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嚴峻疫情中燃起的希望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個案已超過沙士。

1月28日新型肺炎的確診個案上升了1459宗,較對上一日的上升1771宗,略為回落,而截至1月28日的總確診個案為5974宗,總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了2002年至2003年沙士的確診病例5327宗。因沙士而死亡人數為349人,而因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的人數為132人,死亡人數比例較沙士低。新冠狀病毒感染人數大過沙士,其傳播性值得高度關注,要嚴肅防範,但也無需過分恐慌。

出現新冠狀病毒確診人數多過沙士,但死亡人數較低,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是新冠狀病毒傳播力強,但重症較少。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分析,新病毒與沙士不同的地方是沙士重症較多,並出現「超級播毒者」,醫院內感染情況嚴重,很多醫護人員受到感染;而新冠狀病毒肺炎從輕症到重症都有。與其說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如說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更為合適,因為檢測到對新病毒有陽性反應的患者,不一定會出現肺炎,有些就像流感、重感冒,有些輕症患者不需要住院便能痊癒。現時,仍沒有出現「超級播毒者」,但由於新病毒在潛伏期有傳染性,因而較沙士的防控難度大。不過,整體的病情比沙士輕。病例數目雖然多,但多數屬於輕症。

曾光教授指出,隨著武漢封城,從武漢輸出的病例會逐漸減少,其他地區的疫情也會逐步受到控制。即使出現第二、第三代病毒,都是可控的。他認為現時從武漢輸出的病例減少,甚至沒有了,是第一階段對抗疫症的勝利。

第二是此次疫情早發現、早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爆發周期與沙士近似,都是在11月底12月初冬季來臨時爆發,但沙士在2002年12月時已經在廣東省大爆發,情況與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爆發一樣。不過,當年是延至2003月3月,才分離並確認沙士病毒。由於確認病毒的時間較遲,導致防控不足,而「超級播毒者」劉劍倫就是在2月從廣州來到香港散播病毒。但今次正如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博士所言:「中國用創紀錄的短時間甄別出病原體,及時主動同世界衞生組織和其他國家分享有關病毒基因序列,這是過往沒有的情況。」

可以想像,2003年3月確認沙士病毒之前,有大量沙士病例並沒有計算在官方的統計數字之內,病人在感染之後痊癒或者死亡,只當是普通肺炎核算。今次是早發現、早統計,確認的數量自然會遠高於沙士。

另外,中央採取如武漢封城等嚴厲手段防疫,令到市民的警覺性大大提高。很多人出現流感症狀,便跑去醫院檢驗,遂增加了確認的病例數目,同時亦減少社區的傳染性。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抗病毒專家鍾南山表示:「新病毒疫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達到高峰,但他估計在一星期至十日左右會達到高峰。之後不會大規模增加。十到十四天是一個很好的觀察期,潛伏期過了,發病可以及時治療,沒有發病的就是沒有病。所以不會因為春運返程出現大傳染。」不過,他認為排查的措施不能夠停止。

沙士持續了五到六個月,而鍾南山相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會持續得那麼久,特別是早發現、早隔離,目前都做到了,所以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情況會好過沙士。

比較鍾南山和曾光兩人對疫情的估計,鍾南山比較樂觀爭,而曾光比較保守,曾光只說逐漸變暖的氣候是對抗疫情的自然盟友,溫暖氣候不利於疾病的傳播,但卻沒有說這個新病毒肺炎會何時候消退。

做最好的準備、作最壞的打算,是防疫的要務。但是,過分害怕疫情持續,會即時造成心理損傷。由於內地採用封城等史無前例的方式對抗疫情,讓人覺得病毒的危害性很大,很多本來有抑鬱傾向的人,會因此而病發。所以,我們一方面要對病毒有高度的戒備心,另一方面也要知道新病毒重症較少的特點、看到內地嚴厲防治病毒流播的工作,在嚴峻的疫情燃起一點的希望。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