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兩名國家女子冰球隊員確診新冠肺炎 均為輕症
upload_article_image

生死關頭的孤註一擲!北京醫生記錄下在武漢參加的第一次緊急搶救

前言:面對重癥、危重癥患者,永不放棄是北京醫療隊的『制勝法寶』。北京友誼醫院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白國強寫下了一篇值班日記。搶救患者的艱辛,通過他的筆觸,令人感同身受。

2020年2月15號 第20天

今天是淩晨一點到九點的夜班。晚上十二點半,剛進辦公室就聽見對講機傳來焦急的聲音——『151床呼吸機的病人脈氧飽和度急劇下降,現在已經由95%降到70%,心率由100次/分升到120次/分,請求援助』,對講機的那一頭是隔離病房裏的值班大夫,顯然他遇到了棘手的問題。

現在正是交接班的時候,裏面值班的北京醫療隊同事正在換衣服往外出,接班的我又剛到,正是人手最緊張的時刻。但病人的病情變化就是緊急命令,耽誤一分鐘,病人都有可能喪失搶救的機會。『先讓護士吸痰,我馬上進去』,我的呼吸也因緊張變得急促起來。我立刻去更衣間換上防護服,平時穿一套防護裝備的時間大概得30分鐘,這一次僅用了15分鐘就穿戴完畢,然後迫不及待地沖進151床病人的房間。

北京醫療隊在搶救患者

這是一名老年男性,呼吸急促,口唇紫紺,監護儀上顯示氧飽和度65%,呼吸頻率40次/分,心率130次/分。

病房裏已經有兩名護士在緊張忙碌,還沒等我開口,就聽見了熟悉的聲音,『病人突然躁動,然後就出現脈氧飽和度下降,我們已經吸過痰,氣道通暢……已經給病人加大了鎮靜劑量,脈氧飽和度還在持續下降。』

向我匯報病情的是我們科的護士張微微,旁邊還有我們醫院呼吸科的護士王彤,聽到她們熟悉的聲音,我的心裏就像打了一針鎮靜劑,原來咚咚直跳的心臟恢復了正常。

根據當前的情況,我判斷病人的氣管插管有可能已經滑脫。但當時我們沒有床旁插管的設備,也沒有正壓頭罩,於是我讓王彤馬上呼叫麻醉科插管小組,張微微準備好吸痰,然後就開始拆掉氣管插管上粘貼的膠布。情況緊急只有孤註一擲,『但願插管沒有完全脫出』,我在心裏默念。

北京醫療隊在搶救患者

病人還在躁動,氣管插管插入的阻力很大,加大鎮靜劑量,再次嘗試送入氣管插管,這一次感覺阻力小了很多。『打氣囊,固定氣管插管』,看著呼吸機上的呼出潮氣量逐漸升高,監護儀上的脈氧飽和度緩慢上升到了96%,我心裏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雖然隔著層層防護,我還是能感覺到同事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這是到武漢後我參加的第一次緊急搶救,那麽的不同,又那麽的熟悉。不同的是發生在新冠肺炎的隔離病房,熟悉的是和我的同事們並肩作戰。

雖然在隔離病房處理危重癥病人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挑戰,但是面對這些生死一線的病人,我和我的同事們都經受住了考驗。這個夜班雖然辛苦,但我們內心無比充實,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我們再次證明了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