所有雜誌,都遇到同樣問題阿老闆。黎老闆對我說,去抗議去示威,沒有用啩。我唯有好似,喪屍這樣,離開黎老闆的視線。

我記得,應該是2008年左右。由這一年開始,我定格為,印刷媒體及報紙,開始步進,黃昏年的序幕,印刷媒體,步向落幕。當時我對,我認識所有,出版人及她們員工說,我們發行,行將就木入棺材。但是做內容者,一定第一,更將會進入戰國時代,內容能者,就會越做越好。

又沒多久,壹傳媒,免費網站出現。不只放入報紙內容,更有動新聞。我即時對全球印刷媒體,老闆及朋友與員工說。黎老闆利害,反應快,決定狠,又升級加料。但是我們,將會加速死亡。

當時與經濟日報,行政總裁,麥華章兄吃午飯。麥總對我說,黎智英搞,壹傳媒免費網站,你盤生意,影響好大喎。當時我莞爾一笑,無言也無奈,唯有等洪流,席捲而逝。回公司開例會,我對與會的出版發行朋友說,我們將會,高速死亡。我更對每星期,到我公司,所有出版公司,發行員工說,我們更會用,努力心力能力,將黃昏印刷媒體,報紙雜誌,發行工作,做得更好,以報答出版商,對我們的信任,令公司有名譽地,走入印刷媒體,的歷史洪流終結。

又又沒多久,壹傳媒總經理,鄭先生給我電話,說:「岑先生啊,我們壹傳媒,再不准許你,退回所有,報販連鎖店零售賣剩退回的蘋果日報喇。」聽完電話,我心想即是要我啃清所有買不去的蘋果日報,要我即時要執笠?我反問我以前員工、當時貴為壹傳媒總經理的鄭先生: 「一塲朋友,壹傳媒的生意,你感覺,我仲有沒有得做?」壹傳媒的鄭總經理,毫不考慮地,直接對我說,「岑先生,你沒得做,都是不要做喇。」我即時說,「你同肥佬黎,我不做壹傳媒生意喇。」

翌日鄭總經理,給我電話,說「黎老闆找你啊,岑先生,黎老闆約你,入壹傳媒總部開會喇。」我說,「叫黎老闆,不要再找我,我不想再見他。我也沒能力,再做他生意啊。」

連續兩夜無眠,弄到腦漲人昏,工也沒返。午間好似,無了靈魂的行屍,行到尖沙咀山林道,突然我的電話嚮起。我當時的,會計經理沙莉,在電話中傳來緊張聲音,「小强老闆呀,壹傳媒給你,大律師樓的律師信啊。叫你某年某月某時,上壹傳媒與他,黎智英先生開會㗎。」我不知是否,仍然是行屍走肉,好似失去靈魂,只有軀殼的呆佬,不懂反應,但是好驚恐,唯有打電話,給我的老友,方聲澤律師,口震震講,我剛接到,全港最大,其中之一的律師樓律師信,要我去,壹傳媒與肥老黎開會呀。

方聲澤律師,聽完我說的,用好嚴謹,的語氣問我,「你從認識壹傳媒,開始到今天,有無簽署過或口頭諾過,隨時隨刻,或規定通知你,幾時及幾多日,通知你,就要跟他,壹傳媒黎智英或他們員工開會呢。」「無喎。」我答。接住方律師說,「小强哥你行走穿梭,江湖幾十年。一封律師信,咁都驚?震到你,成隻死猫死狗,咁嘅欵。聲都變到,又沙又啞聲。你又無承諾,又無簽過任何文件。你怕他是乜?黎智英咁惡?德國納粹希魔呀?捉你入毒氣室,捉你打靶咩?」

給方律師駡醒,我即時噴出,一口大氣,喺喎。從夢中走出山林道,撥開黎智英,在我心中,佈下的荊棘叢林。一路行去,吳松街聖地牙哥酒店,搭酒店電梯,到設在酒店的桑拿室,脱下衣服,好像脫下,沉重的枷鎖。直入桑拿室,將黎智英先生,附在我身上,所有霧霾,所有存在我身體,廿年積累微菌,積壓在我身上的一切,隨著蒸發的汗水蒸掉。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