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向華盛兄撐運輸公司接我生意 肥佬黎計唔掂數最後無哂下文

在佐敦聖地牙哥酒店,桑拿部洗乾淨,將黎智英老闆,存在我身上,的不安及所有一切沖走,按完摩回家,一睡無夢,安睡香甜。

翌日回到公司,與同仁商討。怎樣減人減開支,怎樣應對,減低將來失去壹傳媒生意,帶來的衝擊。隔了個多月,有一間與壹傳媒香港合作的運輸公司,遠赴台灣,查核如何代替我的發行台灣業務。

我台灣員工,緊張地向我匯報。我從容地說,我沒本事,再為壹傳媒工作。有一天台灣公司關門,我賣清車輛,若不夠遣散費,我再從香港匯錢過去,給夠錢台灣員工離開,不會欠台灣同仁,一毛錢工資,及離職遣散費用。

向華盛大哥忽然約食飯有少少意外。

向華盛大哥忽然約食飯有少少意外。

回到香港不久,認識很久的向華盛先生,給我電話,説:「德強啊,我係向華盛呀,好耐冇見面,幾時吃飯哪。」認識向家幾兄弟,他與華強兄,都是我在江湖,極之尊重的人物。但是極小來往,忽然來電話,我想一定,有要事要談,答謂「好呀,隨時都可以㗎。」

我坐在半山蘇豪,我自己開的「辣撻撻」法國餐廳。向華盛帶住,一個中年生意人,與我吃飯。華盛兄介紹這位生意人,予我認識。一說,原來就是壹傳媒,其中一間重要的運輸服務商老闆。我心想,這位中年仁兄,想用華盛兄,話給我知,他會接我壹傳媒,發行生意,怕我發難,找華盛兄出面,給我擺龍頭,擔心我搞他。我心想,我絕不做,搞衰自己名譽,拆毀自己招牌,咁抵莊事情,胡亂給他們招呼一頓,送客了事。

我與港台澳公司同仁說,壹傳媒新發行公司,即將登場。想起當時我心情,真是五味紛陳,百感交錯。由開始怎樣,從壹週刊,到壹本便利,至蘋果日報,又出版忽然一週,更出版飲食男女。我真是人生非常豐足。可能雖然沒錢賺,又可能更要陪本?但是這個舞台,真是颶風暴雨,雷電交加不斷。令我人生,充滿磨練,真是蛻變出非凡人生。

由接下我二伯父遺下的華僑日報發行權,到名馬評人一哥,介紹我認識,潘懷偉老師。得爾老師,找我一起,接管天天日報,更有幸參與期間,天天日報銷量超逾26萬多份的發行,這是第一起的高峰。在天天日報,因工作認識了,何國輝兄。從而接到了,壹傳媒生意。人生有了,第二個更高峰。這樣香港,所有傳媒,都肯定我能力。由沒有人及出版公司,認識我能力,到絕大多數,找我做生意。更有國際,獵頭公司,找出版行政總裁時,都給我打電話,問我意見。我當時感覺,真是風流。

其後,這麽多傳媒機構,給我生意。最盛況時候,除了一至二間之外,差不多全香港,所有傳媒機構,我們都有服務過。今天執筆,想起想起,真是榮幸,又好興奮。

等吓等吓,過了兩個多月,都不見華盛兄,介紹的運輸公司,來開工,來接發行工作。當時緊張又八掛,問壹傳媒兄弟,你們運輸公司,幾時來接管呀?答案是「好似價錢,談來談去,談不攏。」

我想,單是發行一間壹傳媒產品,尤其是台灣,就很難計到數。台灣生意比香港更難計,因為我的台灣公司從2000年開始,到2019年執笠。18年內,我從沒在台灣發行公司,賺到一毛錢。

我心想,肥佬黎,真利害。可以不要面子,要銀紙。這個老闆,好犀利超超犀利 。可能為了銀紙,計唔掂數,暫時不炒我魷魚?這種行為與他的著作,表裡合一。面子,不是成本。但是我又怎樣,打圓場,可以令他,易有下台階呢?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