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六問武漢病毒研究專家

狡猾!詭異!疫情出現已近兩個月,但有關新冠病毒本身的太多問號仍在困擾著全球科學家。它的天然宿主到底是誰?疫源地在哪裏?為什麼有如此強大的傳染能力?一個個謎題仍然沒有答案。

《環球時報》近日採訪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武漢大學醫學病毒研究所楊占秋教授,以一個武漢本地病毒研究專家的視角,闡述他眼中籠罩在新冠病毒身上的種種疑惑。

蝙蝠是不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

楊占秋認為,目前尚無定論說明新冠病毒到底來自哪裏,而業界比較公認的觀點是最有可能來自蝙蝠。這是根據新冠病毒基因結構與SARS冠狀病毒80%的相似性得出來的一個推論,目前沒有人能拿出新的證據進行反對,因此一般認為最可能的來源是蝙蝠。但事實上,真正的天然宿主是誰並無定論。

楊占秋指出,如果認定蝙蝠是新冠病毒天然宿主,那麼病毒又是如何從深山老林里的蝙蝠身上傳染到人類,中間宿主是誰,這個傳染鏈條目前也是不清楚的。「如果在蝙蝠活體上發現新冠病毒,在找到這個客觀證據之後,還要經過進一步驗證,才能得出結論。」 楊占秋告訴《環球時報》,這時需要把病毒轉化之後,去感染別的動物,看這個動物能不能被感染,如果這個動物被感染了而且發病,我們就可以說這種觀點成立。否則被嘗試感染的動物根本不感染或者不發病,這種(傳染鏈條)因果關係還是建立不起來。

楊占秋說,找到新冠病毒來源的最重大意義在於預防。「現在疫源不明,導致防控疫情仍處於被動狀態下,從根本上杜絕源頭仍存在隱患。」

華南海鮮市場是不是疫源地?

「這個問題目前也沒有定論。」楊占秋認為,第一批41個確診病例中有一半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但也有很多沒有去過。新冠病毒通過市場內的野生動物傳染到人類的可能性不能絕對排除,但另外13個病例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讓這一問題更加撲朔迷離。

「市場裏有很多不同種類的野生動物,現在把矛頭指向蝙蝠,但是市場裏並沒有蝙蝠在賣,所以這些都是疑問。」楊占秋認為,比較明確的是,華南海鮮市場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都比較差,環境條件比較惡劣導致病毒容易生長繁殖,也容易傳播。“現在只能說,華南市場很可能是疫情發生的起源之一。”

是不是一種生化戰爭?

楊占秋表示,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也很敏感。楊占秋說他也聽說過類似的傳言,比如2019年10月下旬在武漢舉辦了軍運會,而美國代表團正好住在華南市場附近的一個賓館內。而之後的12月份,武漢出現了新冠肺炎的感染病例,於是就有人聯繫到這些進行猜測,認為這背後可能是一場生化戰爭的陰謀。

但楊占秋認為,這是沒有辦法去證明的,「類似話題也不適合在民間輿論中流傳和發酵。我們只能認為這種違反倫理道德的做法,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病毒會不會是從實驗室泄漏?

楊占秋否認了這種說法。「我覺得實驗室不可能泄漏病毒,因為武漢病毒研究所里本身沒有新冠病毒,它怎麼可能會泄漏呢?我們知道最早成功分離這個病毒是在北京,是由中國疾控中心進行的。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最早沒有去參與病毒分離的研究工作。」

楊占秋告訴《環球時報》,P4實驗室的防護措施是非常嚴格的,而且武漢病毒研究所在武昌區,距離漢口區的華南海鮮市場至少50公里,一個在武漢東邊一個在武漢西邊,開車穿行市區過去要將近兩個小時。「另外,如果是實驗室泄漏的話,那麼病例應該是在實驗室周圍最先被發現,不會在距離那麼遠的華南海鮮市場。我認為實驗室泄漏病毒的可能性是沒有的。」

新冠病毒為什麼這麼狡猾?

楊占秋認為,到目前為止,新冠病毒的傳播途徑還沒有完全確定,主要的傳播途徑還是呼吸道傳播和接觸傳播,糞-口傳播和氣溶膠傳播還在研究當中。

「從病毒本身而言,不同基因特徵、不同類型的病毒,其致病性、感染性都是不同的。新冠病毒威脅最大的地方在於其潛伏期過長,鍾南山團隊發現的病例最長達到24天,而之前感染SARS病毒大概10-24個小時就發病了。」楊占秋認為,潛伏期長,說明新冠病毒適應新的宿主的過程比較長,等到病毒適應了宿主之後才會導致後者發病。

是病毒在有意隱藏自己嗎?楊占秋表示,「我們只能說,新冠病毒適應新宿主的能力差一些,因此表現為潛伏期也比較長,但因此帶來的最大威脅就是潛伏期內沒有癥狀的傳染大量發生。另外,從基因分類來講,新冠病毒的特點就是進化較快,進化快說明這類病毒能夠適應各種不同的環境。」

新冠病毒會有特效藥嗎?

「新的病毒被發現後,都可以找到能把病毒殺死或者抑制病毒繁殖的藥物,但是這需要一個過程,不是短期就能研製成功的。」楊占秋強調說,“所有抗病毒的藥物都有一個特點:對病毒有效果,但對人體也有殺傷作用,即對人體有毒性作用。因此,所有的抗病毒藥物都有毒性作用,只是權衡治療效果與毒性作用哪個更有利於人體健康。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