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抗疫期間曾寫下遺書 醫護爸爸凱旋:好好珍惜妻兒

【香港逆行者】系列3 朱姑娘:相士話我無咁早死

在沙士時她身處深切治療部,不少同僚及病人相繼倒下,朱姑娘一直屹立不倒。

當年對沙士一無所知,儘管家人不太擔心朱姑娘的工作,但朋友總會「搞笑」地問候:「你死得未?」她總會回應:「相士話我無咁早死。」

憑藉樂觀和積極心態,朱姑娘走過沙士的死門關。(本網記者攝)

朱姑娘話自己又是「導遊」、又是「補習老師」,向來積極樂觀的她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朱姑娘1998年在瑪嘉烈醫院畢業,在沙士時便擔任「導遊」,在沙士外科病房擔任所謂「導遊」,即安排床位分配工作,是抗疫之旅的導遊;如今她是前線姑娘的心靈導師,為她們排難解紛的「補習老師」。

在沙士時期不容許探病,朱姑娘記得曾有一位很擔憂、很害怕的病人,向她表示「諗到痴綫」。朱姑娘明白病人的驚慌及擔心,便捉著她的雙手,答應她整晚會留守,會陪著她。她認為,只是一句說話,一個安慰的手勢,都會令病人安心,所以她都把病患者當家人和朋友,不離不棄。

只是一句說話,一個安慰的手勢,朱姑娘認為,都會令病人安心。(本網記者攝)

一位長期病患的婆婆在沙士病房離世,朱姑娘稱,晚上只有3位同事上班,於是跟另一位負責康健服務的阿姐說,怕不怕只有兩個人負責運送遺體時,那個阿姐二話不說:「你叫我做乜便估乜」,朱姑娘十分感動,即時想頒一個英雄獎給她。

而朱姑娘和阿姐也不是孤軍作戰,因為每一個在醫院裏工作的人,除醫護、保安、甚至接載醫護人員的小巴司機,都是一個團隊,大家互相支持,默默耕耘,婆婆離世,沙士病房的外科部護士長,便令朱姑娘體會到團隊的支持。

朱姑娘表示,不論是醫護、阿姐、還是保安,大家都是一個團隊,互相支持大家的工作。(本網記者攝)

心想少一個人有感染風險便少一個好,所以當婆婆去世時,朱姑娘向護士長說:「sister(護士長)我ok,頂得住」,誰知護士長卻說:「咁點得,我來是support(支持)你,我們一起去」,朱姑娘心想:「我不是一個人,是一隊team work(團隊工作)。」

回到現實生活之中,這位「補習老師」除了是新眾新畢業護士的心靈老師之外,在新冠肺炎之下,她亦負責教如何穿著PPE保護裝備,原來要正確穿著一套保護裝備要約20分鐘,為免走到外邊及去洗手間又再更換一套,所有醫護都好「忍」得,以免浪費保護裝備。

朱姑娘負責輔導新入職的護士,經常往返醫院及教學樓。(本網記者攝)

穿戴正確正是保護醫護的重要武器,所以這位補習老師經常都與新入職議士講,只要按醫院指引,做足防疫的控制,便不用擔憂,她便是以過來人,個人經驗向護士們作講解。

她說,新入行的白衣天使都很有能力,很有創意,只是有時不太愛與上司溝通,對醫院為何實施一些措施,亦不理解,也不查問,可能因此而產生不同的誤解。她便充作橋樑,向她們講解,也會向管理層反映她們的意見。

朱姑娘相信,只要不分彼此,互相關懷,團結一致,定能戰勝今次疫症。(本網記者攝)

朱姑娘相信,只要不分彼此,互相關懷,團結一致,才能戰勝令次疫症,只要大家齊心,位位都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