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習主席親自主持了一場17萬人參加的電視電話會議 指揮抗疫和發展經濟兩場大戰

昨日(2月23日)全國新增確診新冠肺炎有409宗,但非湖北地區只有11宗,全國疫情有初步受控跡象,但中央沒有掉以輕心,習近平主席昨日親自主持了一場17萬人參加的電視電話會議,直接下命令指揮抗疫和發展經濟兩場大戰。要開這樣的大會,就是要繞過文件層層下達的時間,一步到位即時由上到下開展工作。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對這場會議,有詳細解讀如下:


【解局】疫情當前,中央這場電視電話會議為何不同尋常?

今天我們來說一場至關重要的會議。

1月底至今,中國全面進入戰“疫”時間。從中央召開的幾次會議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疫情緊急。島叔不妨花點時間羅列一下:

1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罕見在大年初一開會,對疫情防控工作再研究、再部署、再動員,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向湖北等地派出中央指導組;

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再次開會,全面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當時已經提出疫情嚴重地區要集中精力抓好疫情防控工作,其他地區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時,統籌抓好改革發展穩定各項工作,復工複產問題逐漸提上日程;

2月12日,又是一場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首次提出“疫情形勢出現積極變化,防控工作取得積極成效”,同時提出“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會議對疫情特別嚴重或風險較大的地區和非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分別提了要求;

2月1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再次開會,研究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並將有關意見提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

2月21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主題就是研究部署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

2月23日,一場更大規模的電視電話會議召開,主題依然是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

當然,這中間還有場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會議(2月5日)、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2月14日),疫情防控同樣是會議重點。

島叔之所以把中央這幾次會議主題羅列於上,目的是為了讓大家看清楚中央在部署指揮防疫過程中的一條脈絡:從疫情防控的單一主題,到提及復工複產問題,再到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可以說隨著防疫工作的進展,中央政策在做及時的調整。

習主席親自主持會議。

習主席親自主持會議。

今天(2月23日)召開的電視電話會議,共有17萬人參加,可以說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電視電話會議。

除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出席會議外,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成員、中央赴湖北指導組有關同志、國務院應對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各成員單位主要負責同志參加會議。此外,各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及各市(地、州、盟)、縣(市、區、旗),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各人民團體,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團級以上單位都設了分會場。

全國有17萬人參加。

全國有17萬人參加。

從中央到縣團級,參會規模龐大至少可以說明三點,一是會議內容非常重要,二是會議內容非常緊急,三是會議內容不再以檔傳達的方式層層轉發,以減少中間層級的資訊消減和曲解。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講話,所有分會場直接聽原聲、見真人。

會議有兩個主題:疫情防控、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怎麼統籌?涉及認識和方法兩個層面。

首先看認識。會議對當前形勢作出了重要判斷。

比如對當前疫情形勢的判斷。會議說,當前疫情形勢依然嚴峻複雜,防控正處在最吃勁的關鍵階段,延續了2月12日政治局常委會的判斷。因此,習近平告誡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厭戰情緒、僥倖心理、鬆勁心態……不獲全勝決不輕言成功。

會議說,這次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仔細體會下這三個“最”,就能感受到這背後的嚴峻形勢。

這兩天流行一個帖子:《各位,疫情還沒結束啊!》曝光了一些地方群眾又開始大規模聚集,這背後很難說不是某些地方政府防疫心態鬆懈的結果。所以,這次會議是一劑預防針。

又比如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判斷。習近平坦言,疫情不可避免會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衝擊。這段時間以來,社會各界對此有深切體會。但習近平還有個判斷,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疫情的衝擊是短期的、總體上是可控的。

疫情形勢和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判斷須結合起來看,如此便有信心,這是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

其次看方法,內容非常豐富。針對疫情防控,提出了7點要求,針對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則提出了8點要求。島叔覺得所有措施的關鍵字在“精准”和“統籌”。

會議提出,武漢和湖北是全國防疫的主戰場,要堅決打好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對北京來說,則是“全力做好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看來壓力不小。這個背後是對全國不同地區疫情現狀的分析,有低風險地區,中風險地區和高風險地區,針對這三類地區如何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會議都有詳細部署。

比如,低風險地區,全面恢復生產生活秩序,中風險地區要有序復工複產,高風險地區要繼續集中精力抓好防疫工作。各個地方可以“對號入座”,這就是精准。

目前看,防疫工作思路明晰,手段有力,態勢正積極向好。但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涉及面非常廣,是更長期的一項工作,更加考驗各級黨委和政府的智慧,關鍵還在能否學會統籌。

會議在部署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時,提了8點要求,涉及地區統籌、行業統籌、政策統籌。

比如地區統籌。會議提到“推動企業復工複產”,打通人流、物流堵點,放開貨運物流限制,推動產業鏈各環節協同復工複產。目前中國內部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產業鏈,復工複產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要暢通人和物的流動。疫情防控中,因為防止傳染源,很多省際、市際之間的交通被人為阻隔,限制人員流動,但隨著疫情形勢的積極向好,這些“硬核”措施反而成了復工複產的“攔路虎”。

所以,要復工複產,這些各市、縣、鄉村之間設立的“關卡”要逐步取消,我們看到一些省份已經採取了行動。同時,省際之間也應該適時鼓勵勞動力和物資正常流動,加快復工複產。這個同樣需要一個省在地區內,包括不同省份在省際之間有個統籌和協同。

會議提到脫貧攻堅問題。今年脫貧攻堅要全面收官,有很多硬仗要打,要克服疫情影響,還得再加把勁。會議提到了一些措施,比如勞務輸出地和輸入地要精准對接,幫助貧困勞動力有序返崗,支援扶貧龍頭企業、扶貧車間儘快復工,吸納當地就業等等,都非常具體。

還有春耕要不誤農時。習近平提到,即使是疫情最重的湖北和疫情較重的省份,也要根據實際情況組織農民開展農業生產。這都是非常務實之策。

就業是最大的民生。會議提到“全面強化穩就業舉措”,本來“六穩”中打頭的就是“穩就業”,如今在疫情衝擊下,這項工作就更加突出了。一方面企業復工缺工問題嚴重,一方面企業經營困難會裁員,個體戶、自由職業者很可能因為疫情經濟困難,成為失業人群,這就需要在更大層面上打通用工資訊和就業管道,支援靈活就業。

一些政策同樣充滿溫情,比如因為疫情導致物價上漲,會議就強調對困難群眾的兜底保證,對患者特別是有親人罹難的家庭要重點照顧,安排好基本生活。對因疫情在家隔離的孤寡老人、困難兒童、重病重殘人員等群體,要加強走訪探視和必要幫助等等。

正像習近平說的,這次疫情是一次危機,也是一次大考。對疫情防控,我們充滿信心,在更長遠的經濟社會發展工作上,能否做到統籌和精准施策,同樣考驗中國的智慧和能力。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