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軍轉幹部拒不承認受賄 一張草稿紙泄露背後秘密

北京市海淀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張磊——


圖為張磊(中)與同事討論分析案情。

12月9日深夜,寒風凜冽,北京市海淀區長春橋路的辦公區已是一片寂靜,而區紀委監委大樓五層的會議室里卻燈火通明。在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張磊的組織下,第八紀檢監察室的幹部正圍坐在會議桌前討論分析專案,研究次日的行動方案。

自1990年參加工作以來,從書記員到區檢察院反貪局長再到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張磊在反腐戰線上奮戰了29個春秋。轉隸後,他敢於擔當、主動作為,組織查處了一批有影響的違紀違法案件,為持續凈化全區政治生態作出積極貢獻。2018年5月,張磊被授予「首都勞動獎章」。

「查辦案件要靠證據說話」

2017年3月28日,海淀區成立北京市首家區級監察委員會,時任海淀區檢察院反貪局長的張磊轉隸至區紀委監委,任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

上任沒多久,一條反映海淀區圖書館原館長賴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就擺上了他的案頭。

「在前期的外圍調查中,我們了解到賴某是一名軍轉幹部,此前在部隊裏取得過不少成績,性格非常強勢,具有很強的反調查能力。」開展談話前,張磊便意識到,這個案子將會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說我受賄,那贓款究竟在哪裏?」果然,調查過程中,賴某始終拒不承認自己的違紀違法事實,甚至拒絕在筆錄上簽字。

沒有口供,案子怎麼辦?賴某的不配合讓調查人員犯了難。

「查辦案件要靠證據說話,只有構建起完整的證據鏈,才能辦出‘鐵案’!」在張磊的鼓勵下,調查人員依託大數據勾勒出案件的整體框架,起獲了一份賴某向他人索要好處的錄音,並開展了大量深入細緻的思想工作,令行賄嫌疑人交代了向賴某行賄200餘萬元的事實。

隨後召開的案情分析會上,「是否採取留置措施」成了眾人爭論的焦點。有人認為,口供是賄賂案件最直接和最關鍵的證據,在「零口供」的情況下留置賴某,將會面臨一定風險。

「這是區監委成立以來的第一場戰鬥,沒有先例可循,壓力的確很大。」張磊坦言,“這起案件案情複雜,涉案金額高,如果不及時留置賴某,可能導致串供、銷毀證據,令案件查辦工作陷入僵局。”在他的主張下,區紀委監委果斷對賴某採取了留置措施。

在對賴某的辦公室進行搜查時,調查人員在辦公桌上發現了一張筆跡潦草的草稿紙。

「這張草稿紙粗看很不起眼,但上面列出的算式不像是購買圖書的開銷,更像是在計算某種比例。」憑藉著多年的辦案經驗,張磊敏銳地發現了可疑之處,“經過比對,我們發現,賴某是在計算工程款的回扣。”

原來,在為圖書館工程招投標時,賴某曾要求投標單位將25%的工程款作為「好處費」贈予自己,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終以21.975%的比例成交。

在追尋贓款下落的過程中,調查組還查明了賴某通過「黃牛」兌現60餘萬元購書卡、借親家之名購置房產消化贓款的事實,並掌握了充足證據。

“張書記,賴某的案件判了,咱們搜集到的證他的目光在對話界面上停留了幾秒,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一審判決中,賴某以受賄罪被海淀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這起「零口供」案件,打響了海淀區監察體制改革的第一槍,令區紀委監委的幹部們士氣大振。

「執紀者要有為民情懷」

「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幹部,必須始終保持心繫群眾的為民情懷。」在張磊看來,為群眾利益保駕護航,是紀檢監察機關義不容辭的責任。

2017年12月,海淀區紀委監委接到群眾舉報,反映蘇家坨鎮車耳營村黨支部書記樊某利用職務之便違規領取集體經濟組織分紅、剋扣生態林管護費、侵佔征地補償款等一系列違紀違法問題。

「舉報信中羅列了很多瑣碎事項,如樊某長期把持村務、工作方法簡單粗暴等,但缺乏實質性的內容,指向不夠明確。」區監委委員、第八紀檢監察室主任汪蕾告訴記者,按照規定,類似的問題線索可以直接交由街鎮紀委進行處理,“然而,對於這一問題,群眾反映比較強烈,張書記認為必須加以重視,要求提級辦理。”

憑著職業敏感,張磊迅速從大量浮於表面的線索中捕捉到了問題的關鍵:「征地補償款是農村涉地涉拆問題的高發領域,事關群眾利益,必須盯住這條線索深挖細查!」

「本案事發時間在十年之前,征地拆遷補償工作早已結束,地面附屬物也已不復存在,調查取證面臨巨大挑戰。」第八紀檢監察室副主任鐘鳴介紹說。

在張磊看來,要想實現突破,必須深入田間地頭開展實地調查:「農村與城市不同,村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裏,對地形地貌了如指掌,誰家的地挨著誰家的地、種了什麼東西,彼此之間都一清二楚。」

在他的指引下,調查組從征地項目的源頭開始查起,挨家挨戶走訪村民,在土地衛片上逐塊標明邊界及承租戶,對當時的土地使用情況進行了全貌還原。經過逐項排查,一塊20畝左右的荒坡地進入了調查人員的視線。

「這塊地位於邊緣溝壑處,不具備種植作物和興建房屋的條件,照理來說不會有人願意承租。」張磊說,“然而,就是這樣一塊不能用於生產的荒地,在當時竟然獲得了400多萬元的補償款,這讓我們感到很不對勁。”

在對補償款的流向進行追查時,調查人員發現,補償款到位後,樊某及該村村委會主任李某的賬戶上各多出了一筆100多萬元的進賬。經過層層抽絲剝繭,一樁通過偽造虛假合同侵吞土地補償的違法事實浮出水面。最終,樊某、李某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此前,張磊分管的信訪室接到一封舉報信,信中稱某鎮在未徵得老年人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退休人員補貼替換為該鎮下屬水廠的桶裝飲用水,為鎮屬企業增加收入。

在張磊的組織下,核查組對該問題線索進行了核實,然而,實際情況卻與舉報信中的內容大相逕庭。

「這是一起因溝通不暢而造成的‘烏龍’事件。」張磊笑道,“集體企業掙了錢,鎮裏想以每周定期發放兩桶桶裝水的形式為老年人提供福利,出發點是好的,但由於沒有通知到位,讓大家產生了誤會,以為桶裝水的錢是從補貼里扣除的。”

查明事實後,區紀委監委及時向群眾說明了情況,為主動作為的幹部澄清正名。

「原來鎮裏是在為我們做好事!」看著群眾滿意的笑臉,張磊心中生出了一種難以名狀的滿足感。

「日常監督要抓早抓小」

從「老反貪」到“新紀檢”,張磊的身份轉變了,也感到身上的責任更重了:“以前在檢察院工作時,我的態度是‘不懼其大’,越是大案要案越要勇於挑戰;進入紀檢監察系統後,我認識到監督是紀委監委的第一職責,日常監督必須抱著‘不厭其小’的態度,抓早抓小、防微杜漸。”

2018年9月,區紀委監委接到一條網路匿名舉報,稱區安監局科長陳某接受某加油站站長吃請並收受購物卡。在對問題線索進行初核時,調查組並未發現公款消費的證據,也沒有相關監控錄像可供查證,工作進展緩慢。

「加油站站長身份敏感,一旦在監管上鑽了空子,將會造成巨大的安全隱患。」張磊嚴肅地說,“接受吃請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購物卡反映‘四風’問題,看似事小,實則影響惡劣,決不能等閑視之。”

在他的推動下,調查組進一步開展調查,發現陳某曾分別於2016年初和2017年初以短訊接收賬號密碼的形式接受過該加油站站長贈予的購物卡,面額均為1000元。

在審查陳某涉嫌違紀問題過程中,根據掌握的相關問題線索,調查組擴大核查範圍,先後查實區安監局、區質監局、區環保局、區工商分局等4家單位7名幹部存在違規收受管理服務對象購物卡等問題,總涉案金額3.2萬元。

單從數字來看,這起案件在張磊20多年的查辦案件工作中不值一提,但他卻依然感到十分振奮:「雖然這7名黨員幹部都被給予了不同程度的黨紀政務處分,但案件的查辦起到了讓他們‘懸崖勒馬’的效果,這也是對幹部的一種挽救。」

「任何違法都是從違紀開始的,如果不把紀律規矩挺在前面,在小事小節上失守,就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組織對我的查處是完全正確的。」被查處的一名幹部在檢查書中這樣寫道。

「監察體制改革後,我們堅持違紀違法一起查,一案三查,既要注重源頭治理,抓早抓小、防微杜漸;又要注重辦案效果,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張磊介紹說。

近年來,海淀區紀委監委全力做好執紀審查「下半篇文章」,針對行業、部門存在的漏洞,及時提出合理化建議,並將典型案例拍成警示教育片、編成案例集,起到“查辦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在“好同志”和“階下囚”之間的廣闊地帶設立層層“防火牆”。

張磊始終以踏實敬業、不計得失的標準要求自己:「甘於奉獻才能擔當作為,我只想當好政治生態‘護林員’,以不懈奮鬥換來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