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區諾軒涉大聲公襲警 主控:議員無特權唔係大哂

控辯雙方今結案陳詞~

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疑以「大聲公」襲兩警案,控辯雙方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進行結案陳詞。裁判官提醒主控官陳文慧只需說明重點,惟她仍發表長達30分鐘的言論,更揚言「記者無特權!議員無特權!無人有特權!唔係大哂,惡哂架!如果唔係點樣止暴制亂呀?」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暗諷她「作為主控嘅責任並非用任何手段將被告定罪,而係將事實放上嚟由法庭定奪,可能主控已經唔記得咗呢點。」

區諾軒。

陳主控官直言3位警員證供均誠實可靠,無受盤問動搖,呈堂片段亦「無花無假」。她援引多宗案例,包括黃毓民擲水杯一案,指只要令事主憂慮到會受到即時或非法的武力,即使無直接身體接觸,仍可構成襲擊及毆打行為。她形容區當時「神情兇狠、發咗癲咁」大力敲打警員關志豪的警盾,更大叫「死X警」、「毅進仔」,進而令關受驚。關事後口供雖無提及受驚,但庭上「因為我問呀嘛!我問佢咪答囉!」,故即使口供及庭上證供有異,亦不影響證人可信性。區隨即將揚聲器放近警司高振邦的耳旁大叫,高曾四度警告區不果,而案例顯示嘈音攻擊亦可被視為毆打或襲擊。陳稱警員表現相當克制、盡忠職守,但傳媒及議員持續不合作,致警方使用適當武力清場,稱「唔係點止暴制亂呀!」

主控官陳文慧。

彭大狀則遂點反駁,指事實上並非如控方所指,區及譚文豪阻止警方推進,片段顯示警方早已在他們到場前停止推進。區當時情緒激動是因被警員重擊近頭部的揚聲器。彭大狀強調黃毓民一案中,事主梁振英無特別神情反應,故終上訴得直。而本案中的關警員並無任何反應,亦看不到受驚人士應有的反應。而關明知襲擊定罪要求,其口供卻隻字不提,庭上亦無解釋為何證供有出入。

主控官陳文慧(左)揚言無人有特權包括議員,左為區諾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