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向華盛兄撐運輸公司接我生意 肥佬黎計唔掂數最後無哂下文

在佐敦聖地牙哥酒店,桑拿部洗乾淨,將黎智英老闆,存在我身上,的不安及所有一切沖走,按完摩回家,一睡無夢,安睡香甜。

翌日回到公司,與同仁商討。怎樣減人減開支,怎樣應對,減低將來失去壹傳媒生意,帶來的衝擊。隔了個多月,有一間與壹傳媒香港合作的運輸公司,遠赴台灣,查核如何代替我的發行台灣業務。

我台灣員工,緊張地向我匯報。我從容地說,我沒本事,再為壹傳媒工作。有一天台灣公司關門,我賣清車輛,若不夠遣散費,我再從香港匯錢過去,給夠錢台灣員工離開,不會欠台灣同仁,一毛錢工資,及離職遣散費用。

向華盛大哥忽然約食飯有少少意外。

向華盛大哥忽然約食飯有少少意外。

回到香港不久,認識很久的向華盛先生,給我電話,説:「德強啊,我係向華盛呀,好耐冇見面,幾時吃飯哪。」認識向家幾兄弟,他與華強兄,都是我在江湖,極之尊重的人物。但是極小來往,忽然來電話,我想一定,有要事要談,答謂「好呀,隨時都可以㗎。」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