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失業兼逢妻中風 情深廚師盼渡苦海

盼望上天憐憫,讓他們渡過苦海。

「只求三餐溫飽,沒料天意弄人!」去年「反修例」示威浪潮,加上近期新冠肺炎肆虐,讓不少家庭陷入困境,當中任職廚師的陳新遠,去年9月因酒樓生意慘淡遭解僱後,被逼當替工餬口,不料妻子因中風導致部分腦組織死亡,療養開支沉重,近期更因疫情嚴峻再度失業,唯有盼望上天憐憫,讓他們渡過苦海,再展笑顏。

受「反修例」影響,任職廚師的陳新遠,去年9月因酒樓生意慘淡遭解僱後,被逼當替工餬口。資料圖片

「杯唔部試超!」余小鶯中風後失去語言能力,無法表達內心所想,丈夫陳新遠詢問她是否需要飲水時,竟說出無法理解的字詞,讓他感到挫敗,但隨即收起頹喪之情,再次耐心詢問「要上廁所嗎」、「是否不舒服」等,妻子又以「外星語」回應。不過,這幕「雞同鴨講」對話的背後,原來有一段難捨難離的故事。

現齡50歲的陳新遠,來自廣東省江門市,他憶述20多歲在家鄉酒樓工作時,某天一名同鄉女客人洗手期間,誤將戒指掉進洗手盆內,他見狀協助取出,從此一見鍾情,雙方談戀愛1年後成婚,之後育有兩名兒子,家庭和睦,及至十多年前,妻子小鶯帶同兒子移居本港,在社會服務機構任職文員,7年前他也移居本港,任職廚房主管,兩夫婦又經常參與義工活動,他主要是為長者和露宿者烹調美食,妻子則教導長者製作糕點和插花等,「我們很喜歡幫助人,因為心靈上得到滿足。」

去年「反修例」示威及今年新冠肺炎肆虐,不但令陳新遠失業,更須照顧中風導致失去工作能力的妻子,一家陷入困境。

可是,原本快樂的4口之家,去年9月開始因「反修例」風波而陷入困境。陳新遠說,其任職的食店因示威浪潮導致生意慘淡,無奈裁員,他於是失去工作,此後一直擔任臨時替工,未料妻子去年12月初突然中風昏迷入院,其後接受數次手術,取去壞死的腦部組織,但妻子仍未甦醒,醫生一度表示要「做好最壞打算」,「我內心很痛苦,但更擔心她身體痛苦!」幸好十多天後,小鶯終於甦醒,但失去了工作和語言能力,右手和雙腳的活動能力也受影響,僅能一拐一拐地行走,「能甦醒已是奇迹,我已經很感恩!」

僅靠日薪替工廚師工作養家的陳新遠,似乎難以擺脫霉運,因為今年初不少食肆生意已經較差,近期更因新冠肺炎肆虐,導致不少食店倒閉,令他工作機會大減,本年至上周只有4天開工,僅能賺取3000元,不但沒法好好照顧兩名仍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兒子,更難以應付妻子高昂的療養費用,「積蓄僅餘幾千元,很徬徨!」

本港經濟陷入低谷,餐飲、旅遊、零售等行業均出現大規模結業潮。資料圖片

陳解釋,小鶯上月22日出院後,經社工及工會安排入住私人安老院,每月住宿費約1萬元,又要長期服藥,每顆藥丸售價十多元,針炙單次300元,加上言語治療及物理治療等費用,每月醫療費高達6000至8000元,無奈妻子申請綜援需時,又因疫情影響找不到工作,現階段亟待援助,「現在是最艱難時期,懇請大家幫忙度過今次難關。」

陳新遠苦笑,目前仍不時「行街」,察看食肆是否聘請廚師,但一直未找到工作,每晚則從安老院接妻子返家,為她梳洗和更衣,並與兩名兒子一同協助進行回復手部活動能力的訓練等,翌日早上再將妻子送返安老院,繼續茫然地戴口罩上街找工作。

本港經濟陷入低谷,餐飲、旅遊、零售等行業均出現大規模結業潮。資料圖片

看着臥牀呆望牆壁的妻子,陳慨歎自己收入不高,多年來未曾帶她到國外旅遊,他原本答應在兒子畢業投身社會後,兩口子同往日本欣賞櫻花,並到巴黎觀賞鐵塔,可惜一切俱往矣,現時已不敢想像將來,只能見步行步,「但願奇迹再度出現!」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本港經濟陷入低谷,餐飲、旅遊、零售等行業均出現大規模結業潮,不少市民如同陳新遠一樣,面對裁員、放無薪假等困境求助無門,有勞工組織敦促政府勿再「慢半拍」,應透過財政減免、補助補貼等措施,為各行業僱員提供即時紓緩。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主席林振昇透露,今年初各行各業已開始出現結業潮,加上農曆新年過後,受疫症蔓延打擊生意,打工仔苦不堪言,近期勞聯已接獲逾百位工友求助,大多涉及欠薪問題,部分則因放無薪假或開工不足,導致無法負擔家庭開支。他提醒,僱主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應該需要雙方同意,但現時多數由僱主單方面決定,對員工不公平,「經濟變差,工友擔心被解僱,只能被逼接受。」

林振昇建議,政府應盡快實行早前公布的多輪紓困措施,例如失業援助金和就業不足津貼,以及為輪候公屋人士提供租金津貼等,同時希望政府「特事特辦」,暫時取消在職家庭津貼原訂的所需工時,並設立失業貸款基金讓市民應急,「應急措施對基層市民而言,是一根救命稻草!」

另外,林建議政府將「新冠肺炎」列為職業病,「讓前綫工作人員,例如醫護及清潔工人,即使不幸感染,也可按《僱員補償條例》申請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