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夜色漸濃

閱讀

winter

北方的曠野飄著雪花

南國也漸寒冷

一杯咖啡,一束暖陽

再搭配一本精美的詩集

這也許就是一種美好


讀詩(李思蓉攝於深圳)

 

夜色漸濃

 

以詩為葯的人

可能已經瘋了

再多一點憧憬

就可以嘔吐出一個傾斜的大唐

潯陽江頭的琵琶女

還可以再來一遍

 

楓葉,荻花,鸛雀樓,寒江雪

就會逐漸漂浮在十二月的風中

以詩歌為生活的人

一定已經瘋了

再多一點鄉愁

就可以嘔吐出一個年邁的大海

 

沒有悲,只有哀

——哀其不幸,怒其不真

——哀其不幸,怒其不善

——哀其不幸,怒其不美

……看見詩歌

就看見你了

 

是的,漂泊的詩人,我看見你了

在王維的終南山

在杜牧的金谷園

在岑參千樹萬樹的梨花

其實這是中國的子夜

你在喝著李白的燒酒

 

(詩/吳再)


吳再論詩:

詩歌與音樂是相通的。

好詩如古琴,重在「遠」、“靜”二字。

高山流水,萬壑松風,漁舟唱晚,秋夜蟲鳴。

人情世態之複雜,哲學宗教之至理,皆在「遠」“靜”二字中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