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主流校SEN支援增 群育學校空缺率高企

本學年8所學校中,共有647名學生就讀。

處理有情緒行為問題學生的群育學校,上周被審計署指其學額空缺率平均近半、逾四成學生留校期偏長,建議採取改善措施。惟學界指,群育學校收生受限於主流學校轉介,隨着主流近年大幅增強融合教育支援,有校長直言,收生較弱的學校考慮到資源分配,難言輕易「放走」學生,空缺率高企實非戰之罪。群育學校原為教育驛站,但校長稱,學生普遍因學業進度較遜、升學呈分關卡及歸屬感等問題,難以輕易銜接主流,使其近年漸成學生歸宿。

群育學校屬特殊學校一種,主要接收由主流學校轉介、有中度至嚴重情緒行為問題、或家庭照顧不足的學生,主要提供為期3個月至1年的短期適應課程,及為期1至2年的常規課程。根據教育局及社署數字,本學年8所學校中,共有647名學生就讀,當中約八成五入住宿舍。

現時全港共有647名學生就讀群育學校,入讀學生均須經中央轉介。 資料圖片

上周審計署發表報告,提及群育學校過去3年的整體收生率僅在五成徘徊,又指無論常規或短期課程,均有逾四成學生留校期偏長的問題,最長的短適生及長讀生,更分別留校3年8個月及7年。

報告中評價「持續嚴重收生不足的情況不理想」,建議須研究善用資源。但學界稱,空缺率關乎主流學校收生及轉介率、家長意願、主流學校的特殊教育(SEN)支援,甚至資源分配,反指空缺率高不代表群育學校重要性減低。

香港扶幼會則仁中心學校校長胡忠興指,群育學校收生被動,主要依賴主流學校轉介,隨着出生率下降,主流學校收生率均全綫下跌,加上群育學校學額較少,所以出現較高空缺率為連鎖效應。他又稱,群育學校普遍不會高調收生,難以控制學生入學情況,稱學校對於收生率是「無得出聲」。

根據教局統計數字,過去5年2000多宗轉介申請中,平均有四分一撤回或沒有入讀。香港特殊學習需要家長協會主席戴雁容輔導多個個案,發現家長抗拒為主因之一,「家長甚少主動安排子女轉讀,通常都是學校不斷勸說。」

身兼東灣莫羅瑞華學校校監、教大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教授冼權鋒認為,群育學校的收生模式與主流學校大相逕庭,難以同日而語,「主流學校主要在兩個時段招生,但群育學校需要接收主流學校的轉介,一年四季都有流轉,有空缺很正常。」

冼權鋒續指,收生率下降,部分與主流學校近年推行融合教育力度加強有關,加上普通中小學近年陸續增設俗稱「SENCo」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令主流學校會未如以往、事無大小將學生轉介到群育學校,「未去到最關切的關頭,都會主張在校本處理。」他以本港前年增設多一所群育女校,解決女學生服務不足為例,強調不能單憑空缺率,而否定群育學校的重要性。

廠商會中學校長麥耀光同意,近年的確減少轉介情況,他觀察到,早10年該校仍會與不同群育學校轉介學生,但近兩年已經幾乎沒有轉介。他指出,隨着校內發展SEN支援逐漸完善,除非學生的情緒行為問題已經嚴重騷擾到同學,否則都會留校處理,「現在普遍是大勢所趨」。

兼任多所中小學校董的退休校長雷其昌則直言,主流學校近年減少轉介,除了支援增強,更赤裸裸地牽涉資源分配的問題,「轉介學生可謂『放一個少一個』,即使是短期課程,學生都鮮有主動回原校。」他稱,10年來學生數量一直下跌,轉介對收生較弱的學校更加不利,「有些學校只有兩班,送走人分分鐘不夠人數開班,所以寧願自己處理。」

群育學校成立本意,是協助學生克服適應困難,盡早返回普通學校就讀。但胡忠興稱,群育學生會因為學制及歸屬感,而一直就讀。他指,學生即使行為得到糾正,但未必可隨時銜接,「在小五升小六、中三升中四這些需呈分的關卡,很少學校會貿然收插班生。」

冼權鋒強調,留校期長絕不代表群育學校計畫失敗。他指即使就讀短期適應課程的學生,也需要詳細判斷其改善及適應狀況。加上學生在就讀及留宿期間,與校方建立緊密聯繫,他指,貿然「趕走」學生,反而會令輔導工作前功盡棄。

不過胡忠興與冼權鋒承認,群育學生的學業進度比普通學生為低,使其難以輕易銜接主流。在群育學校任教的教協理事鄭壽良稱,因為學校主要關顧學生的情緒行為,加上學生專注力較低,需要剪裁課程授課,「普通學校一星期有7至8堂、每堂45分鐘的中文課,我們只有5堂、每堂35分鐘。」

隨着學生就讀年期延長,雷其昌從協助學校制定課程的經驗觀察,近年學校除了處理學生行為問題外,亦衍生協助學生應考公開試的需求,「除了主流學校少收外,亦甚少學生會在高中轉往主流學校。」

冼權鋒寄語,若群育學生適應能力許可,主流學校不應以成績較遜為由不收學生,「群育學生都是SEN學生一部分,學校有拿資源,理應要支援的。」

群育學校在港發展多年,收生種類隨時代演進而變遷。

教協理事鄭壽良執教群育學校26年,他稱群育學校在上世紀主要招收無家可歸的街童及家庭照顧不足者。在早幾年,入讀學生則主要出現情緒行為,例如打機成癮等問題;近年,群育學校更招收多了來自醫院學校的學生。

鄭壽良指,過往科學尚未昌明,不少有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症的學生會一併被劃為頑劣分子,而被轉介到群育學校。坊間對群育學校學生抱有成見,早年更發生群育遷校爭議。鄭壽良則稱,入讀學生多以逃學曠課為主,並非如外界所言「都有刑事(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