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反腐風暴席捲金融領域 今年36名金融單位領導被查

金融單位涉腐領導幹部紛紛落馬,金融領域颳起反腐風暴,既體現了黨中央懲治金融腐敗的堅定決心,也說明反腐敗在金融領域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還說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金融反腐領域的制度改革取得實效

金融腐敗涉及金融領域多方面,特別是金融信貸、證券買賣、監管等領域同權錢交易深度勾連,呈現出抱團腐敗等複雜特點和趨勢

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背景下,未來必須加大金融及相關領域的法治化和透明化改革的力度,完善金融業相關法律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通報稱,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於成信接受審查調查。

金融單位被審查調查領導幹部名單再添一人。

《法制日報》記者逐條梳理通報信息發現,今年以來,總計有36名金融單位領導幹部涉腐被審查調查,其中,中管幹部3人,中央一級及省管幹部33人。此外,今年5月以來,通報信息的發佈頻次明顯加快。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金融單位涉腐領導幹部紛紛落馬,金融領域颳起反腐風暴,既體現了黨中央懲治金融腐敗的堅定決心,也說明反腐敗在金融領域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還說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金融反腐領域的制度改革取得實效。

中央懲治金融腐敗

涉腐乾部紛紛落馬

於成信是黑龍江綏化人,今年54歲,被通報前的職務是「中信銀行審計部深圳審計中心總經理」。

梳理於成信的簡歷可以看出,他的工作地大部分在黑龍江,從建設銀行大慶市分行起步,曾擔任建設銀行大慶分行府新支行行長、建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國際業務部副總經理等職務。

2012年6月,於成信離開建設銀行系統,出任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黨委委員一職。2014年2月升任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黨委書記,4個月後擔任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黨委書記、行長。

2016年,於成信在中信銀行濟南分行副行長一職短暫過渡後,於同年7月擔任中信銀行審計部深圳審計中心總經理,今年11月21日被通報接受審查調查。

值得注意的是,於成信被通報時並非以現任職務,而是其曾經的「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黨委書記、行長」一職。

11月22日,也就是於成信被審查調查次日,重慶進出口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蔣斌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

蔣斌是四川岳池人,今年56歲,被審查調查之前,曾擔任中國進出口銀行重慶分行副行長,還曾擔任中國進出口銀行陝西省分行黨委書記、行長。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今年5月24日通報稱,蔣斌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進出口銀行紀檢監察組、重慶市紀委監委」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處分通報稱,蔣斌權力觀異化、政績觀扭曲,違規接受貸款客戶安排的旅遊、宴請;經濟上貪婪,將信貸審批權作為謀取個人私利的工具,收受貸款客戶巨額賄賂,違法發放貸款,給國家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於成信和蔣斌被審查調查並非個案。

《法制日報》記者逐條梳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信息發現,今年以來,截至12月3日,總計通報金融單位領導幹部47人次(執紀審查29人次,黨紀政務處分18人次)、36人(因其中11人既被執紀審查,又被黨紀政務處分)。

被查的金融單位領導幹部不止於此。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要聞欄目也發佈多份通報:今年8月,廣州農村商業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繼康接受審查調查;今年9月,青海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巡視員、副局長王麗接受審查調查;今年11月,吉林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寶祥接受審查調查。

此外,今年5月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欄目通報金融領域領導幹部信息的頻次明顯加快。

今年前4個月,發佈通報信息條數最多的是1月,發佈3條;最少的是3月,發佈1條。

今年5月份則通報了7條信息,其中包括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原黨組副書記、理事會原主任劉士余配合審查調查。

在隨後的6個月裏,除了8月發佈1條信息、9月發佈3條信息之外,其他4個月發佈信息的條數都在6條以上,其中7月發佈信息梳理最多,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鬍懷邦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杜治洲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反腐永遠在路上,金融系統也不例外。今年以來這麼多金融領域黨員領導幹部紛紛落馬,體現了中央持續高壓反腐和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的決心。

北京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就此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金融領域領導幹部紛紛落馬,不啻為金融領域颳起反腐敗風暴,這說明金融領域的反腐敗已經進入一個關鍵期。

金融腐敗分佈較廣

權錢交易深度勾連

被審查調查的金融領域領導幹部並不限於銀行和融資擔保公司。

11月23日,也就是蔣斌被「雙開」的次日,安徽省投資集團公司原董事長杜長棣接受審查調查。

杜長棣是江蘇沭陽人,已經退休6年多,曾擔任過安徽省巢湖市委常委、副市長,還曾擔任過安徽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50歲以後轉入安徽省投資集團工作直至退休。

杜長棣被審查調查之前,今年6月,安徽省投資集團原副總經理姚衛東接受審查調查;今年7月,安徽省投資集團原總經理張春雷被開除黨籍。

金融監管機構同樣有領導幹部被審查調查。11月22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稱,廣西壯族自治區銀保監局原黨委副書記趙汝林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趙汝林是廣西人,今年53歲。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髮現,涉腐的金融單位領導幹部的來源,還包括保險公司、信託公司、資產管理公司、證券監管機構等。

例如,今年3月,人保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劉虹接受審查調查;今年6月,人保投資控股公司原副總裁劉繼東接受審查調查。

今年6月,北方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包立傑接受審查調查。同月,中國證監會山東監管局原局長徐鐵接受審查調查。今年7月,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總裁助理桑自國接受審查調查……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對相關涉腐金融領域領導幹部的通報還直接點出問題所在。

針對趙汝林的通報稱,其「違反組織紀律,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插手干預被監管金融機構人事工作」;違反工作紀律,違規審批金融機構等。

通報還特別點明:趙汝林身為金融監管機構的黨員領導幹部,政治意識淡漠,理想信念喪失,嚴重背離依法監管、為民監管、廉潔監管的初衷;親清不分,甘於被「圍獵」,與被監管對象“貓鼠一家”,充當不法商人“內鬼”,從金融監管者淪為金融風險製造者。

對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原總經理李楊勇的通報稱,其違反工作紀律,干預和插手金融信貸業務,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靠金融吃金融」,利用手中掌握的金融資源謀取私利;與不法商人“親而不清”,甘於被「圍獵」。

北京科技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偉向《法制日報》記者分析稱,這說明金融領域的腐敗問題具有一定的共性,背後則是金融領域存在一些制度性漏洞和風險。

杜治洲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這還說明金融腐敗的分佈較廣,涉及金融領域多方面,特別是金融信貸、證券買賣、監管等領域同權錢交易深度勾連,呈現出抱團腐敗等複雜特點和趨勢。

加大金融反腐力度

深化體系機制改革

黨的十八大以來的金融反腐可以追溯至2014年3月,中央紀委第二次內部機構調整情況公佈,紀檢監察室(辦案室)的數量由10個增加至12個,其中的第四監察室負責主導金融系統反腐工作。

2015年10月,十八屆中央第三輪巡視啟動,在31家被巡視單位中,有21家金融機構,包括五大國有銀行在內的14家中管金融企業和「一行三會」等監管機構。

2018年10月,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提出進一步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完善派駐監督體制機制。

2018年11月2日,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動員部署會在北京召開,提出有序開展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的各項工作。

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專家們看來,中管金融企業的派駐機構改革,無疑為新形勢下深入開展金融領域反腐提供了堅強組織和制度保障。

今年1月11日,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召開。隨後發佈的全會公報在今年工作部署部分專門強調要「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

此外,在會議期間,部分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組長的「亮相」引發廣泛關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向中國銀行、交通銀行、農業銀行等單位派駐紀檢監察組組長。

今年1月16日,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時任總經理李楊勇接受審查調查,通報信息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交通銀行紀檢監察組」和上海市紀委監委發佈。

在庄德水看來,金融領域的腐敗,最大的特點就是封閉性。因此,雖然金融領域備受社會公眾的詬病,但一直沒有得到切實解決,只有在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高壓反腐敗態勢面前、全面從嚴治黨總體形勢之下,金融領域反腐敗終於提上重要議事日程。

庄德水認為,黨的十八大以來,一方面設立專門的派駐紀檢監察機構,建立和完善派駐監督制度,著力從根源上消除腐敗滋生蔓延的空間;另一方面建立完善金融領域的監管制度,把金融權力關進位度的「籠子」里,讓公權力的行使過程有跡可查、可追溯。

「金融領域反腐制度的改革和推進,在很大程度上也轉化成金融領域和金融體制改革的制度成果。」庄德水說。

在宋偉看來,當前的金融領域反腐敗實踐,也是制度化反腐敗發揮作用的結果,體現了一體推進「三不」機制在金融領域的成果。

宋偉建議,未來制度化反腐敗改革,一方面要繼續加大對金融腐敗的查處力度,系統總結分析金融腐敗的規律和趨勢,研究其中存在的制度漏洞;另一方面深化金融領域體制機制改革,推動金融領域各環節制度化、規範化發展,從而有效控制金融腐敗風險。

杜治洲認為,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背景下,未來必須加大金融及相關領域的法治化和透明化改革的力度,要完善金融業相關法律,特別是要推動修訂反洗錢法,充分發揮反洗錢在預防和化解金融風險方面的特殊作用。

庄德水的建議則是,下一個階段,要利用好反腐敗的成果,把金融領域反腐敗成果上升到制度和體制的層面,轉化為制度成果。

「要健全完善金融領域監督體制機制建設,把不敢腐的成果轉化為不想腐不能腐的制度成果;要完善金融領域監管制度,特別是金融決策制度、金融資金的審批制度等;同時要提高金融反腐的政治定位,從金融安全、國家安全的角度來思考金融反腐工作。」庄德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