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評智庫:2020民進黨的選戰策略為何?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昆義教授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2月號發表專文《2020民進黨的選戰策略分析》,作者認為:民進黨核心的戰法,就是利用去年九合一選舉以來,民進黨主打的「假新聞」為工具,再化身為各種謊言攻勢,達到“謊話講一百遍就是真理”的目的。所以,「抗中保台」也是一種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等“三戰”的結合,而這正是民進黨從陳水扁執政時期,就已經努力從解放軍的戰略學習而來的“無硝煙的戰爭”。他們以香港動亂作為思考的主軸,如果在投票之前蔡英文的支持度無法勝過韓國瑜,他們就會把香港「反送中」的示威模式搬到台灣。祇要激化台灣年輕人上街頭不斷地進行惡質性的抗爭,就有可能製造騷亂,讓選舉環境變得更為複雜。民進黨若沒有贏的空間,也可以進一步操作緊急命令的發佈,達到暫停選舉的目的。文章內容如下: 

一、「抗中保台」策略的涵義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在一次公開活動中表示,「抗中保台」將是台灣未來數年面臨的任務,而不祇是民進黨為了2020台灣大選所提出的一個口號。他還說,在「抗中保台」的目標下,可與任何政黨、個人、組織合作。但是深綠人士卻不以為然地批評說,已經步入中老年的羅文嘉,還擁有“文青式”天真爛漫色彩的想法,他真的以為光靠著「抗中保台」的選舉路線,就可以達成民進黨的選舉目的嗎? 

的確,羅文嘉揚言在「抗中保台」的目標下可以和任何政黨、個人合作沒多久,“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就揭發蔡英文出訪回台後,她的「國安」特勤人員竟然夾帶九千多條私煙想要偷偷入境被查。但是這件案子被民進黨以大事化小的方式處理,導致私煙案沒有傷到蔡英文的筋骨,卻造成時代力量整個黨的裂解,這是台灣近來政壇發生的最可悲事件。 

也就是走私香煙的官僚沒事,揭發走私者卻面臨政黨土崩瓦解的困境。所以民進黨的「抗中保台」除了要對抗中國大陸之外,似乎也是裂解非民進黨的新舊小綠政黨的手法,雖然近來小綠政黨頻頻成立,但是民進黨對明年的「總統」大選看來也沒在怕。

那麼什麼是「抗中保台」的策略呢?為何它具有這麼大的威力?其實民進黨核心的戰法,就是利用去年九合一選舉以來,民進黨主打的「假新聞」為工具,再化身為各種謊言攻勢,達到“謊話講一百遍就是真理”的目的。所以,「抗中保台」也是一種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等“三戰”的結合,而這正是民進黨從陳水扁執政時期,就已經努力從解放軍的戰略學習而來的“無硝煙的戰爭”。可以說,民進黨正採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戰法,以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二、民進黨抗中的心理戰 

首先從心理戰來看,所謂心理戰,是指戰爭或對抗性競爭活動中雙方心理上的較量。為取得勝利,雙方通常都對對方施加心理刺激和影響。具體方法,包括滲透分化、偽裝欺騙、心理威懾、感情傷害、暗示誘導等。可以說祇要能用到宣傳或其他心理手段,影響對方的觀點、情緒,並且達到自己目的的手段,都可以稱為心理戰,而這也是最厲害的「無聲的戰爭」。 

民進黨在「抗中保台」的大戰略下,他們首先運用的就是心理戰。從2019年8月起民進黨就設定一個「紅色滲透」的概念,並在台灣各基層舉辦各種進行「反紅色滲透」的說明會,強調這是為了啟動“民主防衛機制”,全面展開民主保衛戰的做法。 

民進黨為此還不斷地找綠營學者到黨中央作各種分析與演講什麼是「紅色滲透」的例子,例如7月17日就邀請台灣師大國際與社會學院華文系副教授楊聰榮專案報告“高等教育機構的紅色滲透:民主防禦機制的他山之石”;7月31日還邀請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教授董立文做專案報告“因應紅色滲透之法製作為”等。 

所以,「反紅色滲透」就是一種心理戰,在基層各地以及校園內宣講大陸如何滲透台灣各階層,如何要把台灣的民主偷走等,特別是還大量利用香港的「反送中」示威動亂,污名化一國兩制,讓台灣民眾不僅對大陸產生“恐共症”,也產生反一國兩制的心理。 

民進黨操作「紅色滲透」的具體做法,除了在各個基層組織與學校宣講之外,在黨內也由新聘的副秘書長林飛帆邀請一些太陽花學運的小將組成選戰策略小組,以年輕人的觀點,提出一些不同於民進黨老將的構想,以作為可能的選戰策略。其中讓人比較關切的是這批年輕而激進的小將,他們以香港動亂作為思考的主軸,如果在投票之前蔡英文的支持度無法勝過韓國瑜,他們就會把香港「反送中」的示威模式搬到台灣。祇要激化台灣年輕人上街頭不斷地進行惡質性的抗爭,就有可能製造騷亂,讓選舉環境變得更為複雜。民進黨若沒有贏的空間,也可以進一步操作緊急命令的發佈,達到暫停選舉的目的。

民進黨除了操作反紅色滲透之外,他們也藉由網路的聲量,透過香港「反送中」的遊行,製造一種無根的「芒果乾」(“亡國感”的諧音)。而這個辭彙最早是在年輕人的社群網站Dcard出現,當反送中活動剛開始時,有人上網發文,認為香港事件讓自己深有“亡國感”,然後喊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最後寫“2020堅定支持蔡英文”。因此,“香港反送中”與“支持蔡英文”就被民進黨操作成同一件事。

其實,「芒果乾」不是一種“憂患意識”或“危機意識”。憂患意識簡單的說是處於安定中仍不忘思慮急難處境的危機感。而在《周易》裏面所說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讓憂患與安樂形成一種辯證的邏輯關係。也就是作為政治主體,對憂患與安樂有一種識覺,在憂患尚未產生時未雨綢繆,因而能居安思危,在逆境中能動心忍性,在順境中具有憂患意識,是理性精神的表現。可以說,當前民進黨所製造的「芒果乾」,不過是一種“覺青”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想像,也是民進黨轉借來操作抗中心理戰的手段,跟亡不亡國沒有任何關係。 

三、民進黨抗中的輿論戰 

其次是輿論戰,這是通過文字、聲音和圖像,藉由各種媒介為載體,達到威懾人的心理,傷人的精神,弱化人的智力,以致於摧毀一個國家或征服對手為目的。所謂的「千夫所指,無疾而死」,輿論的力量其實超乎一般想像。特別是當前“輿論戰”的概念,已經進步到使用“新腦皮層戰爭”、“心靈政治”與“認知管理”,改變人們的認知與意識形態,化弱勢為強勢,所以當前的輿論戰已經超越以往的“宣傳戰”。 

民進黨抗中的輿論戰還是圍繞在「反紅色滲透」的大帽子下,不管是反紅色媒體、反紅色中資、反紅色宗教、反紅色地方團體,甚至反紅色校園等,其實都是虛擬的戰爭,也是一種認知作戰。 

其中「反紅色媒體」的操作,主要是設定台灣旺中集團所屬的《中國時報》、《旺報》兩家報紙,以及中國電視公司和中天電視台等兩大電視頻道為「紅色媒體」,指稱他們“收受中國大陸政府資金”,“置入中共要宣傳的內容”。 

為了加深「反紅色媒體」的輿論戰效果,綠營還在6月23日於台北市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舉行示威集會。主辦者還強調,組織示威遊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讓台灣島上與中共有關連,甚至接受中共資助的台灣媒體消失,不要再“赤化”台灣的媒體空間。 

大陸真實情況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媒體”,視作眼中釘、肉中刺,大肆進行抹黑抹紅,煽動圍攻,現在更公然伸出黑手,進行打壓和迫害、升高兩岸對抗。

可以看得出來,兩岸輿論戰的較量將會持續在反紅色媒體的主軸上,民進黨為了達到「抗中保台」的選戰目的,針對「紅色媒體」進行持續的抹紅,將是最廉價的手段。祇是,這不僅造成兩岸的互信蕩然無存,也在台灣內部製造世代對立的惡果,這也是民進黨為了達到執政目的,不擇手段的最好見證。 

事實上,台灣從解嚴以後,媒體掙脫了威權體制的宰制,變成是反映各方意識形態的一個戰場,不管藍綠,祇要你喜歡,你想在媒體上表達什麼樣的意見,祇要不違反公序良俗,沒有什麼不可以。所以媒體雖然已經變成一個「意識形態戰場」,但這也正是反映台灣民主最可貴的言論自由精神。 

。 

而蔡英文也曾聲援反「紅色媒體」說:“過去這段期間,境外勢力,透過錯假訊息,在網路、媒體散播,製造台灣內部的對立與分裂。”祇是媒體既然是造就各種意識形態的戰場,不僅是「紅色媒體」,“綠色媒體”也一樣扮演對戰的角色,民進黨過去就以“綠色媒體”大打“輿論戰”,並因此兩度取得執政權,怎麼現在反對黨有樣學樣,也利用媒體跟民進黨大打輿論戰,就變成“境外勢力”了呢?這也是民進黨為了勝選的目的,全力操控輿論戰,讓台灣的威權體制有借屍還魂的可能性,這可是比抗中更可怕的轉變。 

四、民進黨抗中的法律戰 

所謂法律戰,是指依據境內法、國際法和國際慣例,透過管道進行各種有利於己而不利於敵的法律鬥爭。它以法律對抗作為主要鬥爭手段,貫穿於政治、經濟、軍事鬥爭的全過程,而且先于軍事鬥爭展開,後于軍事鬥爭結束,被稱為任何武器都無法代替的「新式武器」。 

而民進黨採用的法律戰,主要是針對台灣對大陸的交流層面。從今年初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習五條」之後,蔡政府為了強化兩岸互動所謂的“民主防護網”,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快速地進行修法的行動。在完成「‘國安’五法」修法之後,蔡英文更宣示,“立法院”下一個會期還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 

「‘國安’五法」包括今年5月7日三讀的“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及“‘國家’機密保護法部分條文修正案”、5月31日三讀的“兩岸條例增訂第五條之三修正案”、6月19日三讀的“‘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修正案”,以及7月4日三讀的“兩岸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 

這些法條的修正,除了把大陸、香港、澳門及境外敵對勢力增列為外患罪的適用範圍,還嚴格管制卸任高官與退休將領赴大陸參與政治性活動。甚至還將網路空間納入「國安」範疇,讓一些假新聞也可以變成「國安」偵察的對象。如此無限制的擴充,讓台灣民主已經變成一個“緊箍式的民主”,嚴重地限縮台灣人民的自由權力。

而蔡政府想要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里增訂的“中共代理人”法條,規定台灣人不得與大陸黨政軍、團體、代理人從事危害「國安」的政治宣傳,或參與會議發表危害「國安」的決議、共同聲明、相應聲明等。這種完全用一個類似「國安」疑慮”的莫須有的語詞,就可入人於罪,等於是想要斬斷兩岸政治、經濟與社會的交流,這對破壞兩岸關係甚巨。 

而民進黨政府操作的另一種法律戰,也可從反對引發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箱屍案嫌犯陳同佳來台受審為例,原本港府擬安排陳嫌赴台投案,但蔡政府卻不斷地推卸責任,認為港方應該有法律管轄權,所以案子祇要在香港審理就可以。蔡政府的推託,使得原本一件單純的殺人刑事案件,不僅在香港掀起勇武派暴力抗爭的風波,在台港間也變成一個被政治化的案件。 

先來看港台兩方的說辭,香港方面說,對陳案沒有司法管轄權。蔡政府「法務部」卻反駁說,去年6月香港執法人員曾透過情資交換,向“我方”表示港方積極調查陳嫌,是否於香港境內串謀殺害計劃,指若罪行一部分在香港發生,香港法律管轄此類犯罪,仍符合屬地原則。 

但是陸委會卻不從刑事案件本身思考問題,反而在一日內連發兩次新聞稿,指責港方不就案件執法,是推卸責任、別具用心,藉案件政治操作。這句「政治操作」何其沈重,其實最喜歡政治操作的反而是民進黨,但他們卻又害怕港府也可能來個「政治操作」,可見蔡政府有他們心虛的一面。 

的確,蔡政府在見到政治操作無法得分之後,不得不讓步,陸委會祇好說已透過既有管道機制,致函致電港府,將派員赴香港押解陳同佳來台受審,希望港方提供本案相關合法協助,並強調「香港不辦,我們來辦」。 

儘管如此,陸委會還是要在口舌上占港府的便宜說,政府對本案自始至終立場一貫,司法單位已盡最大努力積極偵辦,但港方迄今未提供本案任何在港證據,更漠視應追訴殺人犯罪的執法立場,在在顯示其推卸責任、刻意放棄司法管轄權、別具用心。 

陸委會還辯解,針對本案香港並非無管轄權,港府應秉持追訴殺人罪執法立場,依法律程序積極續押偵辦。祇要港府提出請求,政府會在對等、尊嚴及互惠的基礎上,提供相關證據,進行司法合作,讓本案司法公義。 

而更為惡質的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立法院”接受訪問時,關於陳同佳案竟然說出:“現在看來政府步步為營是對的,原來早在幾個月前,馬英九的密友律師(陳長文)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來擘劃,他的律師為凶手辯護,馬英九再來扮演哽咽、同情被害家屬,政協牧師居間跑腿、‘牽猴仔’(掮客),國民黨再來吆喝、唱和,現在照妖鏡一照,魔鬼和魔鬼中的魔鬼一一現形。”把律師為犯罪嫌疑人辯護說成是魔鬼,以律師出身的蘇貞昌看來才是法律人的恥辱。而這也是民進黨政府為了權力,不惜敗壞法律正義的惡例,或者說是為打法律戰,已經不顧法律是最後一道正義防線的惡例。 

可以看得出來,民進黨為了達到選舉的目的,已經不擇手段地阻撓跟大陸有關的政治、經濟、社會、法律與文化活動,不惜為兩岸關係埋下衝突的火種。所以,明年1月11日台灣的「總統」大選,將是決定兩岸關係能否持續和平發展的關鍵之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