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野味真係唔好食 我食「果子狸」全身出紅疹的驚人故事

去年豬年這隻死肥豬,真是惡啃。反對送中,暴動未完,又來大瘟神。際此劇變,急速疫情,習主席封城,人人矇面之下,寫寫我的,那些年痛苦,吃補品野味,中毒經驗。

從小不知多少年歲。香港街頭秋冬來,巷子小店,就掛上羊頭,賣就是狗肉,穿山甲貓頭鷹,龍虎鳳的野貓。要食什麼野味,小巷小店,沒有現貨,就可以訂。為了賺錢,我們中國人,真是好強。只用小小時間,就能夠把活生生,送到眼前。廿多年前,我訂了兩隻鴕鳥。運貨師傅,送到我眼前,只是大過橙箱少少,但是打開,鴕鳥竟然,在我面前,企起身,高過五呎九寸的我。當時看到,我的眼睛突出來。原來駝鳥,懂得縮龍成吋。之後牠們在我,山中之居,樂悠悠樹林,悠閒生活,住了好長時間,後來牠們不幸,給帶有病毒野雀鳥,傳播病毒,中招離世。當時牠們走後,每一位,我足足用了兩日時間,幫牠們以火升天,回歸天國。

又是廿多年前喇,與著名專欄,名作家采尼北上。采尼的筆名來源,是仰慕德國,憑意志可踏上成功之路。令希特拉靠意走,煉成希魔。而名作家尼采,更被希魔,譽為德國之寶。他因而改名為采妮,成為香港名作家。同行還有馮兆榮先生,他發掘無數新作家,更是當年,古龍香港代理人。一行人從深圳到肇慶至高明到野味之鄉梧州。去到金錢龜之鄉,遍山野獸,野味之源。又怎能不嘗嘗,我們中國人,食了不知多萬年,補身的好東西呢?

- 閱讀更多 -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