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一個不是我贏就是你輸的棋局

台灣借助香港的反修例風波大幹一場,令蔡英文高票連任,並且對台港兩地的年青人的思想再洗腦一場。這種變局,勢將觸發北京重新思考對台港兩地的政策。

這個世界不能夠單看一面,不能單看蔡英文和她的網軍,如何成功挑動港台兩地分離中國的情緒,每一個銀幣都有另一面,北京面對台港變局,面對55%民意走向反對自己一方,而且主要是年輕族群,而支持自己的只有45%,主要是中年以上人群,如何出手回應?

西方形容現行對台的策略是「軟硬手」政策,即北京一方面大力加強與台灣民間團體與個人的交流,推出一攬子「惠台」政策,但另一方面則凍結與台灣的官方交流,並加強對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打壓,特別是加強軍事心理戰和資訊戰的力度。

英國《金融時報》有評論文章題為「台灣大選結果給北京的選項不多」,指北京若要修正現行對台政策,不外乎要麼採取軍事手段,要麼尋求與民進黨政府改善關係。北京面對進退兩難狀況下,更可能選擇延續或強化目前的對台政策。

我倒覺得阿爺延續「軟硬手」的對台政策不變,機會比想像中低,這等如無所作為。最起碼的變化,是軟的更軟,大力吸扯台灣人到大陸發展,硬的更硬,會用盡一切手段來打壓民進黨政府。

當然台灣的變局,會把「軍事手段」提升到現實的議事日程中,這不等如中國大陸會馬上武力攻台,因為暫時來說中國在國際上的實力仍不很足,如今攻台付的代價太大,但北京會為武統這個選項作積極準備。

現實世界是互動的,台灣的一動,會觸發北京的一動。西方的「博弈論」(Game Theory),很好地解釋競爭對手的互動關係,是研究決策的一個好理論。博弈論是諾伊曼和摩根斯特恩於1944年提出,他們的名著《賽局理論與經濟行為》,掀起了研究在賽局之中雙方的互動的思考方式,其後在經濟學、國際關係、政治學和軍事戰略方面都在廣泛應用。博奕論考慮遊戲個體的行為,包括了他們各自預測對方的行為之後,優化自己的行為的決定,當中主要就考慮的是自己這樣做有何激勵機制(incentive structure)。最有名的例子是「囚徒困境」,即兩個人犯罪被捕,兩人被警察分別審問時,兩人會估計自己的夥伴會否認罪,然後決定採取應對策略,以減低自己的刑罰。在博奕的時候,個人必須考慮對手的可能的各種行動方案,然後選取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套用「博弈論」去思考台港局面,有幾個思考:

1. 北京照舊模式玩,有何激勵機制?北京眼見台港兩地年青族群,大面積地被人鼓動到仇中和獨化的思考模式中,若北京照舊方式玩下去,年青人愈來愈多,北京會覺得愈來愈不好玩,他為何什麼要玩下去,不如反枱更佳。

2. 台灣領袖貪勝不知輸,香港泛民隨波逐流。蔡英文玩完台灣玩埋香港,借在港播毒,贏台灣選戰。政客為選舉而選舉,去到不擇手段的地步。大陸大、台灣小,大陸和台灣玩嘢,如何適可而止,真是玩多50年都得,不統不獨的現狀可以維持,但你要食到咁盡,貪勝不知輸,變成一個「不是我贏就是你輸的棋局」,大陸怎樣會玩下去?就被逼要思考武統的出路。同樣道理,香港泛民隨波逐流,不敢和勇武的暴力割蓆,在阿爺眼中,就把人民內部矛盾,變成敵我矛盾了。

3. 台港群眾是輸家。台灣和香港的群眾受政客鼓動,仇中向獨,政客坐享總統、議員之位,但群眾高興一陣,之後一無所有,寸兵不讓要自己全贏的訴求,大陸不會接受。和大陸關係愈搞愈差,經濟下滑,台港兩地的打工仔最後都要受苦。和大陸對抗等「支爆」,大陸不爆,一、二十年過去,自己的事業前途卻先爆了。

引用「博弈論」,是想大家思考一下,一個不是我贏就是你輸的棋局,是沒有人會倍你玩的,最後終有玩到破局的一日。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