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如何在巨量的雜訊中 看到恐襲臨近的訊息

香港的暴力示威持續了半年,群眾熱情略為降溫,但有跡象顯示,運動正朝向恐怖主義的方向發展。可惜事態得不到香港社會的足夠重視。

在華仁書院附近發現的土製炸彈有巨大殺傷力。警方收到情報,在香港華仁書院斜坡的一個隱蔽處,檢獲兩個放滿鐵釘的土製炸彈裝置,警方檢查之後發現炸彈組裝完備,可以引爆。兩枚土製炸彈與挪威2011年的恐怖襲擊中所使用的炸彈類似,同樣存有硝胺成份,加上鐵釘的殺傷力,挪威恐襲事件造成8死30人傷。

能夠製造類似2011年挪威恐襲的炸彈,恐怕不是一般香港的激進學生可以達到的水平。香港社會對示威向著恐襲的方向發展,關注度嚴重不足。我和不同人談起此事,支持暴力示威的市民,會很簡單地把警方檢獲的炸彈,說成是警察自導自演的好戲,用以嫁禍示威者。這種每逢見到重大負面新聞便指控警察栽贓的邏輯,成為繼續支持暴力示威的最佳思維方式。

我也與一些溫和的建制精英談過,他們則採取一個顧左右而言他的態度,潛意識想避開這些暴恐事件,因為害怕過於突出這些事件,等同支持要對示威者強力鎮壓,甚至等如支持「派解放軍入香港」。他們屬議和派,經常想著與反對派或示威者和解。示威朝著恐怖主義方向發展,在他們思維框架中,沒有合理位置,只能忽略。

在2001年911事件發生前,沒有人能想像在光天化日之下,美國紐約鬧市中的一座大廈,會在恐襲中倒塌。即使世貿雙子塔第一座遇襲倒下之後,仍然沒有相信另一座大廈會受攻擊。

奈特.席佛(Nate Silver)在《精準預測:如何從巨量雜訊中,看出重要的訊息?》(The Signal and the Noise)一書中,談到這個問題,根據貝氏定理的公式計算,第一架飛機撞向雙子塔前,美國高樓被恐怖攻擊的可能性根據歷史紀錄是兩萬分之一,或者說0.005%,因為過去未發生過,所以接近零。但第一架飛機事故發生後,美國國內被恐怖攻擊的機率當下被改寫,提高到了38%。這時,再預估第二架飛機撞上高樓發生的機率時,運用貝氏定理的公式計算之後,整體機率陡增到99.99%,即是機率超高。然而,一般人「憑感覺」的預測卻是:在艷陽高照的紐約,發生一次襲擊已經夠不可能了,第二次幾乎是真的完全不可能!但使用貝氏定理,卻能輕鬆預測第二起事故的發生。結論是我們不能憑「感覺」行事。

奈特.席佛(Nate Silver)的《精準預測:如何從巨量雜訊中,看出重要的訊息?》

奈特.席佛(Nate Silver)的《精準預測:如何從巨量雜訊中,看出重要的訊息?》

現今世界有太多雜訊,掩蓋真相。我們又有太多預存立場,進一步阻礙我們去發掘真相。

奈特.席佛是「美國預測鬼才」。他在美國政情不穩的2012年,正確預測了50州,35席參議員的當選人,命中率達100%,從此聲名鵲起。

《精準預測》一書的核心要旨,是過去不能預測現在,美國本土過去未發生過大規模恐襲,不代表現在不會發生。唯有「現在」發生的事情,能夠量測現在。然而,「現在」總是充滿雜訊的,這些未經時間沉澱、篩選的雜訊,再加上我們偏見,成為Nowcasting的主要障礙。

奈特.席佛在書中不斷提醒預測者:

* 預設立場或過度自信,對預測來說,是非常可怕的事

* 預測不是在追求是與非,而是估算事情發展的「機率」。

* 有精準的機率,才能做出有利的決策。

* 當大家不免被雜訊迷惑時,不要跟著群眾走。

* 有新的重大資訊進來時,能保持客觀,隨時更新的預測,才有可能是精準的預測。

當我們看到警方追查到兩枚與挪威2011年的恐怖襲擊類似的炸彈時,就應該知道香港受到炸彈襲擊的機率大大大提升了。不要因為過去52年沒有發生過炸彈恐襲,就以為不會發生。至於對眼前看到的事情完全不信,只信「這是黑警栽贓」,就近乎宗教了,已超越了討論理性預測的範疇。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