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疫情以來 內地已至少有59名醫務工作者逝世
upload_article_image

世衛組織《柳葉刀》發文:所採取的防控措施應持續至2月底

2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科學與技術傳染性危害顧問組(STAG-IH)與世衛組織秘書處在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上合作發表文章稱,為消除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採取的防控措施應持續至2020年2月底,監測社區傳播情況至關重要。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周五表示,由世衛組織領導的12人的國際專家組團隊周末抵達中國,協助中國相關部門抗擊疫情。管世衛組織未表示專家組成員中有美國專家,但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暴發之初,就已經有美國專家以非官方名義訪問過中國,目前已經返回。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家、John Snow講席教授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博士2月16日回復第一財經記者稱:“我已經結束中國之行,回到紐約,剛剛進行完14天的隔離措施。”

新冠病毒輕症患者傳播性大於SARS

世衛組織在《柳葉刀》發表的文章指出,流行病學研究表明,自2019年12月初在武漢追溯到第一批病例以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幾乎完全基於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而不是病毒自身持續擴散的結果。而春節期間的大規模人員流動,加速了病毒的傳播。

文章對比了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認為兩者具有不同的流行病學特征。新型冠狀病毒可在上呼吸道有效地複制,而且症狀對比SARS而言較輕,類似於導致普通冬季流感的人類傳統的冠狀病毒。

世衛組織分析已有信息認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大範圍傳播,主要是因為受感染個體輕症較多,這些感染者在潛伏期內上呼吸道也能產生大量病毒,但這並未阻止他們自由移動並進行日常活動,促進了病毒的傳播。相比之下,SARS病毒在感染潛伏期或者輕症時不會出現快速傳播,只有重症時才有較大的傳染性,因此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比SARS病毒更難控制。

此外,新型冠狀病毒還與下呼吸道細胞有較強的結合力,可以在下呼吸道複制,在未呈現肺炎臨床症狀的患者中,已經造成了下呼吸道病變的放射學證據。

世衛組織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死率目前仍然難以估計。中國最初的確診病例標准是核酸檢測呈陽性,但最近進行了調整,納入了所有有肺炎臨床表現的病人,這使得確診病例數量大幅增長,目前死亡率的估計為1-2%,低於SARS(10%)。

不過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實際病死率最終將基於所有臨床疾病,在世衛組織發表文章時,還沒有關於亞臨床感染的信息,這還有待血清學測試和血清檢測的發展。

世衛組織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做出分析稱,該病毒的傳播似乎通過與其他普通感冒或流感病毒相同的機制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即面對面地打噴嚏或咳嗽接觸,或與感染者的分泌物接觸。不過,糞口傳播在新型冠狀病毒傳播中的作用尚待確定,但在SARS爆發期間已發現。

非藥物干預仍然是治療的核心

世衛組織表示,基於目前可得到的證據,一個看似可信的情景是,與季節性流感一樣,新型冠狀病毒引起大多數患者輕度自限性疾病,而嚴重疾病則更有可能發生在老年人群以及那些患有糖尿病、肺部疾病和其他慢性疾病的人群中。

世衛組織警告稱,衛生工作者和護理人員感染的風險很高,與衛生護理相關的傳染擴大令人擔憂,這是新出現感染的一貫情況。在長期護理機構的人如果受到感染,也面臨嚴重健康後果的風險。

根據國家衛健委2月14日公布的數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國已有1716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其中6人不幸死亡。

世衛組織認為,非藥物干預仍然是治療的核心,因為目前尚無得到許可的疫苗或冠狀病毒抗病毒藥物。如果情況發生變化,出現更廣泛的社區傳播和多個國際重點傳播區域,那麼世衛組織將為調整策略來遏制疫情的進一步擴散。

世衛組織的主要建議已經發布在官方網站上。主要包括密切監測流行病學的變化以及公共衛生戰略的有效性及其社會接受程度;為一般人群和最易受感染的弱勢人群提供可采取行動的自我保護信息;繼續強化在中國疫區嚴格的隔離措施以控制源頭;在中國境外有感染者和接觸者的場所周圍繼續開展限制活動;對所有國家可能出現的感染加強積極監測;為所有國家的衛生系統的恢復能力做好准備,預測老年人群和被確定患有嚴重疾病風險的其他人群中可能出現的嚴重感染和病程;如果已經出現了廣泛的社區傳播,應繼續採取取消公眾集會、學校停課、遠程工作、家居隔離、透過電話或網上健康咨詢等措施。

世衛組織還表示,應盡快開發血清學測試,以評估目前和過去在一般人群中的感染情況。此外,通過對市場上的動物和動物飼養者的持續研究,也對了解疫情的來源非常重要,能為預防未來冠狀病毒爆發提供必要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