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東北冬天咋過?凍吃大吃凍吃大吃……

來! 左邊跟我一起凍個梨,右邊凍條咸帶魚!

如果給東北的冬天一個節奏,那應該是「凍吃大吃、凍吃大吃、凍吃大吃凍凍凍」。東北冬天萬物皆可凍,鮮美的凍魚、酸甜的凍梨、滑膩的凍柿子……凍著好吃,大吃特吃!

凍得嘶哈的東北人,吆喝著梆硬的凍貨,加上哈氣製造舞台效果,就是一個自帶BGM的凍貨大集。


年貨大集上叫賣凍豬頭(王琳/攝)

東北冬天有多冷 凍得嘶哈的一步一「出溜」

看到熱搜上「南方人抗凍還是北方人抗凍」的話題,東北人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咬了咬牙,靠爆發力離開被窩,靠毅力穿上三件棉襖,靠勇氣開始了凍得嘶哈的一天。


清潔工走在漠河寒冷的清晨中(王景陽/攝)

幾拳鑿開凍住的走廊門,一步一出溜走向小轎車,用凍在牆上的鐵鍬把它從雪裏挖出來,20分鐘後熱車成功,40邁在溜光大道上慢慢前蹭,抽冷子來個飄移。


用掃帚挖出被雪埋的汽車

開車到冰雪大世界,那是-25℃的大冰箱,工作人員送上一副發熱鞋墊,腳上冒汗,臉凍僵了……哈爾濱是不能呆了,跟單位申請出差吧,結果被派去這倆地兒。


遊客「全副武裝」在冰雪大世界蹦冰迪(呂品/攝)

到漠河的綠皮火車像一個行走的大冰箱,年平均氣溫-5℃,南方冷一陣子,北方冷一輩子。東北人潑了保溫杯里的枸杞水,體驗了一次「養生」的「收冰成水」。


在漠河體驗「收冰成水」

第二站「中國最冷小鎮」呼中,歷史最低氣溫-53.2℃,挑一口泡麵根根直立,打一個雞蛋凍成冰坨。


被凍得根根直立的泡麵(王平/攝)


打在鐵皮上的雞蛋凍成「冰蛋」(王平/攝)

不知道是哪兒冷去哪兒,還是去哪兒哪兒冷。被凍怕了的東北人默默鑽進牆角,牆角有90度。實在太冷就自轉一周,那就有360度。


在漠河冰雪旅館90度的牆角里做瑜伽(王景陽/攝)

東北的冬天像個化妝師,一出門臉上就凍出山炮紅,再一會兒塗上了霜花牌睫毛膏;

東北的冬天像一「流氓」,總“凍手凍腳”的,穿多少衣服都像是在裸奔。


東北姑娘的睫毛染上霜花(張澍/攝)

看朋友圈裏的南方姑娘,穿著短袖露大腿,東北姑娘提了提四兩半的駝絨大棉褲:「他人笑我穿得厚,我笑他人凍得透 。」


穿絲襪踢雪地足球的俄羅斯姑娘(呂品/攝)

東北凍貨有多硬 凍得杠杠的一咬梆老硬

眼瞅過年,劃拉年貨。在東北沒有哪嘎達叫「凍貨市場」,而是冬天市場遙哪兒都是凍貨。


伊春桃山打造冰吧枱賣年貨

賣家不用冰櫃,買家不用冰箱,雪糕、凍餃子碼在地上一準兒不化,踩一腳都硌得慌。


擺在地上的凍餃子

冰糖葫蘆看著很閃亮,咬著像燈球,大街小巷都是閃亮的燈球。


辣條、黃瓜、壽司等「黑暗料理」冰糖葫蘆(呂品/攝)

活魚一出水就凍成大冰棍兒,在東北冬天賣魚是「木匠活兒」,賣魚大哥揮著鐵鋸高喝一聲:“要頭嗎?我給你鋸下來!”


需要用鎚子和斧頭處理的凍魚(王琳/攝)

過去物資匱乏,加上沒有水果保鮮技術、運輸貯藏條件,凍梨、凍柿子幾乎是普通人家冬天能吃到的唯一水果。


凍梨、凍柿子、雪糕在室外售賣

如今奔小康了,凍水果不但沒有淡出東北「水果界」,還成為了全國的“網紅水果”。

一是因為那冰冰涼涼、酸酸甜甜的口感,令許多人鍾情;

二是因為吃凍水果已經成為人們在冬天的一種情懷和念想。


在雪鄉售賣的凍水果

雞呀、鴨呀、大鵝呀這些可愛的小動物,基本出門兒什麼姿勢,凍上就是什麼姿勢。你看這隻凍雞,可以立正,可以卧倒,怎麼扒楞都不搭理你。


東北大娘在市場售賣凍雞(王琳/攝)

凍豆腐是東北人的發明,就是鮮豆腐冷凍以後發生物理變化,內有小孔兒,一煮帶湯兒。燉上翠花的酸菜、二師兄的骨棒兒,咬一口鮮美的汁水滿溢到唇齒之間。


凍豆腐

東北有句俗話講,「臘八臘八,凍掉下巴」,那下巴凍掉了怎麼辦呢?據說可以用粘豆包兒粘上。凍豆包形似鋼球可以盤,一上鍋就黃澄澄、黏糊糊,分外香甜。


剛出鍋的年糕

東北人的年夜飯全是「硬菜兒」,這個硬有兩層意思,一是凍得梆老硬,二是東北話“菜兒硬”,就是形容很豐盛、很土豪。


東北市場的新年氣氛濃郁

邊吃邊嘮吉祥嗑:要想靠得住,來盤凍豆腐!世界充滿愛,翠花上酸菜!蒸上粘豆包,事業步步高!


用冰雪打造的湯圓造型(呂品/攝)

東北冬天有多熱 穿得「腦呼」的一動一身汗

對於智慧的東北人來說,冬天吃到鮮水果也不是難事兒。貨郎們搭起棚子,裏面碳爐烤燈、溫暖如春。


商家搭起屋棚,用烤燈取暖

打皮切塊的鮮水果、熱氣騰騰的烤地瓜、湯汁翻滾的麻辣串,是凍貨市場上的另類美食。


冬天在室外售賣的烤地瓜


冬天在取暖棚里熱氣騰騰的麻辣串

室外死冷寒天,一站幾個小時,賣上幾斤凍貨,卻要穿著十幾斤衣服。穿得「腦呼」的才不怕冷,忙活起來一動一身汗。


穿著厚實、烤燈取暖的商家

在外面挨凍的東北人,回到屋裏都有「復仇式」的取暖招式。坐著滋滋燙的火炕,靠著熱乎乎的暖氣,吃著香噴噴的鐵鍋燉,那叫一個大汗淋漓、面紅耳赤……


亞布力陽光鐵鍋燉

或是走進冰屋、坐上冰椅、擺滿冰桌,開始涮冰火鍋。


遊客在冰雪大世界體驗冰屋火鍋(呂品/攝)

喝一杯冰酒杯裝的啤酒,手法慢點兒菜就要凍上了,趕著吃菜酒凍上了,但是鍋里和嘴裏是滾燙的,那叫一個冰火兩重天。


遊客在冰雪大世界用冰酒杯喝啤酒(呂品/攝)

梆硬硌牙的凍貨,烹制完軟嫩可口,這就是「硬飯軟吃」的東北人。數九寒天的冬季,忙起來熱火朝天,這就是身冷心熱的東北人。東北的冬天有多硬,不服現實碰一碰。


東北市集上銷售春聯福字(王琳/攝)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