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問題是巨額經常性開支

香港有很多人爭著做特首,爭到打崩頭。其實,看著香港的政治殘局,真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想做特首。相信在5年、10年之後,香港很快進入一個「巧婦難為無米炊」的局面,無論特首或者高官都相當難做。

反修例引發的暴亂拖了半年以上,政府昨日推出止血措施,提出10招,又派100億元,希望可以平息民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將於2月底公佈財政預算案,而特首林鄭搶先在1月中出招,交功課挽救民望的動機相常明顯。

簡單總結政府的十招措施,花費最多的是每年增加50億元,把普通的高齡津貼和高額的長者生活津貼合二為一,每月派3585元;另外,又把政府津貼兩元長者乘車優惠,由65歲或以上下調至60歲或以上。其次,政府又會為月入7100元以下的人士代供5%的強積金,提供失業或就業不足的津貼等等。

暴動未止,經濟急滑,裁員減薪的浪潮湧到,政府出招紓解民困,本屬無可厚非。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其中大部份招數涉及經常性開支,換言之,這不是一次性的開支,而是往後每年都要繼續支付。早前財爺陳茂波已經預告,截至2020年3月的財政年度,賣地收入減少,但政府服務開支不能減少,財政年度的赤字可能高達800億元。他強調赤字並未超過本地GDP的3%,在國際上赤字佔GDP的2%至3%屬於可接受程度。然而,香港的巨額赤字會否變成結構性赤字,的確惹人關注。

在特首林鄭上任之初,便提出每年增加50億元的教育經常性開支,以討好教育界的反對派人士。我當時已提出,在財政狀況良好的時候,政府大量增加經常性開支,但到財政狀況差的時候,便想收也收不回來了。其後聽到有中學校長的反映,話政府派的教育經常性撥款,多到學校用不完,學校如何花掉這些錢,成為校長頗為頭痛的工作。當時已經覺得香港出現了一種「使大了」的政治富貴病。

如今社會怨氣沖天,經濟環境惡劣,政府搞舒解民困措施,有兩個形式:一次性的和經常性的,例如政府每人派5000元,開支雖然高達370億元,但只是一次過,將來政府沒有錢,便可以不派。但今次政府卻決定用大量經常性開支來緩助市民,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說,這些政策不是小修小補,而是「大修補」。說是「大修補」我絕對同意,但政府要進行大修補,動用巨額經常性開支,竟然一拍腦袋便推行,的確令人訝異。

香港未來會面對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造成的影響是政府要扶養的人口大幅增加,但納稅的人口卻快速減少,再者,港人的壽命越來越長,目前保險公司對港人的壽命的假設,已經延長到100歲。即在55歲退休,還要生活多45年,一些人的儲蓄不足,便完全依靠政府支持,再加上龐大的醫療開支,未來香港的財政包袱,真的大到「無眼睇」。

單以交通津貼為例,在2016至2017年度,政府補貼65歲以上長者2元乘車計劃11億,每日有98萬人受惠,如今先要把受惠年齡降低到60歲,估計10年後60歲以上長者佔人口超過三成(如今兩成多一點),以此比例計即使交通費不加10年後政府每年也要補24億,計及加費因素每年要補30億以上,只計一條數,都好得人驚。

更嚴峻的是,政府的收入結構,非常仰賴賣地收入。現在市區新樓樓價兩萬多元一呎所帶來的賣地收入,是否可以持續呢?香港成本貴、生意差,長遠而言,資產價格出現調整,似乎無可避免,政府收入也會隨之下滑。收入減少,開支增加,缺口將不斷放大,政府將來不知道如何填補這個結構性赤字。

我也贊成政府派點錢去舒緩市民的痛感,但這樣巨額地增加經常性開支,不應該如此武斷地推行。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