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春節不回家的武漢人:為勸父母戴口罩 打一晚上電話

對於武漢人來說,誰也沒有想到,鼠年春節會這樣度過。

2019年12月以來,武漢陸續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020年1月2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李斌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原則上建議外面人不要到武漢,武漢市民無特殊情況不要出武漢,降低疫情傳播的風險。

回不了武漢,成了很多武漢籍返鄉客的現實問題。

自發退票留在異鄉,有受訪者坦言,有家不能回很難受,但仍覺得「安全第一」,給所有人省事的最好辦法就是不回。遊子們在外不能返家,但仍時時牽掛留在武漢的親人們。

「為了勸父母戴口罩,我打了一晚上電話。」“希望親人朋友們能度過難關,希望今年一切順利。”這是其中兩位受訪者的新年願望。

「把年夜飯退掉了,在等口罩發貨」

【夜,40歲,創業,武漢人在北京】

「經過N位好朋友的勸導和關心,已認慫,已退票。不給武漢人民添堵,不為返京聚會添麻煩。」這是我1月22日上午發的朋友圈,想了又想,我還是把一個月前好不容易搶到的高鐵票給退了,這個春節,我準備宅在北京家裏不出門了。

按照原來的計劃,我準備1月21日晚上回武漢,但是20號看新聞就發現,這幾天的病例急劇增加,就決定取消計劃。


父母一開始是不理解的,他們覺得,應該不嚴重吧。我們過年,原本打算是一大家人團年,早早就訂好了年夜飯。我就跟他們說、解釋,讓他們看新聞,後來他們也看到新聞,也支持我,把在外面訂好的年夜飯也取消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不回老家過年,但是過年嘛,不能回家當然還是有遺憾,但是沒辦法,安全第一。他們留在武漢,說實話,我也擔心,天天叮囑他們少出門,出門戴口罩,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了。我相信,疫情能控制住。

北京也有確診案例,我已減少出門頻率。現在的問題就是買不到醫用口罩。我在外賣軟體上下單,商家回復我說,沒貨。電商平台下單,一直顯示在出庫中,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出庫。

「等著零點鐘聲敲響,我們會和爸爸視頻」

【小姜,23歲,房地產行業,武漢人在北京】

我從小到大,生在武漢,長在武漢,大學也在武漢讀,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到了浙江。平時工作繁忙,基本上一年回家一次。

這是我在杭州工作的第二年,去年春節總共在家5天。今年我原計劃先和家人出去玩,在北京過年,再一起回武漢。但我爸因為工作原因留在武漢,我媽在海南的工作放假後,1月22日和我一起在北京匯合,我們原本計劃26日回武漢和爸爸團聚。

沒想到,一切都被打亂了。我在疫情剛開始時就關注了,畢竟是家鄉,但沒想到這麼嚴重,還和家人朋友相約過年見面。

面對這樣的疫情當然慌,不止慌,還有特別複雜的心情。

更多的是擔心。我的父親是一名計程車司機,我十分擔心他的工作會給他帶來危險,全家都一再告訴他不要開車了,但直到1月23日他才肯停下來。原本之前也讓他來北京的,但我爸放不下車,想著過年大家都不好打車,路上出租也不多,就留在武漢了。沒想到,現在就算想出來,也不能出來了。我和媽媽每天都囑咐他,出門必須帶口罩,進門要換衣服,在家拿酒精和醋消毒。

有家不能回,是最大的難受。年前我爸媽準備了很多東西,吃的,喝的,用的。但這兩天所有的親人朋友,在武漢的,不在武漢的都在發消息關心我,讓我別回武漢。

我的親人里還有護士和警察,在這種時刻,他們都必須沖向一線,除了擔憂還是擔憂。我還有兩個正在讀研的朋友,之前寒假回武漢了,現在學校也回不去了,開學都成了難題。

1月22日,我和媽媽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把後面回武漢的票都退了,酒店訂到初二,退不了了,我會帶著媽媽初二先回杭州。

23日,我和媽媽一起去了故宮,吃了涮肉。故宮裏人不少,但大家的防護意識還是很好的,走大街上也都戴著口罩。

大年三十晚,我會和媽媽一起在酒店看春晚,等著零點鐘聲敲響的時候和爸爸視頻。希望今年大家一切順利。

「為勸父母戴口罩,打了一晚上電話」

【阿珞,29歲,互聯網行業,武漢人在杭州】

我原計劃1月23日回武漢過年,到了1月21日決定不回。。

過年不能回家還是有一些影響的,原本計劃和往年春節一樣,和父母一起去串門、拜年,現在所有行程都打亂了,而且還可能影響年後開工的時間。不能和父母家人在一起有些遺憾,也會擔心他們,但為了安全,不回去是比較好的選擇。

今年我決定去女朋友老家雲南過年。其實,父母之前對疫情並不算太重視,我打了一晚上電話,跟他們講清嚴重性,告訴他們,別把生命當兒戲。他們聽進去之後才開始不出門,然後出門戴口罩,多通風,勤洗手,也支持我今年不回了。

我還是有點擔心他們,所以一直在網上關注相關消息,有用的就會轉給他們看,每晚也會和他們視頻,反覆強調幾個安全措施。

「疫情與海鮮市場有關,我一點兒也不意外」

【小笛,24歲,視頻工作者,武漢人在麗水】

我家在武漢市江漢區,離華南海鮮市場兩個公交站。我的高中是武漢市第一中學,那時上學最快的方式就是騎自行車,十幾分鐘的距離,一定會經過那個市場。

只要是氣溫高的時候,市場附近都很難聞,夏天每次騎車經過,到學校就感覺半條命都沒了。他們處理小龍蝦,把小龍蝦的殼扔到街邊,下水道裏面發出一股惡臭。

我真的印象太深刻了,有天早上我有一點輕微的中暑,市場附近一個上坡要非常用力才能蹬上去,這時聞到一股惡臭,我差點吐出來。我後面每次經過還是會想起那一天。

海鮮市場旁邊有條下水道,從鏤空的井蓋能看到下面各種腐爛的海鮮殼。知道這次疫情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我一點都不意外。之前完全不知道那邊有野味賣,現在一想,是完全有可能的。

海鮮市場的樓上還有一個眼鏡批發市場。市場斜對面就是一個新興商圈,有一些餐館和咖啡廳,附近有一個高中、一個初中,稍遠處有一個商場,是很多人的娛樂中心,人流量非常大。你會覺得很奇怪,在市中心有一個這麼大、這麼難聞的市場。

今年,我已經有六年沒有在家過年了,最近工作壓力非常大,覺得回家了才能給自己真正地放個假。我奶奶很期待我回去,家裏有一個老人就是很不一樣,她會讓你很牽掛。

1月初開始,我就一直在糾結掙扎,興許有好轉呢?

直到1月20日,我瀏覽各種新聞,突然意識到,相對於團圓的重要性來說,回去的風險太大。我在21日晚取消了23日的高鐵票。取消之前,我跟家人商量過,奶奶覺得很有道理,我爸比較想讓我回。我爸爸心比較大,我覺得我不回去可能會讓他意識到,這個事情不是在開玩笑。我媽1月22日跟我說,他開始戴口罩了。

小時候的年廿八,我特別喜歡跟我媽一起去倉儲式超市。媽媽會買比較實用的東西,我會買一堆平時特別想要、但一直沒有借口買的東西,就往那個車子裏丟,覺得丟進去了就是我的了。現在已經很多年沒有做這種事情了。

我現在在浙江麗水,跟我的朋友一家過年。我在武漢的家人現在已達成共識,哪裏都不去了,就在家電話拜年,還在群里傳一個視頻,「今年過個特色年」“過年不串門,串門只串自家門”那種。

他們還是儘可能在找一些節日的喜悅。我很欣慰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