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這個幾乎年年被評為優秀的「好乾部」 成了"階下囚"


圖為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紀委監委幹部向漁民了解燃油補貼相關情況。 王懷強 攝

近日,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海洋發展局召開黨員大會,通報該區海洋與漁業綜合執法大隊原副大隊長郭朝陽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職務犯罪問題。與會人員大都頗感震驚:這個幾乎年年被評為優秀的「好乾部」,轉眼竟然成了“階下囚”。

今年4月,環翠區紀委監委在審查調查其他案件時發現,曲某僅憑4艘漁船的相關手續違規領取漁船燃油補貼,數額巨大,原區漁政站站長郭朝陽涉嫌瀆職犯罪,案情重大複雜。區紀委監委立即立案調查,並報請上級批准,對郭朝陽採取留置措施。

在調查人員的強大心理攻勢和耐心教育下,郭朝陽主動交待:曲某購船是為了辦理漁船拆解更新、倒賣漁業漁船工具指標謀利,自己曾收受曲某賄賂30萬元。對曲某沒有實體漁船、違規領取漁船燃油補貼問題,郭朝陽一直辯解:「我們漁政部門只認證,況且沒船辦不了‘船證’,也過不了戶。」

沒船怎麼過戶?怎麼申請更新改造?這的確令人費解。調查組經過討論,一致認為,不管是瀆職問題,還是受賄問題,考慮到現在只有郭朝陽的一面之詞,於是依法依規對曲某展開調查。

「他知道我沒船還倒騰漁船指標,讓我把領的油補都給他。」面對調查人員的訊問,被留置的曲某稱與郭朝陽早就認識,是兩人共謀騙領油補。郭朝陽對此斷然否認。

一個說是,一個說否,到底是郭朝陽瀆職、受賄,還是共同貪污?調查一時陷入僵局。調查組立即調整思路,兵分兩路,一路抓緊開展外圍調查,一路繼續談話,加大心理攻勢以求突破。

很快,外圍調查了解到,曲某為人靈活,通過倒賣漁船指標曾獲利數百萬元,未發現郭朝陽往來資金異常。談話也有了新發現:曲某稱拆解證明蓋的假印章是郭朝陽找人製作的,不符合常理。調查組反覆研究分析,得出結論:曲某在撒謊。

「我擔心領油補的事認定是我詐騙,就想拉郭朝陽‘墊背’。反正這事他也不好證明沒參與。」面對調查組的質問,曲某承認自己出於畏罪心理故意栽贓。

調查方向又回到郭朝陽玩忽職守的問題上。經過縝密調查,事情的來龍去脈漸漸清晰。原來,曲某購買了4艘漁船手續,由原船主帶船到現場配合辦理了過戶;郭朝陽安排人員與省船檢總隊工作人員共同監督漁船拆解,發現船證不符,終止拆解程序;後來,省船檢總隊發現曲某沒有實體船,決定對曲某的漁船手續予以註銷;曲某拿到省船檢總隊的會議紀要後,據此向環翠區漁政站申請出具漁船拆解證明,郭朝陽在沒有拆船事實的情況下,違規為其辦理了相關手續;事後,曲某送給郭朝陽30萬元;曲某申領燃油補貼共計149萬餘元。

「你知不知道曲某沒有漁船?」

「當時不知道,我一直以為他有船。」

「終止拆解後,工作人員沒向你報告嗎?」

「報告了,說是船證不符。我當時想除非省船檢總隊出具註銷證明,否則就不給他辦手續,沒想過他沒有實體船。」郭朝陽繼續辯解。

「省船檢總隊出具註銷證明了嗎?他拿會議紀要來辦手續,你有沒有落實為什麼給他註銷?這麼多異常情況,你都沒注意嗎?」

「我當時也覺得不對勁,但沒有去落實。」郭朝陽低下了頭。

「申請燃油補貼要求一年內從事漁業生產不低於3個月,你是怎麼把關的?曲某沒有從事漁業生產,卻違規領取149萬餘元燃油補貼,造成國家重大損失,你是怎麼履職的?」

「我……確實是我失職。」郭朝陽無言以對,主動交代了收受管理服務對象禮品、禮金等其他違紀違法事實。

最終,環翠區紀委監委給予郭朝陽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追回曲某違規領取的燃油補貼,其違紀違法問題移送有關部門處理。

「在海上的大風大浪中,我沒有倒下,卻栽倒在利益誘惑面前……」聽著郭朝陽的懺悔,人們為他感到惋惜。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