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新肺炎可以醫好 女病人個案22日出院

距離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告發現不明肺炎病例以來,截至2020年1月24日今天,此次疫情已過去整整24天。

中國經營報訪問了今年39歲的張琴(化名),她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出院患者之一。1月22日,張琴就要和丈夫余東(化名)回到武漢新洲鄉下,去與自己的父母及孩子團聚,這同時也是自張琴患病以來,夫妻二人第一次見到父母和孩子。

此前,《中國經營報》記者曾與收治於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醫療救治中心)包括張玲等肺炎患者對話。1月21日,張琴已出院9天,記者再度聯繫採訪了全程在隔離病房陪護她的余東。

2019年12月21日,在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打工的張琴開始出現咳嗽、感冒及低燒症狀。起初,張琴不以為意,只在社區診所進行打針治療。四天之後,仍未見好轉,便於2019年12月24日到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湖北省新華醫院)住院,並進行了肺部CT等檢查。

然而,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進行一天半時間的治療後,張琴的病情卻有加重趨勢,開始出現不太能走路、一走路就出現呼吸困難、氣喘的症狀,也不太有胃口,吃不下東西。餘東意識到情況不對勁,隨即要求進行轉院。

2019年12月26日晚上,張琴和余東就來到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掛急診並住院。余東回憶道,剛進同濟醫院時,醫生拿著張琴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拍的肺部CT片子說:“這病是病毒性肺炎,很嚴重。”聽到這句話的余東,“幾乎崩潰了”。

余東向記者提供的張琴肺部CT片。中國經營報

余東向記者提供的張琴肺部CT片。中國經營報

與此同時,張琴開始了一系列的檢查,包括一項名為“病原微生物NGS檢測”的院外檢查、CT、B超以及每天進行抽血。在此期間,患病的張琴用上了心電圖、呼吸機和制氧機,並且在一天之內會出現兩次高燒,白天和晚上各發燒一次。余東說,張琴在發燒之前會先感覺到冷、身體發抖,上身開始發燙逐漸蔓延至下身,最高時發燒至40攝氏度。這段時間裡,張琴服用的藥物種類主要有抗病毒和球蛋白。

面對妻子患病後不能完全自理,余東也開始了他的細心照顧。除了每天陪伴著張琴度過輸液、抽血和檢查的時光,余東還給張琴的一日三餐進行餵食,隔壁病房病情比較嚴重的患者則是插著胃管打營養食。

張琴胃口不好時,喝著流食的她喝了幾口就喝不下,造成了一段時間的便秘。余東說,張琴後期胃口變好、進食正常後,消化功能也就逐漸恢復正常了。由於病房沒有多餘的床位,餘東晚上便在折疊椅上短暫休息。

就這樣幾天時間過去,張琴在2019年12月29日晚上終於沒有出現發燒,在余東眼裡,這是張琴病情好轉的跡象。余東向醫生詢問:“這是否意味著病情得到控制?”醫生告訴余東:“不一定。”雖然醫生沒有給出確切的說辭,但這一次,餘東感覺“松了一口氣”。“至少沒有像剛來時說得那麼嚴重了。”他心裡暗自念叨。

2019年12月30日這天,有醫務人員詢問余東及張琴在哪兒上班,餘東稱是在華南海鮮市場工作。醫務人員告訴他,華南海鮮市場的發病率較高。隔日,張琴被轉至另一間病房單獨隔離,下午4時左右便送至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這一次,醫院方要求家屬與患者進行隔離。余東向醫務人員表示,張琴現在仍不能完全自理,需要有人照顧,但南四樓(住院樓)只有兩三個護士,根本忙不過來。“那時候只考慮到她需要有人照顧,根本就沒時間考慮自己是否會感染。”最終,餘東留了下來,與張琴一同隔離在四樓病房中。

余東介紹,南四樓大約有14間病房,分為3人房和5人房,剛開始住院時病房裡空空如也,缺少生活用品。醫務人員則告訴余東,該樓剛裝修完不長時間。

余東向記者提供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住院部南四樓環境照片。中國經營報

余東向記者提供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住院部南四樓環境照片。中國經營報

2020年1月1日,余東向醫院交了300元的伙食費,醫務人員並無確切說明是多長時間的開銷費用。餘東回憶道,剛到醫院時,前兩天的伙食很差,早上只有一勺稀飯和一個包子,午晚餐的盒飯也“不見油水”,吃的有萵苣、包心菜、番茄炒雞蛋、黃瓜等。待到1月3日左右,醫院伙食開始有了改善,早上除了稀飯還有饅頭、花卷,中午的盒飯還有優酪乳、蘿蔔燉排骨等飯菜。與此同時,張琴的胃口也開始好了起來,進食也逐步正常。

由於與張琴一起被隔離,余東所需的日常用品都托朋友買了送到醫院,偶爾由樓下保安轉接到其所在樓層,或托隔壁床前來送東西的家屬捎帶一些。沒有了折疊椅的余東,托朋友買了一張折疊床,還購置了一些口罩。

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裡,醫生每天都會隔著病房玻璃查看患者的體溫、心電圖和其他檢查結果等各項資料。張琴在這裡的治療以輸液為主,前期的藥品主要包括頭孢、護胃藥及護肝藥等。另一方面,對於余東,醫院方面並沒有對其進行抽血等檢查,而餘東稱其在陪護期間也沒有出現感冒、發燒。

在余東印象中,1月8日,張琴使用的輸液藥品開始減少,改用頭孢口服液;1月10日,張琴先後摘下了呼吸機和制氧機,醫生告訴她,“試著慢慢習慣自己進行呼吸”,在做了肺部CT複查、10~14天內沒有出現發燒、其他指標均達標後,張琴被轉入觀察病房;1月12日早上,醫務人員拿著出院單告訴余東和張琴“可以出院了”,並開出一些補腎補肝的藥品,告訴他們一個月後回醫院複查。

出院後,張琴和余東收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退還入院時繳納的共計4000元住院費。余東估算了一下,加上在此前兩個醫院的治療開銷(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花費4000元,在同濟醫院花費33000元)共花費約4萬元,而在張琴開始住院後,余東和張琴便失去經濟收入來源,靠的是此前一些積蓄在治病。

張琴生病前,余東和張琴都在華南海鮮市場打工,每個人月工資為4000元。余東並沒有透露其打工檔口售賣的是什麼貨物,他說:“之前在那兒打工就不好說人家了。”

目前,余東和張琴均為停止工作狀態,張琴仍在家中進行休養,時常鍛煉身體。剛開始出院時,張琴下床走路時小腿經常抽筋、酸痛,現在已恢復正常。在這段時間裡,余東對親戚朋友欲前來看望的好意紛紛婉拒,說“現在是敏感時期”,只與家人每天保持通話。

1月21日,余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張琴現在的身體狀況恢復正常,沒有出現呼吸、進食方面的困難。張琴出院後,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的醫務人員對其進行了一次電話回訪,詢問恢復情況。

1月22日,余東和張琴就要回到武漢新洲老家,去與父母和孩子相聚,這同時也是自張琴患病以來,夫妻二人第一次見到父母和孩子。

余東告訴記者,孩子將于明年參加高考,出於這方面考慮,余東和張琴並沒有將過去一個月發生的事情詳細地告訴孩子,只向他透露張琴發燒了,但不敢說明病情和疾病性質。只不過,在張琴患病期間,孩子看到家中著急的外公外婆,還是覺察出了些許不正常。直至近期張琴出院,與孩子和家人保持通話後,孩子才漸漸放下心來,但還是擔心身在武漢的余東和張琴再次感染。

“鄉下的空氣好一些。”如今,對家人的思念和對新鮮空氣的渴望已構成了余東和張琴對家的嚮往。“孩子在新洲上高中,初六就要去上學了,我們也預計初八再回城,看看年後的情況。”余東說道。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