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明日全國哀悼,多家衛視電視劇排播暫停
upload_article_image

武漢29歲醫生夏思思感染肺炎殉職 丈夫:會把兒子養大,給二老養老送終

從校園相識相知到相愛,吳石磊和夏思思走過了11個年頭。相濡以沫的日子本可繼續,但新冠病毒卻殘忍地奪走了夏思思的生命,留下吳石磊獨自悲歎。

夏思思感染新冠肺炎,在醫院治療。

武漢協和江北醫院範姓負責人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1月14日,夏思思接觸並負責管床一名發熱病人,該病人1月17日轉院。1月19日上午,夏思思感到乏力伴發熱,隨即收入該院16樓。經治療後,1月25日轉入該院濟和病區;2月7日淩晨病情惡化,急送重症醫學科救治。醫院組織專家會診,還從武漢市亞洲心臟病醫院借來ECMO(人工肺),中南醫院ICU團隊和火神山專家團隊也參與了此次會診。隨後,夏思思被轉往中南醫院救治。

「夏思思今年29歲,為人溫厚善良。工作中,很多同事對她的印象都是勤勤懇懇,踏實肯幹。」上述通報稱,武漢協和江北醫院對夏思思醫生的不幸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向其家屬表示深切慰問。

2月23日,記者記者與夏思思的丈夫吳石磊有以下對話:

記者:你妻子為何選擇當醫生?

吳石磊:我老婆出生在醫護世家,岳父是軍醫,岳母是護士。受家庭影響,她從小就立下了當醫生的志向。

記者:你倆怎麼認識的?

吳石磊:我和她都在武漢江漢大學學醫,是校園愛情。我倆走過了11個年頭,用「相濡以沫」來說一點都不為過。她性格溫和,很多事情讓著我,我很愛她。她現在沒了,我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咋辦,只能硬挺著。

昔日的恩愛夫妻,如今陰陽兩隔。

記者:誰為家庭付出得更多?

吳石磊:我老婆。我是外科醫生,與內科醫生的老婆相比,我更忙一些。她操持著家裏,沒有一點怨言。我兒子是早產嬰兒,23周時破水。為了保胎,她一動不動躺了十幾天,在30周時剖腹產下兒子,當時只有3斤2兩,在保溫箱呆了很久。

記者:妻子和你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吳石磊:她入院前見的最後一面,沒想到竟是永別。她入院後一直昏迷,沒辦法微信視頻。有一段時間病情有點穩定,但沒想到2月7日又惡化了。今天淩晨,知道她去世時,我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記者:妻子給你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夏思思住院期間,吳石磊鼓勵妻子。

吳石磊:她讓我照顧好家裏,她是個顧家的人。我想對她說,老婆你安心走吧,我會給岳父岳母養老送終,把兒子拉扯大。老婆走了,岳父岳母膝下無子,我就是二老的兒子。

記者:下一步有何打算?

吳石磊:心裏很亂,沒有詳細打算同,先料理完妻子的後事。料理完後,我還想上戰疫一線。醫院考慮到我們是雙職工,開始沒讓我上一線。如今第二批名單下來了,我在名單上,我本來明天就要上一線的。

武漢協和江北醫院發布通告,對該院消化內科醫生夏思思去世表示沉痛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