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弟弟撞死人哥哥頂包 九年後一封舉報信揭開真相
upload_article_image

應該禁絕食用和販賣野味

今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源頭,很可能是由蝙蝠而來,蝙蝠是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咬食了水果,另一種中介動物(果子貍或穿山甲)食用汚染了的水果或被蝙蝠糞便汚染的食物,成為病毒中介宿主,然後這隻中介動物被捕獵後成為野味,送到濕貨市場,然後市場人員在處理或屠宰動物宿主時,染上病毒,再散播出去。

2003年春天大沙士大爆發,最後證實沙士病毒源於一種叫「中華菊頭蝙」的蝙蝠。沙士爆發10年後,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領導的團隊宣布,在昆明的中華菊頭蝠體內發現了7個類似沙士病毒的冠狀病毒株,其中兩個病毒株,編號分別是RsSHC014、Rs3367,過去從未發現過。而這兩個「類沙士」病毒株的基因組,比過去10年學術界在果子狸、蝙蝠體內採得的「類沙士」病毒株,更接近沙士病毒。石正麗團隊更重要的發現是他們在昆明中華菊頭蝠的糞便中,分離出一株活的Rs3367「類沙士」病毒,發現它可以透過動物細胞內的受體蛋白ACE2,感染蝙蝠、果子狸和人類,證明了蝙蝠體內的沙士病毒可以傳染人。

如今新冠肺炎病毒散播的其中一個猜想,是病毒可能來自「自然界毒王」蝙蝠,感染了果子貍或穿山甲,然後這些帶毒的野味送到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最後在那裏散播開來。由於武漢的初始病人並非全部都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現在未能排除還有其他播毒渠道。

無論如何,食野味會播毒,已是一個極可能的推論。廣東省率先出手,今日在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廣東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決定》,當中包括要求「革除濫食野生動物的陋習,不得濫食野生動物,養成文明、衛生的飲食習慣」。

中國人愛食野味,除了為了口腹之欲以外,還因為從中醫角度野味多燥熱,今人覺得秋冬進食野味可以補身。中國人食野生動物補身,可以說是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在30、40年前我還小的時候,我見過香港人在家裏捕捉到初生的小老鼠,還是乳白色未開眼的那種,不單拿來浸補酒,還會一隻隻生吃,小鼠被人吃進口內還會亂跳,吃的人說這樣可以「補身」,我當時已覺毛骨悚然。

中國現行法例並不禁捕禁食野味,只禁捕食販賣瀕危野生動物。《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列明,該法律規定保護的野生動物,是指珍貴、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換言之,捕食非瀕危野味並不犯法。

我和年青人討論起內地應禁食野味的問題,年青人的反應是「為何不徹底禁食野味? 」我話中國是有14億人口的大國,人民生活習慣多種多樣,雖然政府明知人民食野味有風險,但正常情況下,也不是一聲令下話禁就禁。一則嚴格禁令影響了人民的自由,不少香港年青人認為內地很專制,但內地政府深明事事禁止,民眾會有意見,因為中國人對飲食自由還是挺重視的。二則禁食野味影響不少人的生計,除了在森林地區還有人靠捕獵為生之外,在城市的販賣野味及相關的餐飲行業,也會大受影響。

不過經過17年前的沙士,再經如今的新冠肺炎,全國付出大量財產以至人命的代價,是借機立法禁止食野味的好時機,現在反對聲音會減至最低。較可行的方法是各省市如廣東那樣,先以一個省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方式禁止食野味,下一步推動全國性立法。

人最強大的地方是懂得學習,經過兩場疫症,中國是時候叫停食野味了,這不止是對國人負責,也是對世界人民的健康負責。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