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看到淚目!新冠肺炎患者講述治癒的故事

截至2月17日24時,全國累計治癒病例已過萬。越來越多的患者經過治療後逐漸康復,陸續出院。一段段自述,見證了他們戰勝疾病的必勝信念和與醫護人員之間的感人瞬間……這樣的故事,很「治癒」。

南京28歲治癒患者劉偉(化名)

2月8日出院

初篩結果顯示陽性的那天晚上,一個只有22歲的小護士穿著防護服靜靜地坐在牆角整夜陪著我,隔一段時間過來給我量個體溫。她說自己是瞞著家人偷偷來值守的,父母不知道她上發熱門診,進隔離病區。我鼻子酸酸的,年紀這麼小,就這麼有勇氣,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確診後最初的4天,我起床後先吃兩顆葯,接著是掛水。每天先是掛10小袋,每袋只要掛5分鐘就能掛完。值班的護士每過3、4分鐘跑進來一趟,來來回回跑十來趟。跑到後面,她的護目鏡都變模糊了。

出院那天,我聽聲音「認出」了照顧我的護士,希望她們往後的日子都好好的,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衢州50歲治癒患者胡女士

2月5日出院

剛開始進入隔離病房,看見醫生護士穿包得嚴嚴實實,我覺得自己病情很嚴重,她們告訴我不要想得太多,可以和家人朋友多聊聊天,病會好的。慢慢地,我發現自己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轉。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醫護人員準點送來。早上稀飯、雞蛋、包子、小菜,中餐和晚餐是一葷(或半葷)兩素菜加米飯。

每天看著醫務人員忙碌,進進出出,他們工作真的很辛苦,我能做的就是積極配合治療。隔離病房裏的醫護人員需要照顧十多個病患,平時都是兩班倒。

出院那天,我將院方贈送的一束鮮花帶回了家,插在花瓶中。「我在家隔離,看見外面的太陽多好啊!也想出去晒晒太陽。」我拍了照片發到朋友圈,並發了一個微笑表情。


重慶24歲治癒患者羅某

2月8日出院

在120救護車上,看著救護車離家越來越遠,我的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車上的醫生安慰我說:「妹妹不要害怕,你還年輕,要相信自己。」哭著哭著,鼻涕都要流出來了,但是我不敢擤,怕傳染給車上的醫護人員,我小心翼翼地問醫生:“我可不可以擤鼻涕啊?”

有天晚上護士給我抽血,扎了一針沒抽到,一直給我說對不起,我給她說,沒事,我不痛。其實還是有點痛的,但我不能表現出來,這樣讓護士更內疚。他們每天比病人還辛苦,我還有什麼理由不佩服呢。


在醫院的那段時間,我特別喜歡吃水果。隔壁床的阿姨狀態不錯,在病房裏跳起了廣場舞,但也只限於小幅度的活動,她讓我精神好的時候下床適當活動一下,對身體恢復有好處。

2月8日,我出院了。謝謝幫助我的醫生和護士,祝你們平安。

瀋陽治癒患者劉佩(化名)

2月9日出院

不敢相信,是我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的瞬間的第一感覺。

我想感謝「小茹」護士,「小茹」這個名字是你防護服上寫的。謝謝你每天給我加油鼓勁,我才能在最艱難的時候笑出來。你總是跑著來為我換藥,防護服那麼重,我讓你慢點,你總說我不累。

我從頭到尾都沒看到過醫生和護士的臉,你們始終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每天早上看到醫生和護士,我能透過護目鏡看到你們的眼睛。到中午時,你們的護目鏡已經上了一層白霧,我明白,這層白霧是你們的堅守。8日是元宵節,早上你們為我端來了元宵,這一刻我突然有了家的感覺。

今天我出院了,但等疫情徹底結束那天,我還想再次回到這裏,和每一位醫護人員說一句謝謝,認真地看看你們的臉,記住你們的名字。

豐城治癒患者小玲(化名)

2月13日出院

每天清晨五點左右,護士就陸續給每個病人量體溫測指氧。我問給我做檢測的護士「你們是不是很早就要起床啊?要開始給我們做檢測。」她輕聲回答道:“不是呢,我們晚上都沒有睡,因為病人時刻需要我們。”我愣了。

2月13日,情人節的前一天我出院了,出院前很想擁抱一下他們,最後只能匯成一句:「感謝你們,我向你們鞠個躬,好嗎?」然後,我深深地、深深地向他們鞠躬……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也穿著防護服看不清容貌,但是我知道防護服下的每一個人都一定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

武漢53歲治癒患者漂漂洒洒(網名)

2月11日出院

我是一名醫務人員,急診科改成發熱門診後,我一直在那裏坐診。CT排查時意識到自己中招了。我從沒癥狀到不能走路,只花了幾個小時。住院後,病情曾急轉直下告病危,但由於第一時間把自己判斷的病情告訴了醫生,為他們處理贏得了寶貴時間。

2月11日,我出院了。歷經生死,我恍若隔世。老公來接我時,特意帶來了生病的20天裏他每天為我記錄的病情變化。看到枱曆上熟悉的字體,我淚流滿面。只有經歷過生死,才知道活著真的很幸福。


我想再上戰場,跟兄弟姐妹們一起拼到最後,我想儘快看到瀰漫著煙火氣的武漢。等到隔離期滿,我還要去捐獻血漿,用自己的血救治更多的患者。

武漢46歲治癒患者賈俊華

2月11日出院

平時我是一個比較樂觀開朗的人,不太容易被感動。但這段時間我的淚點有些低,時常被身邊的一些人一些事感動。剛進「方艙」時,我心裏很煩躁,武漢暫時關閉出城通道,親人去世,親人被感染,自己也病了……但後來那幾天,我時常被一些強大的正能量所感動。

負責我們病區的汪醫生戴著近視眼鏡,又加上厚厚的防護眼鏡,我看不見他的容貌,也看不出他的年齡。他一直耐心地安撫和說服病人,聲音很柔和,特別讓人安心。

在感染前,我和朋友們已經做了一些募捐活動,大家都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這幾天聽說在徵集康復者的血漿,如果符合條件,我願意貢獻一份力。

武漢32歲治癒患者張峰(化名)

2月2日出院

在隔離病房裏的前兩天,精神壓力太大。我的主治醫生早上、晚上都會來查房,檢測結果出來後,也會及時對我們說。醫生常告訴我們,不要有太大的壓力,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一定要好好吃飯。

醫護人員組建了微信群,我們一有需求,就發在群里,他們會盡量解決。我剛住院時,洗漱用品都沒帶,都是護士們幫我找來的,還給我們找來了刮鬍刀。

在病房裏,有醫生的治療囑咐,有護士們的精心照料,加上我強忍著難受、讓自己吃些飯菜,一點點提高免疫力。我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2月2日,向醫護人員道了感謝後,我出院了。

湖南75歲治癒患者袁奶奶

2月13日出院

老兩口剛住院的時候,謝爺爺因為起病快,發病急,被先送到新冠ICU,袁奶奶在普通隔離病房住了三天,情況突然惡化,同樣被緊急送往新冠ICU。夫妻倆,一個住26床,另一個住29床。

謝爺爺一直以為老伴兒住在普通隔離病房,癥狀輕,不打緊,一定能早點出院。而真實情況是,專家組評定袁奶奶為危重型患者,隨時有生命危險。袁奶奶怕老伴受不了,囑咐醫護人員,一定要幫她保密。

2月7日,謝爺爺先於袁奶奶出院。袁奶奶的秘密再也守不住了,謝爺爺沉默了很久,錄了段視頻發給袁奶奶:「老太婆,你要加油,我等你出院,我們還要一起努力再多活二十年!」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