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富權:台灣民眾黨要吞併時代力量?

/澳門新華澳報今天發表富權的文章說,二零二零年的「總統」和「立委」選舉,可能是台灣地區自有民主選舉以來,最複雜最混亂的一次。「總統」大選的希里古怪就不用說了,就說是「立委」選舉,也呈現了「第三勢力」分分合合,各懷鬼胎,爾虞我詐,各自登山的情況。 

昨日,台灣民眾黨“不分區「立委」被提名人蔡壁如,在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針對黃國昌列入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名單第四名,而斷言“黃國昌基本不會上”,時代力量要上到第四席要百分之幾?她直指二零一六年時本來時代力量的民調有到百分之十,但是民進黨一喊就只剩下百分之六。既然黃國昌不會上,“就不要浪費票了,他有什麼訴求,交給我們民眾黨”。另外,蔡壁如還脫口說,“黃國昌在時代力量裏頭就是小綠綠啊”。 

表面上看,蔡壁如這番談話的用意,與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的「浪費選票說」相似,就是希望時代力量退出“不分區「立委」選舉,由台灣民眾黨吸收其票源,亦即民眾黨“吞併”時代力量,而時代力量的訴求主張,就由民眾黨代其發聲。但蔡壁的用意與羅文嘉也有所差異。羅文嘉說的是小政党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將難以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無法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但卻會起到扯薄民進黨政黨票的作用,可能會連累民進黨丟失幾席「不分區立委」,從而未能達成“國會”過半”之目標,因而呼籲「一邊一國行動黨」、喜樂島聯盟、綠黨等泛綠小政黨,退出“不分區「立委」選舉,以避免浪費泛綠陣營的政黨票,俾以集中投給民進黨。 

但羅文嘉似乎忘了一點,那就是這些偏「獨」的泛綠小政黨,之所以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倘能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固然是好,但卻也不抱太大期望,而是要趁《政黨法》將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下修到百分之三之機,希望能夠在未來四年的「立法院」屆期內,每年都獲得每票五十元政黨選舉補助金,從而可以解決黨務活動經費拮据的問題。而從以往「一邊一國」連線”的選績看,「一邊一國行動黨」有可能會跨過百分之三的「門檻」。 

而蔡壁如卻並不否認時代力量將仍然能夠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只是質疑時代力量無法獲得比四年前政黨票得票率百分之六點一的佳績,排在“不分區「立委」名單第四位的黃國昌根本不可能當選,因而在呼籲黃國昌退選的同時,也希望時代力量也退出“不分區「立委」選舉,以裨民眾黨得以集中“白色力量”的票源。 

蔡壁如的想法,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實際上,時代力量在二零一六年崛起,雖然政黨票不如親民黨,只有兩席,但得票率卻僅是比獲得分配三席「不分區立委」的親民黨的百分之六點五二,差不了多少。相反,時代力量在「區域立委」選舉中卻有所斬獲,獲得三席;親民黨卻是「捧蛋而歸」。而當選「區域立委」的黃國昌,在「立法院」內表現神勇,被形容為「戰神」,一人當關,橫擋藍綠大黨,在堅持降低「公投門檻」一役,連民進黨也得「跪低」。 

不過,時代力量的「區域立委」也有「虛火」成分,那是依靠民進黨的合作,作出禮讓。實際上,時代力量當選的三席「區域立委」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都是民進黨沒有安排候選人,並在該選區內,由蔡英文充當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的「母雞」的角色。但今次時代力量可能會在「區域立委」選舉中慘嘗「零蛋」,因為林昶佐、洪慈庸已經退黨,而且在二零二零年的「立委」選舉繼續得到民進黨的禮讓和支持。而黃國昌所在的新北市第十二選區,不但是民黨派出悍將李永萍參選,而且民進黨也派出「太陽花女戰神」賴品妤參選,而且更「辣」的是,賴品妤是民進黨“新潮流系”前「立委」賴勁麟的女兒,“太陽花學運”後曾任林昶佐的「立委」助理,不但能夠吸收時代力量支持者的選票,而且還將能得到很懂得選舉的“新潮流系”的奧援。而黃國昌確是“怯戰”,只是推出戰力不高的助理賴嘉倫接棒參選,自己則“落跑”參與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選舉。因而黃國昌現有的這一席,即使未能被國民黨“收復失地”,時代力量也將保不住,可能是民進黨拿走。也就是說,時代力量原有的三席「區域立委」,全部“淪陷”。而時代力量其他的“區域「立委」參選人,在有利於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大黨大“單一選區兩票制”選制限制下,將難以突圍。也就是說,時代力量在第十屆“區域「立委」選舉中,將難有收穫。 

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戰績又將如何?應當說,時代力量在政黨票方面還是會有一定的基礎,要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並不成問題,但在面臨民眾黨分票效應之下,能夠保持本屆的兩席,已是“飲得杯落”。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滿止於此,希望能擴大戰果,因而將黃國昌擺在第四位。這可能是時代力量選戰策略的運用,就是把在支持“白色力量”的項目為中具有一定威望的黃國昌,置放在“安全名單”的邊緣位置,再配以大打“搶救黃國昌”的“告急牌”戰術,將支持“白色力量”選民的政黨票盡刮時代力量的囊中,從而實現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當選議席“翻番”亦即四席之目標。 

不過,從目前情況看,時代力量的這個目標將很難達成。一方面,是在二零一六年的「不分區立委」選舉中,“白色力量”雖然也有其他小政党參選,但畢竟實力太弱,因而幾乎是時代力量獨享“白色力量”支持者的政黨票。而現在新成立的台灣民眾黨,與時代力量同屬“白色力量”,但其實力並不弱,甚至還強於時代力量,時代力量就將無法像四年前那樣獨享“白色力量”支持者的政黨票。而且,其他與時代力量政治光譜相近的“獨派”小政黨也出來參選,也將會扯走時代力量的政黨票票源。 

另一方面,排在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名單第四名單黃國昌要能當選,時代力量的政黨票的得票率必須達到百分之十以上。這個目標在四年前都達不到,現在就將更玄了。因而黃國昌隨時會有落選的可能,就像排在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第十四位的吳敦義那樣。當然,排在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二名的人權律師邱顯智倘在當選後卻宣佈放棄議席,而由於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一位的陳椒華與第三位的王婉諭都是女性,按照“男女平等”原則,黃國昌就可以遞補上去。 

因此,蔡壁如對黃國昌的「嗆聲」,可說是“趁佢病,攞佢命”。現在不知道,這究竟是蔡壁如的個人意願,還是民眾黨的決策,甚至是柯文哲的決定?因為民眾黨雖然與時代力量有競爭關係,但柯文哲與黃國昌的私人情誼卻是很麻吉。實際上,黃國昌一直沒有批評過柯文哲,而據說柯文哲有意將台北市長傳位給黃國昌。 

這就要看,柯文哲是否又將會像月前那樣,在蔡壁如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爆料,指柯文哲有意佈局二零二四年參選「總統」,且郭台銘有承諾,柯文哲若需要願意幫忙,而柯文哲在當日下午就打臉表示,“她的言論與本人一切無關”,還說郭台銘並未和自己提到這件事。倘柯文哲對蔡壁如此說法不做否定,那就顯示,民眾黨要吞併時代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