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男子報復前女友錯殺無辜少女 逃亡27年精通3門外語

(原標題:錯殺無辜少女逃亡27年,男子被抓後稱「請快點判我死刑」)

9月24日凌晨6時許,天剛泛白,在四川省德陽市旌陽區一個居民小區內,得知衝進屋內的是荊門警察時,胡某平靜地說,「我知道是什麼事了,我跟你們走。」

27年前,胡某因愛生恨,錯殺一位在女友宿舍睡覺的無辜少女。昨日,記者從荊門掇刀警方獲悉,胡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已被刑事拘留。在審訊中,胡某淚流滿面,不停懺悔:「我對不起梅子,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妻子和女兒,更對不起錯殺的人,我願意一命賠一命,請快點判我死刑!」

借宿一晚,陰差陽錯遇害

1992年7月26日下午5時許,荊門一家建築公司的員工韓某來到女朋友邢某(乳名梅子)的單身宿舍樓三樓,準備和她一起吃晚飯。韓某和梅子是同一家公司員工,認識不久後,雙雙墜入愛河,形影不離,幾乎天天在一起。

當他進入梅子的宿舍,發現書桌上放著一張紙條,上寫:「梅子,我不忍心殺你,我走了。」看完紙條,韓某馬上意識到梅子的前男友胡某來過。

他走到床前,赫然發現,躺在床上的小玲(化名,韓某同事的妹妹)頭上有很多血。只見小玲面部青紫,他用手試了試鼻息,發現已沒有呼吸。

韓某馬上向白廟派出所報了警。接警後,警方迅速趕到現場。經法醫鑒定,小玲系生前被他人用鈍器打擊頭部,導致腦機能障礙死亡。

小玲,湖南人,是一名高三學生,放暑假後來荊門找哥哥古某玩,事發前一天剛到。古某和韓某是同事,平時關係也不錯,韓某得知小玲是古某的妹妹後,熱情地跟古某說:「剛好,你妹妹來了沒地方住,就跟我女朋友住單身宿舍,還有電視看!」

當時,梅子家裏條件比較好,給她買了電視機放在宿舍,而別的宿舍都沒有。

就這樣,小玲當晚和梅子同住在單身宿舍。睡前,小玲洗澡後,因沒帶換洗衣服,梅子就把自己的一件衣服借給她穿。而這件衣服,是她和前男友胡某在沙市逛街時,胡某買給她的。

過了一晚後,第二天下午2時30分許,梅子上班去了,小玲繼續躺在床上休息。這時,胡某來到前女友梅子的宿舍,只見「梅子」側身而睡,還穿著他買給她的衣服,於是拿起宿舍內的一根鐵棍,走到「梅子」身邊,對其頭部狠擊一下。由於疼痛,床上的人叫了一聲,頭部也血流不止。聽見叫聲後,胡某才意識到自己打錯了人,出於緊張,他想逃離,當他打開宿舍門,只見隔壁宿舍有人出來,於是又將門關上。小玲由於疼痛,還在不停地發出聲音,胡某又用鐵棍擊打其頭部。不久,小玲沒了聲息,不再動彈。

知道自己打錯了人,他在梅子的書桌上找到紙和筆,然後留下一段話,逃離現場。

因愛生恨,昔日男友起殺機

胡某,現年53歲,27年前,風華正茂的他是原團林職業中學的一名教師,而小他5歲的梅子十分漂亮,團林人,是他的學生。

昔日的胡某是一位高材生,原本以很高的分數過了重點大學的分數線,但因體檢有點問題,導致近在眼前的重點大學夢化為泡影,大學本科沒上成,後上了一所大專類師範學校。畢業後在原團林職業中學當教師,精通英語、俄語、韓語三種語言。

他在學校與梅子相識,幾年後,他們發展成男女朋友關係,已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梅子畢業後,到荊門一家公司去上班,住在公司的單身宿舍,胡某也經常去宿舍找她,他也有宿舍的鑰匙。

可這時,韓某的出現,將一切都改變了。

韓某和梅子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兩人相見恨晚,後發展成戀人,於1992年4月確定了戀愛關係。梅子於是向胡某提出分手。

面對梅子突然提出的分手,胡某因愛生恨,產生了報復梅子的想法。此後,他多次到梅子宿舍想實施報復,但每次見面後又不忍心下手。

1992年6月的一天,胡某再次來到梅子的宿舍,在房間內等了幾天也沒見梅子回來,遂懷疑梅子和其他男人在外過夜。

「梅子,我恨你……」出於傷心和憤怒,胡某用毛筆在宿舍牆上寫下大量譴責梅子的話語。

當梅子和韓某從外面回來,看到宿舍內滿牆都是胡某所寫的譴責的話後,非常惱火,責怪胡某幾句後,便與韓某離開。

一個多月後,事發的當天,胡某原本想報復梅子後南下深圳去打工。誰知,陰差陽錯打錯了人。

「我當時還是有些下不去手,本想在梅子上班的時間去找她,希望她不在宿舍內,這樣給自己一個不報復她的借口——不是不報復,而是她不在,這樣和梅子來個了斷,我就離開這個傷心地,辭職去深圳打工。」胡某說。


東躲西藏,27年來惶恐度日

行凶之後,當晚,胡某沒敢住旅館,躲在灌木叢中過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乘車離開荊門,先後輾轉湖南、廣州、上海等地打工。

案發當天,東寶公安分局很快查清案情,鎖定犯罪嫌疑人胡某。在荊門全市搜捕未果後,於事發後的第三天,發出通緝令,對胡某公開通緝。

後因案件管轄權變更,該案於2001年11月1日,移交給高新區·掇刀區公安分局偵查。

當胡某逃到廣州後,在火車站廣場打小工,幫乘客提行李,掙點小錢。期間,結識了一個同樣是打小工的黃石老鄉。花了50元錢,請他幫忙辦了一張名為「劉文生」的假一代身份證供其使用。此後,胡某便隱姓埋名,一直使用這個假身份。

在廣州打工期間,胡某認識了現在的妻子李某,系四川省德陽市旌陽區人。回到李某老家,他們辦理了結婚證。有一次,他不小心將身份證忘在衣服口袋內,結果被洗壞,無法再使用。那時,已停辦一代身份證,改辦二代身份證,他怕身份暴露,便一直沒再辦理。他的妻子和女兒都只知道他叫劉文生,不知其真名,更不會想到他還殺過人。

此後,胡某一直躲在妻子李某鄉下的老家,過了二三年之後, 2001年,他來到上海,因精通外語,給外國遊客當導遊,掙了一點錢,後又躲回妻子老家,在城區買了一套商品房。

雖然20多年過去了,胡某每天仍然惶恐度日,不敢出去打工,也很少出門,除了到超市買一點生活必需品外,就一直躲在家中,靠妻子在鄉下租種一點地,勉強維持生計,生活十分困難。

在胡某逃亡途中,根本不敢回孝感漢川老家,期間他的父母已相繼去世,他都不敢回去奔喪,見最後一面。他的大哥,有一次摔了一跤,落下腿部殘疾,行走時一瘸一拐,生活十分艱難。他也不敢回去探望,這些都成為了他人生最大的遺憾和悔恨。

胡某被押解到荊門後,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當白廟刑偵中隊負責人趙文傑告訴他,梅子於2016年底因患癌症去世時,胡某淚流滿面,不停懺悔:「我對不起梅子,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妻子和女兒,更對不起錯殺的人,我願意一命賠一命,請快點判我死刑!」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