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子女談劉少奇之死:法西斯專制哪有正義可談


1968年11月24日,是爸爸70歲的生日。爸爸從來不讓我們為他祝壽,他總是在這一天特別加倍工作,引以為最大的欣慰和歡樂。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年的生日

據說這天早上,爸爸聽到八屆十二中全會把 

130,體溫升到40℃。但他一聲不哼,只有那一雙乾澀的、快要綻裂的眼睛,噴射出怒火……

秋風凄厲,枯木凋零。煢然一身的爸爸,獨自承受著這最沉重的打擊。

從入黨那一天起,爸爸就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了黨。整整半個世紀,他致力於黨的建設和發展,出生入死,艱苦奮戰;為了黨,他嘔心瀝血,兢兢業業;為了黨,他把個人的安危榮辱置之度外;為了黨,他光明磊落,堅持原則;為了黨,他承擔了最大的屈辱和誤解……他相信有一天黨會為他說明真相、洗清冤屈、澄清是非,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會被「永遠開除出黨」!

在黨紀國法已經蕩然無存,真理和謬誤、正義和邪惡完全顛倒的時候,「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可是,這「詞」是什麼,爸爸至死不明白。從什麼時候開始立案審查不知道,直到八屆十二中全會、「九大」作出決議,從來沒有人找爸爸談過一句話,了解過一個字。既不讓看有關材料,又不讓說明申訴;既不讓爸爸知道開他的會,又沒讓爸爸在開除黨籍的決議上簽字。直到爸爸去世,他們從沒有把有關決議正式通知過爸爸。他們躲在陰暗的角落,背著爸爸搞突然襲擊。在黨的最莊嚴的代表大會上,林彪、江青一夥竟拋出一個全部是栽贓、誣陷、用「逼供信」編造的假材料,欺騙全黨,愚弄全國人民。誰要是提出一點不同意見,就要招致滅頂之災。朱爹爹在八屆十二中全會後,因說過「劉少奇打不倒」,被認為「不識時務」;中央委員陳少敏媽媽也是因為不相信為黨奮鬥幾十年的爸爸是什麼「叛徒、內奸、工賊」,立即慘遭迫害;張志新烈士勇敢地站出來為爸爸辯護而被殘酷殺害。在那封建法西斯專制統治下,哪裏有真理可言,正義可談,冤屈可伸呢?!這不僅是對爸爸一個人,也是對全體中國共產黨黨員、全體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肆意踐踏和蹂躪,是我們黨和國家的奇恥大辱。

從此以後,爸爸一句話不說了,連治病和生活用語也一句不說了,表示無言的抗議。敬愛的周伯伯動員了北京醫院的兩個護士來護理爸爸,可是這兩位熟練而細心的護士也無能為力啊。

突然一天,爸爸叫起過去的衛士小賈的名字。看守把小賈找來,小賈問有什麼事,爸爸只朝他微微一笑,小賈又問了一遍,爸爸仍不說話,閉上了眼睛。過了幾天,爸爸又同樣叫來以前的衛士小於,也是微微一笑,閉上眼睛不說話。啊這是爸爸向他們作最後告別了。在他最後的日子裡,他身邊沒有妻子兒女,沒有一個親人,只有這兩個在身邊工作過幾年的青年衛士。他們勤勤懇懇地工作,真誠地熱愛爸爸。爸爸熟悉他們,喜歡他們,關心他們,像對待自己的子女一樣。爸爸常說:「不管是誰的孩子,在我這裏,我就要把他們當做革命的後代來教育。」他這樣說,也這樣做了。如今,在這生命的最後時刻,爸爸向他們告別,不,是在向中國人民和青年一代告別!他知道留給我們青年一代的是什麼,是曲折而光明的前途;是備受傷害而仍不屈不撓的心靈;是優秀而崇高的品質;是鮮明而又深沉的愛和恨。他深信我們青年一代一定會奮勇鬥爭,奪回真理,把我們的祖國建設得繁榮富強起來。爸爸呀,您為黨和人民搏鬥、操勞了一輩子了,您太勞累了,休息一下吧,您的遺願自有我們青年一代來完成。

本文摘自《劉少奇的最後歲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