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長跑一哥連破港績 苦練冀下屆「衝奧」

僅四年跑齡!

去年尾連破香港紀錄,成為五千米、十公里及馬拉松的長跑一哥,對僅得四年跑齡的黃尹雋是一大肯定,他卻不滿足於此:「相信很快會被人追過。」運動員要創造佳績,首先要突破自己,將視野放遠國際,大學時期才接觸長跑的黃尹雋,自知比其他跑手遲起步,唯有靠勤力搭救,風雨不改日日練跑,為「衝奧」作準備。惟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奧運全馬門檻突然提高,打亂他原來部署,以其最佳成績仍難趕搭今屆奧運尾班車,唯有默默苦練,盼望終有一日以香港長跑運動員身分,朝向奧運的標竿直跑。

平日下午一兩點,在斧山道運動場不難看到黃尹雋的身影。卸下背包,換上運動衣及短褲,他急不及待「自動波」拉筋,再走到跑步徑開始緩步跑,「今日練一些基本東西,可能要等我四十分鐘。」在跑步徑上奔馳的黃尹雋一臉認真,全神貫注地向前跑,不時瞄手表,提醒自己跑了多遠。跑畢近十公里,他氣也不喘地說,可以開始訪問了。

黃尹雋小時候已是運動健將,中學時更是學界籃球隊一員。與其他運動少年一樣,他也曾幻想成為一名籃球員,卻誤打誤撞在大學時期開始長跑生涯。剛升讀理大土地測量系,他便被學長看中,被拉進大學越野隊,「中六那年開始越野跑,亦玩過學界比賽,所以就試吓入隊。」加上有籃球運動底子,體能足以讓他完成大大小小的賽事。

直至大學三年級,他決意以大專比賽三甲為目標,加強恒常訓練後,激發他體內潛藏的長跑才能,成績更突飛猛進,連續兩年躋身五千米項目的首三名,「當時我不是最top(頂尖)那位,但我知道我有能力,也未到極限」,黃尹雋說。

大部分長跑運動員在中學時,便開始接受跑步訓練,黃尹雋卻在大學才起步,他笑言:「遲到好過無到!」一八年雖與十公里香港紀錄擦身而過,卻證明他沒有因遲起步而影響表現,反而愈戰愈勇,全因他深信這句話:「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去年十月,黃尹雋率先以三十分五十一秒打破「香港首席鐵人」李致和的十公里紀錄,一星期內再於澳門田徑比賽中以十四分五十秒七八完成五千米,刷新香港紀錄,成為香港四十一年來跑得最快的華人。接連打破香港紀錄,對運動員來說是一種肯定,黃尹雋卻淡然地說,「破紀錄其實是預期之內,所以衝線一刻無特別興奮,反而會想下次再跑快些。因比賽不是一個終結,而是下場比賽的開端。」

攀上香港之巔前,他已將目光放眼世界,眼見跑得更快的內地、日本長跑選手大有人在,為何香港要花數以十年才有人破紀錄?「明明大家都是亞洲人,為甚麼水平差這麼遠?他們做得到,我都應該做得到。香港運動員不一定是陪跑,亦可以參加奧運馬拉松。」

黃尹雋的遠大志向卻被外界看低一線,認為他好高騖遠。他卻深信,「所有事情由想像力開始」,既然世界上容易的事情已經很多人在做,何不捨易取難,挑戰難度更高的事情。他也知道運動員難以一步登天,故先訂立多個小目標,並按部就班地逐一完成。

大學時期才接觸長跑的黃尹雋,自知比其他跑手遲起步,唯有靠勤力搭救,風雨不改日日練跑。

「目標就如面前有一棵蘋果樹,樹上最高那些蘋果你不會想摘,因為你知道現階段無可能摘到,但位處較低的那些,伸手差一點便可觸碰,會令你覺得只要再努力些便可摘到」,黃尹雋認為,在實現遙不可及的大目標前,達成能力所及的小目標更有推動力。

過去兩年,黃尹雋幾乎風雨不改日日練跑,完成不同程度的訓練,為每一場比賽做好準備。去年二月他首戰全程馬拉松,跑完三十五公里,雙腳卻毫無預兆地抽筋,親身體會到「馬拉松的真正比賽是在三十公里後」這句話的精髓,最終以兩小時二十九分三三秒完成,更愛上跑馬拉松的感覺,「我有時回想,自己怎麼可以捱過全馬,但每次落場練習或者比賽,就如進入一個意境中,好似忘卻時間一樣。」

相隔十個月,黃尹雋於上月中遠卦日本參加防府馬拉松,打破塵封三十六年的馬拉松港績,以兩小時二十分五十八秒完成,他卻不滿足於此:「相信很快會被人追過。」與世界級選手較勁後,令他認清自己的不足,「馬拉松首五公里,我都盡跟大迫傑等頂尖運動員。雖然之後跟不上,但至少體驗到世界級選手的跑步強度及速度。」他也憑是次馬拉松個人成績,申請成為體院獎學金運動員,「現時要兼顧學業,雖然有恒常訓練,但與全職運動員尚有一段距離,所以希望獲得體院的配套。」

去年底終成香港馬拉松一哥,但黃尹雋的個人最佳成績與東京奧運全馬達標時間,仍相差近九分鐘,他坦言難以趕及今年達標,趕搭奧運尾班車。但他未有停下步伐,希望先鍛煉跑步速度,突破五千米、十公里等項目的成績,為下屆奧運鋪路,「如果十公里內的速度夠快,馬拉松完成時間亦會縮短。雖可能遇到樽頸位,但只要有練習便一定有進步,那怕只是很小的進步。」朝向奧運的標竿直跑之前,他當前目標是下月渣馬的半馬賽,期望可於一小時五分鐘內完成,再破港績。

雖可能遇到樽頸位,但只要有練習便一定有進步,那怕只是很小的進步。

設計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