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俠客島:一個中俄元首高度重視的大項目

前兩天有一個大新聞——

習近平和普京,一個在北京,一個在莫斯科,通過視頻通話的方式,共同見證一條貫穿中俄的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

說起來,中國這些年的能源項目不少。但像這樣的規格,不多。而且,在儀式現場的新聞稿里,兩國元首還把這條管道稱為「拳頭項目」。

為什麼這條管道如此重要?


12月2日,中俄兩國元首視頻連線,共同見證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圖源:新華社)

說起來,修條管道很不容易。這個名為「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的項目,中俄兩國光談判就花了20年,直到2014年兩國才簽署了項目合作書;之後,修建又用了5年。

這還沒完,這條管道還得在中國境內繼續修,連成網,輸送給包括東三省、京津冀、長三角等更多地區。

投產後,這條管道2020年輸氣量就達到50億立方米,然後將提升至每年380億立方米,合同簽了30年,也就是1萬億立方米。

為什麼要花這麼大功夫?為什麼談20年也要談?

因為中國越來越需要能源。人口多,發展快,能源跟國家戰略息息相關。開車要石油,取暖做飯要用氣,工業生產就更不必提。

這些年,中國能源進口的力度越來越高。去年是一個關鍵年份——中石油研究院的報告顯示,就在2018年,中國同時摘下兩個「全球最大」: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國(此前是日本)。

石油進口這個大家相對聽得多,2017年我們就已經是全球最大進口國,2018年對外依存度是69.8%,一年進口4.4億噸,同比增長11%;天然氣則增長更快,去年增長超過31%,進口1254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增至45.3%。

之前,中國一些地區還鬧過幾次氣荒。可見需求端增長很快,供應端跟不上,一些地方煤改氣力度大但是供不上,很多人受凍了。

目前,中國進口天然氣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走管道,二是走海上(運輸液化氣,也就是LNG)。四個方向:西北,管道運輸中亞天然氣;西南,緬甸氣;海上,LNG;東北,就是這次的中俄東線管道。看幾張圖更清晰一些:



能源對外依存度逐步升高,拓寬來源、使之多元化,無論從經濟上還是從安全上都是必然之舉。

此次中俄管道的北段工程率先投產,東北管網系統首先實現與俄境內管道的接通,也就意味著中國之前規劃的「四大能源戰略通道」(西北、西南、海上、東北),完成了最後一塊拼圖。


中國有需求,修建很必要,這容易理解。那為什麼之前光談判就要經歷20年之久呢?

其實這種大項目,每次談起來都不容易。之前島上推薦過一篇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的回憶文章,那次回憶的是原油管道的談判之艱(點擊整整15年!我親歷了中俄間那場跨世紀的大談判)。而這次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光在俄羅斯境內就有約3000公里之長。

俄羅斯給這個項目的冠名也很霸氣:「西伯利亞力量」(Power of Siberia)。

從這個名字也能看出,他們希望通過該項目拉動資源豐富、但氣候惡劣的西伯利亞地區發展,從而穩固其遠東地區。

畢竟,遠東在俄羅斯全邦面積佔比達到41%,人口卻只有5.6%,其安全穩定和發展,也是歷屆俄羅斯政府的擔憂之一。過去五年,俄羅斯政府在該地區發佈了180多項法律,其遠東開發公司簽署了1200多項協議,但因為種種原因,成效不大。

於是,把目光轉向中國這個世界經濟「發動機」成為最好的選擇。

要知道,「西伯利亞力量」管道建設總投資300億美元(中方投資佔三分之一),供氣合同為期30年,目標是到2024年,讓兩國雙邊貿易額翻一番,到2000億美元。

更關鍵的變化是國際局勢。

俄羅斯是能源出口大國,在外交層面,俄羅斯也曾將能源供應作為影響歐洲國家的工具之一。但自從美國開採頁岩氣技術成熟、一躍成為天然氣供應大國之後,俄羅斯天然氣也喪失了在歐洲市場的主導地位。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2014年5月,在習近平主席和普京總統見證下,中俄雙方結束了20年的談判,在上海簽署項目合作文件。



有人會問,這條管道的投產通氣,跟我們普通人有什麼關係呢?

有的。比如東北:管道入境後,第一站是黑河,之後通過五大連池分輸壓氣站,哈爾濱、齊齊哈爾、大慶等城市也可以率先用上俄羅斯天然氣。

此前,東北地區的天然氣市場較其他地區發展緩慢,2018年天然氣消費量佔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4.7%,遠低於全國8%的平均水平。

這與東北地區天然氣資源供應單一有關,2018年146億方的總供應中,東北油氣田的供應佔比近一半(這些油氣田基本處於開採中後期),長輸管道供應佔比僅為15%。

而這條管道開通後,僅僅是明年,就將給東北供應50億立方,使現有供應提升1/3;隨著時間推移,未來該管道預計每年供應東北地區的氣量為 135 億-150 億方,使東北地區總資源供應量足翻一倍。

很明顯,這種規模的供應提升,將對東北現有能源市場產生強力衝擊,倒逼其進一步市場化、多元化。可以想見,未來東北地區工業用電成本將下降,居民的冬季採暖更方便、污染也更少。

同時,這條管道在國內的拓展延伸(目前在建的有黑龍江境內兩條支線、吉林遼寧未來數年的施工),還可以帶動機械、冶金、建材等相關工業發展、增加就業,給沿線地區帶來經濟效益。

不光是東北。按照規劃,這條管道在中國境內也將超過3300公里,除了東三省,還將貫通內蒙、河北、天津、山東、江蘇、上海6省區市。據能源專家測算,到2025 年,當中俄東線管道供應量達到峰值時,可以拉低京津冀地區進口天然氣成本約 0.1 元/立方米。

而在長三角這個成熟的天然氣市場,中俄東線供應到該地區的價格並不具備明顯競爭力。不過,競爭是肯定會加劇的。

對於國家整體的能源市場來說,競爭加劇是好事。現在中國天然氣市場尚未實現完全市場化,如果未來供應寬鬆、來源多元化,高價氣退出市場、工業和居民能源消費成本繼續下降是可以期待的。


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工程河北秦皇島段穩步推進(圖源:新華社)

也有人會問:增加進口俄羅斯天然氣,會否增加中國能源安全對俄依賴、產生風險?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教授林伯強對島叔說,按最大量計算,到2035年,來自俄羅斯的天然氣將佔中國天然氣總需求量的13%左右,在中國能源總需求量佔比就更低;其次,天然氣的轉化過程比較容易,煤炭也能製造天然氣,就算有短期衝擊也可以化解,長期的影響不會存在。

在他看來,這是中俄關係的里程碑事件,以往的中俄合作以原油為主,這次打開了天然氣合作通道,容量又這麼大,對降低地緣政治風險、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都有重要意義。

的確,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本身,就是兩國政治互信加深的表現。俄羅斯允許中國投資「西伯利亞力量」,說明俄羅斯相當程度上放下了與中國合作開發遠東地區的戒心。

在遠東地區的合作,也會讓中俄形成「守望相助」的戰略態勢。


普京出席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俄境內段管道開工儀式(圖源:C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