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胡錫進:說句可能挨罵的話,不能再讓城市「靜止」下去了

老胡今天要說些可能挨罵的話。

湖北省以外的全國其他地區實現連續12天的新增病例下降,最新一天的新增病例數降到166例,大部分省市自治區都降到了個位數,幾個省區實現了零增長。湖北省的病例增長的最高峰似乎也過去了,15日的新增確診病例也降到了2000以下。


然而我們看到,全國很多地方的防控措施仍在加碼。大城市居民小區的封閉管理已經「標準化」了,不許非生活類公共場所開業也在大多數城市繼續推行。保持高度警惕機制一旦花力氣在各個層面建立了起來,就會形成很大的慣性。

鼓勵復工也作為口號喊了起來,但是復工的很多現實條件仍然殘缺不全,甚至缺少推動它們快速形成的實際動力,比如很多地方不鼓勵在外地的工作者迅速返回,一些單位不敢讓員工大規模上班,萬一出一個病例整個單位都面臨不可承受的壓力。


另外各地政府輕易不敢鼓勵人們在加強自我防護的基礎上外出消費,各個城市仍然在默默地比誰的防控更強,沒有哪個城市敢在恢復社會正常狀態方面冒頭。 專家學者都警告春運回程給防控帶來的潛在風險,不太敢宣揚應對低感染率風險應當採取什麼樣的舉措,多強調風險顯然更受輿論歡迎,對專家來說也更保險些。


老胡想在此提醒大家,公共衛生防疫不是社會靜止狀態下的事情,它就是在經濟社會活動不間斷進行的複雜情況下的一項事業。 我們的城市每「靜止」一天,其損失是相當驚人的,很多企業、特別是服務業面臨著延長一天的艱苦掙扎。在全國疫情得到總體控制的情況下,各地需要在決不放鬆防疫這根弦的基礎上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真正行動起來,推動經濟活動的全面恢復。

前一段時間老百姓被嚇著了,恐慌在人群中迅速傳播,現在到了認真消除這種恐慌,幫助大家正確認識防控疫情風險和恢復正常生活之間關係的時候了。說實話講真話有時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在疫情初期大聲疾呼風險不容易,今天呼籲人們走出恐慌建立正常生活的信心大概同樣不容易。 因為這都面臨著推動社會從一種狀態走向另一種狀態,而對多數人來說,保持一個業已形成的狀態風險是最小的,社會打破一個狀態永遠都需要有人站出來推動。


北京今日街景。

我們的社會需要在防疫和經濟社會生活之間保持平衡,這種平衡就是兩手都要硬,爭取對絕大多數人的最佳效應,這是公共衛生的真正公式。 當疫情洶湧撲上來的時候,我們應當敢犧牲一切來捍衛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當那種風險抑制住的時候,我們就要一方面在深山裏剿匪在城市裏肅清破壞者,一方面則要把我們的生活重新建立起來。

如今各個城市都建立起了相當有效的防控網路,請保持住這個網路對新感染者和其密切接觸圈的強大追蹤能力。 防控決不能放鬆,尤其要加強科學追蹤感染者的能力,出一個新病例就打一場精準的殲滅戰。同時要推動城市內部和城市之間朝著正常狀態邁進,這恐怕是很多省市新增病例已經連續多日降到個位數之後應當立即著手去做的事情。 不要再等另一個14天,要堅決防止萬一,但不能被與那個「萬一」相聯繫的所謂承受不起的責任所嚇倒。

官員們真正的責任是實事求是和擔當,包括不能放棄最近的這個14天。專家學者的責任則在於講述實情,而不必考慮公眾更想聽到什麼。一個上千萬人口的大城市因為每天很個別受到追蹤的病例爆發而讓街道空蕩蕩的,對這種情況我們應當自嘲,然後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