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澳洲火車誤點老夫婦錯過和兒子團聚 天何太狠!

悉尼火車,落首都坎培拉。訂了十二點的火車,在這個先進巳發展現代化國家,火車火車會遲到。等到過了十五分鐘。習慣準時上車,燥底的我,正要發火。就有位車站服務員,向住等火車乘客,溫柔輕語宣佈,往坎培垃火車,延遲十五分鐘。

接住未見到火車,但是有五、六位,車站員工,推出大型手推車,擺滿架啡,不同種類茶包,向我們等車,乘客推來,各位貴客,免費下火。過百火車客人,哼都沒有哼一句不滿,火車遲到感覺。又好自自然然,行埋手推大車,排隊享用熱騰騰,香噴噴咖啡,紅茶飲料。

火車站的手推茶車。

火車站的手推茶車。

這架設備齊全,手推戶外,大大茶水車,咖啡茶包,熱水滿壼,款待等到火滾乘客,人人又樂於享受,這個公關態度,好過香港高官,開什麼記者會。再從這個良好服務,就証明到,澳洲火車遲到,已經是常態。

中國,香港,日本,台灣,歐洲火車,或者說,先進已發展,地區火車,我已習慣了它們慣常準時,這是必要。望一望,取飲品乘客,7成是耆英,2成家庭客,只有少量,好似浪遊,單身年青人。我想大多數,商業客及年輕客人,不是坐內陸客機,就是坐長途大巴士喇,因為信不過,澳洲火車啊。點解澳洲政府、點解澳洲火車公司,不更新火車? 不做火車2.0升級計畫,仍然沿用,坐得不舒服,行得只有時速,一百多公里左右,舊火車喇?

估計第一,政府財政緊絀,不能花貴錢,引入日本歐洲摸式。二,平靚正,中國高鐵,都不願意要。是否所謂,五眼系美國情報同盟,認為買中國高鐵影響面子,而不理人民,乘坐火車之苦,更不方便人民。

結果差不多晚了,一個多小時,火車才姍姍遲來到,總好過不到。四個多小時車程,預備好以前因工作,看不完的舊報紙,好等慢慢細閱。但是落後的老舊火車,震動時看報,看得很辛苦。正想起來,往餐卡裏鑽,買點飲料。突然有位老人家,聲音淒厲,哀求電話中人,給他一個期,好讓他和兒子,吃個聖誕大餐。原來老人家,聖誕節前一天,到坎培拉約了兒子晚宴團敘。但是火車,遲了一個多鐘多小小。兒子秘書,就話過了時間,要取消了。原本有車接他,也要取消,亦不能接他們老夫婦去酒店。老人在徬徨中,發出大聲的呼喚。令車上所有人,動容。個個人,垂頭,不敢張望及枱頭,個個乘客,不響聲,令到火車,一片死寂,只聽聞到,隆隆的火車聲。

過了一至二分鐘,老人家聲音,又從空氣中,飄在整個火車 廂。他叫電話中人幫忙改日期,延遲去什麼地方?傳來聲音,怎樣不得改飛機呀。什麼交通工具得啊。都冇位?聖誕新年啊,改不到㗎!!! 阿伯不知講了,幾多以十計的F粗口。連不懂F的我女兒真真,都明確學習到,這個英文粗口詞彙,運用的方法。

從電話通話中,老夫妻原本去,坎培拉與兒子,吃聖誕餐。接住往墨爾本,同女兒吃新年大餐。因為這個延誤,這個西方人,一年最重要的團敘習俗,就泡了湯喇。老伯伯對我說,從前的西方,我們小孩長大,就會獨立。所以刻意,搬家離我們,好遠好遠。但是每逢,感恩節,聖誕節,元旦,我們的小孩,一定會從,遠至四方八面回家,與我們,共渡佳節。但是這兩位老人家,真是不幸,佳節遠赴遠方,要約期與親生兒女團敘。再經我們多口問問,原來我旁邊的另一個老太太,都是隻身往坎培拉,找女兒過佳節。再望車廂,7成稀疏白髮老人家,又有幾多,去尋找兒女,渡西方的,普天同慶佳節?

車廂死寂,再沒有人,交談聲音。只有老人家,沈重呼吸聲音。在一片差不多,老人家隨時,停止呼吸,窒息空氣中。只有隆隆火車聲,蓋過所有人性,令我腦內不斷衝擊。這就是西方倫理?孩子長大獨立,就是自己個體?父母親情,就變成,淡薄如水的朋友?這麽淡淡如乾涸的瀑布?猶想起,我們中國人父母。在我們出生,牙牙學語,她們瀑布,瀉下的恩情,從不間斷。我就不禁,潸然淚下,成大河。

到了坎培拉,火車站。下車時,我偷窺了一眼,二位老人家,落幕無依的感覺,令我雙眼濛矓。坐我旁邊老婆婆,笑容滿面與我道別,踏上與女兒,團聚之路上。一喜雙悲,世道本是有悲喜,只是落在誰人家。

搖望天際,晚霞正亮在天邊,上計程車回酒店,這個澳洲首都,偌大的城,人口不到40萬。比較我們,荃灣小市鎮,人少得多了。近八成人口,都是公務員。什麼國會,什麼政府,偉大建設,不是我們這杯茶。我們一心一意,只是為了阿真,去動物園啊。因為香港,除了林鄭,沒有什麼動物,可觀足爾。以前動植物公園,飛禽走豹,童年荔園,親手餵飼大笨象,猶今歷歷在目。現在不離開香港,就找不到,我的童年。海洋公園,迪士尼,只是給大哥哥,尋刺激坐跳樓機,玩轉移到嘔,的空中飛船遊戲機。再不能與真真,傳回我的,童年大笨象夢。

坎培拉動物園的獅子王。

坎培拉動物園的獅子王。

翌日早晨,天氣比雪梨,少2至3度。好適合,戶外活動。酒店自助早餐。我仨快快吃飽飽,早早出發,踏上去坎培拉,動物園之路。40萬人,有個動物園。這個城市規劃,真是幸福。去到獅子園,獅子王慢慢行出山洞,向住我們好似說,好久不見,陌生人喇。獅子籠外,十數人,光顧的枱椅,感覺應該沒人,幫襯也很久。我們阿真,坐下一路吃雪條,一路從悉尼坐玩具獅子,坐到坎培拉,與獅子王談心。

阿真好開心。

阿真好開心。

其實一個,世界金融中心。香港好應該有,一個似樣動物園。為孩子有個,樸實童年。學習保育,愛護動物,不吃野外野味。海洋公園,真是比鄰近地區,的台北動物園,番禺長隆都不如。請不要只懂,舉手取百億,再單向,攪什麼機動遊戲,什麼機動圓區,請給我們香港人,樸實無華,親近動物,種類繁多的園區。幫忙給香港小孩,一個多動物種類,的動物園。讓小孩子有機會,親手餵飼動物。出得起萬元,港幣一晚。坎培拉動物園,更設有酒店。可與獅子老虎,一起睡覺的房間。當然有玻璃,保護房客安全。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