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指事主似酒醉由被告扶著 男友作供:女友當時無穿內褲

事主男友曾與被告當面對質。

21歲女大學生去年9月與自稱中學教師的男網友單獨唱K,懷疑被對方迷魂後再遭非禮,當場被事主男友撞破。案件今在區域法院續審,事主男友供稱,與事主初交往時已獲告悉她會跟一名任教國際學校的男教師約會,當晚撞破被告攙扶看似醉酒的女友,仍決定先拍攝情況,直至女友走光,才以事主朋友身分與對方當面對質。

案件今在區域法院續審。資料圖片

辯方繼續質疑事主去年曾給28歲被告鄭棨語「兼職女友」服務,並接受對方的現金和禮物的餽贈,事主亦主動要求被告於9月2日約會唱K。辯方續指,被告在唱K房間內見到事主內褲褪到膝蓋處,曾提出詢問,但事主回應:「咁你幫我除左去。」然後便坐在沙發上休息,被告見事主看似疲勞,安排結帳離開。惟事主一一否認。

報稱任職中學教師的事主男友供稱,當睌事主男友屢致電女友不果,幸好女友於9月2日赴約前曾知會男友約會地點,故男友在卡啦OK舖頭大堂等候動靜。約晚上11時,他發現被告扶著看似醉酒的女友,頭和雙手均垂底,並由被告半拖半行。

被告鄭棨語。 資料圖片

自男友認識而來,事主從不喝酒,覺得「唔知被告想帶佢去邊,唔知邊度點處理好」,選擇了先以手機拍下情況,並陪同他們兩人乘搭升降機。事主最終離開升降機跌倒走光,男友發現事主並沒有穿內褲,遂停止拍攝並上前質問兩人曾否喝了酒,女友回應指自己只是喝了蔘蜜,被告其後補充他有喝酒,亦曾經給事主喝一口,被告亦承認在約會時,目睹事主內褲褪到膝蓋處,然後替她脫下內褲,放之於書包內。男友見事主去完洗手間後仍然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決定報警處理,又著被告切勿逃去。

被告和事主男友一直留在醫院直至翌日早上,其男友見警方已記錄被告的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而且亦獲得對方的電話號碼,故沒有阻撓被告回校,而身為中學教師的事主男友則在開學日當日請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