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國企董事長插手五糧液經銷權被查 曾違規收酒

(原標題:四川省緊盯白酒經營許可代理權問題開展集中排查 嚴查利用五糧液謀取私利行為)

日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通報了專項整治黨政領導幹部、國企管理人員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取得的階段性成效。通報指出,四川省緊盯白酒經營許可代理權問題開展集中排查,發現問題線索57條,已督促24人退出股份或終止經營,嚴肅查處了宜賓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張輝干預插手五糧液系列酒經銷權等違紀違法問題。

張輝何以能夠干預插手五糧液系列酒經銷權?當地又是如何整治黨員幹部利用地方特產謀取私利問題的?

揪出利用職務便利干預插手五糧液系列酒經銷權的「蛀蟲」

翻開張輝的履歷,從2003年擔任四川省宜賓市政府駐成都辦事處負責人、五糧液大酒店總經理開始,到擔任宜賓市國資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直至2018年落馬,張輝與五糧液的淵源達十五年之久,所任職務也與五糧液密不可分,這也成了張輝干預插手五糧液系列酒經銷權的「資本」。

2013年,浙江省杭州市某貿易公司意欲與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開展合作,開發一款「五糧迎賓酒」系列品牌酒,並希望取得該系列酒的全國總經銷權。經人引薦,該公司負責人顧某某認識了時任宜賓市國資公司負責人的張輝。在張輝幫助下,顧某某如願以償。為了表示感謝,顧某某先後5次送給張輝現金共計70萬元。

此外,張輝還存在非法侵佔、違規收受五糧液酒等問題。

「張輝好酒,尤其是五糧液,39度、45度、52度、60度,原漿酒、生肖酒、普通五糧液,他一品便知,收藏的也多。」據辦案人員介紹,張輝案發後,在其宜賓的多處住所、所在單位及下屬單位庫房,均發現其收藏的各類高檔白酒。

「接待客商後還剩下一瓶、兩瓶的,就自己拿回去。」據張輝交代,在擔任宜賓市政府駐成都辦事處負責人、五糧液大酒店總經理期間,他多次將接待客商未使用完的酒據為己有,先後侵佔52度普通五糧液26件156瓶、五糧液老酒3件18瓶、五糧液小生肖酒6瓶,總價值超過15萬元。

調任宜賓市國資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後,張輝手握髮放貸款、對外融資、對外存款等多項權力。一些不法商人看中了張輝手中的職權,便請張輝幫助和支持,事後向張輝送錢送物,這其中就不乏五糧液、茅台等高檔白酒。

2018年7月,經宜賓市委批准,該市紀委監委對張輝進行了審查調查。經查,張輝除干預插手五糧液系列酒經銷權外,還存在其他嚴重違紀違法問題。2019年1月,張輝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從嚴整治黨員幹部利用地方名貴特產謀取私利問題

2018年12月以來,四川省全面打響黨員幹部利用地方名貴特產謀取私利問題集中整治攻堅戰。

宜賓市委成立以市委書記、市長為組長的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以五糧液酒類產品為整治重點,同時將其他15類地方品牌白酒、茶葉等納入整治範圍,確立了全面整治與重點突破同向發力、重拳治標與強化治本一體推進的工作思路,紮實有力開展專項整治工作。

該市紀委監委先後4次召開全市集中整治工作專題會,督促指導市國資委出台《國有企業領導人員嚴禁不正當關聯交易的規定(試行)》,並圍繞堅決糾治黨員幹部違規公款購買、違規收受贈送、違規侵佔、違規插手干預或參與經營地方特產等問題開展整治。

「我們將市、縣(區)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中層以上幹部3萬餘人納入自查自糾範圍,督促其主動說清問題,並簽訂承諾書。」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有關負責同志表示,通過專項檢查,發現虛列開支、套取公款購買五糧液等地方特產以及領導幹部參與五糧液酒類產品等地方特產經營等問題105個,均依規依紀依法嚴肅處理,並督促進行整改。

作為五糧液酒類產品的生產和營銷源頭,五糧液集團公司深入開展自查自糾,組織中層以上幹部和重要崗位人員填寫廉潔檔案和自查表1186份,對6個部門主要負責人進行提醒談話,對37名與酒類產品營銷有關的中層幹部進行集體約談。該公司還頒佈《「五糧液」品牌產品開發及清退管理標準》《五糧液集團系列酒品牌和產品開發及清退管理標準》,大刀闊斧“瘦身”旗下子品牌,加強對違規運營商的處罰力度。目前,已取消“五糧PTVIP”“壹玖壹捌1918”等41個品牌121款產品,清除違規運營經銷商23家。

同時,在宜賓市紀委監委指導下,五糧液集團公司圍繞破解決策權、審批權、監督權、市場服務銷售權、關鍵信息權等重要權力的監管難題,創新建立廉潔風險防控體系,強化對重點領域、關鍵環節、重點崗位的監督管理,積極營造廉潔文化氛圍。

激發乾部職工幹事創業的內生動力

為進一步規範五糧液酒的營銷市場,防範黨員幹部插手干預經營活動,五糧液集團公司把集中整治領導幹部利用名貴特產類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作為深化改革的重要契機,深入推進「二次創業」,著力補齊公司在品牌建設、營銷體系等方面的“短板”,最大限度壓縮權力尋租空間,從源頭上斬斷可能滋生腐敗的利益鏈。

「以前,對於運營商的確定一般不公開,准入標準也缺少可量化的指標體系,自由裁量權大,權力尋租的空間自然也大。如今,產品開發、經銷商准入退出,都由大數據說了算,整個營銷體系透明可視。」五糧液集團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

同時,公司著眼企業實際,結合集中整治工作要求,針對營銷體系上存在的問題,加快推進「數碼化」轉型項目,通過對營銷審批實行數字管控、運用數碼化手段統一制定經銷商配額標準以及“扁平化”管理營銷組織等方式,重塑公司營銷體系,防止企業經營受到人為及外在因素干擾,解決利益勾連和權力尋租問題。

「通過集中整治,激發了幹部職工幹事創業的內生動力,加快了公司營銷體制改革、品牌重塑、流程再造等工作的步伐,公司的經營效益更勝從前,品質自信和品牌自信也更勝從前。」五糧液集團公司相關負責人說,截至2019年10月,五糧液集團已完成營收900.7億元,同比增長19.96%。(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張禕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