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新疆幹部群眾:去極端化工作成效不容美方詆毀

美國國會眾議院近日通過所謂「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歪曲抹黑新疆去極端化和打擊恐怖主義的努力。新疆廣大幹部群眾表示,依法開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為推進新疆社會形勢發生根本性變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美方毫無底線的雙重標準和霸權邏輯令人憤慨,新疆由亂到治的事實不容任何詆毀。

美方無權干涉中國內政

「我的家鄉在阿克蘇地區新和縣。前些年,當地一些群眾受到宗教極端思想毒害,遠離了文明社會和現代生活,哪還有什麼人權可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應急管理廳副廳長買買提·阿不都熱衣木說,他曾在阿克蘇地區拜城縣掛職,暴恐活動多發頻發極大影響了拜城的經濟發展和各族群眾的生活。

「我永遠不會忘記幾年前的新疆,那時暴恐多發頻發,宗教極端思想像瘟疫一樣蔓延。」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老幹部局副局長買買提艾力·吐爾洪說,「近年來,自治區多措並舉、依法打擊暴力恐怖活動,注重源頭治理,積極開展去極端化工作,最大限度地保障各族人民的生命權、生存權、發展權,大家的信心更足了,幸福感更強了。美國國會的做法完全是顛倒黑白,我們絕不接受。」

烏魯木齊市居民薛趙斌表示:「作為大學生西部計劃志願者,我來到新疆工作生活已有5年多,早已將這裏視為‘第二故鄉’。從曾經的缺乏安全感到連續3年沒有發生暴力恐怖案件,我親身感受到新疆的巨大變化。然而美國所謂的‘法案’卻罔顧事實,對我們的努力視而不見,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政協主席古麗夏提·西爾艾力說:「想想看,美方發佈過的‘禁穆令’,推動修建了美墨邊境牆,這些行徑都折射出他們對少數族裔的真實態度,他們又怎麼可能真正關心遠在中國新疆的穆斯林群眾的權利?」

去極端化工作成效有目共睹

喀什地區岳普湖縣的尼加提·穆合塔爾曾受朋友影響感染宗教極端思想。結婚後,他不讓妻子梳妝打扮,孩子生病也不去醫院,還干涉別人的正常生活。「在教培中心系統學習法律知識時,我逐漸意識到,過去對妻子是多麼的不尊重。一天下課後,我主動給她打電話道歉,瞬間就聽到妻子的哭泣聲。」從教培中心結業後,尼加提與家人變得愈發融洽和諧,「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教培中心帶給我的幫助,讓我重新收穫了幸福的家庭。」

新疆農業大學學生處副處長海拉提·艾尼瓦爾2018年底曾參觀過和田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他說,為幫助學員早日走出宗教極端主義陰霾,教師們密切關注每一名學員的思想變化和成長進步。喜歡音樂就教識譜,喜歡汽修就教技術,引導他們全身心投入學習。「我真心為他們的進步感到高興。」海拉提說。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阿克蘇地區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卡米力·賽麥提說:「孩子犯了錯,祖國母親不會不管,教培工作根本不是什麼限制、剝奪人身自由的措施。我生活在南疆,這裏的很多維吾爾族同胞不懂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培中心教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法律、學技能,幫助他們儘快融入社會。大部分學員結業後,依託一技之長,都找到了滿意的工作,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的目標。」

各族群眾從社會經濟發展中受益

「由於過去的石子路坑坑窪窪,1984年我去上海上大學時,從皮山到烏魯木齊就在路上耗了6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吐爾洪·吾買爾回憶,「近年來,我目睹了家鄉不斷發生的變化。如今,每次回皮山探親時我可以選擇飛機、火車,高速公路也通到了縣裏,柏油馬路通到鄉村。看到村裡一排排整齊漂亮的富民安居房,我由衷地為生在新中國感到幸運和自豪。」

在和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期間,愛美的圖妮薩·麥提喜歡上了美容美髮。今年2月結業後,鄉長艾依比拜·玉素普幫助她申請了婦女創業就業補助資金,在當地開起美髮店。「我的店名就叫‘美麗爾’,意思是要讓所有客人都美起來、笑起來。不少姐妹們走出去時都很高興,誇我手藝真不錯。」圖妮薩說,「現在我每個月可以掙6000元,還招了2個貧困家庭的女孩當學徒。未來我還要將店面再做大一些。」

克拉瑪依市獨山子區居民盛延楓說:「隨著這幾年穩定紅利不斷釋放,獨庫公路在國內外名聲越來越大,獨山子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遊客,不僅帶動了經濟發展,城市面貌相比往年也有了大變化。」

「為拓寬就業渠道,我們阿瓦提縣引進一批內地企業前來投資興業,各族群眾在家門口就能實現就業,貧困發生率從14.89%降至2.2%,今年底全縣將整體脫貧。請問那些胡說八道的西方政客,你們知道什麼叫‘掩耳盜鈴’嗎?」阿克蘇地區阿瓦提縣縣長吾布力喀斯木·買吐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