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疫後救港靠什麼?一個10倍速Project,夠未?

全球擔心新型肺炎「爆煲」變大流行,大家更擔心的是︰香港疫後重建可有什麼著落?18年前沙士(SARS)疫後有自由行,今次香港靠什麼重啟經濟動力呢?別忙,先看日本這方的報導。

曾助世衛對抗沙士疫情的病毒學專家押谷仁,本月初在NHK《緊急報告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節目上表示,兩年前到過武漢考察,當地有很多跟日本一樣的現代化醫院,但在病毒突發爆發下,變得無能為力,因為醫院頓時陷於混亂,平時治療傳染病的醫療設施,難以承受大量疑似及確診病人。

日本病毒專家押谷仁指今次疫情走勢快速,令人措手不及。(網上圖片)

日本病毒專家押谷仁指今次疫情走勢快速,令人措手不及。(網上圖片)

個多星期後,日本疫情飆升。《日經新聞》披露國內體制問題︰日本檢測全國傳染病例,每天可進行1500人左右,經過全力提升,亦只能應付3000人。日本要是遇上武漢相近情況,估計亦會陷於混亂,更何況「具備旨在防止院內感染的設備等的感染症病床在日本全國範圍約有1800張」。

武漢在10天興建雷神山、火神山醫院合共2600個治感染症病床,尚且無法完全解決問題,日本怎辦呢?日本厚生勞動省表示︰「應對感染者激增,正在加快確保相關病床。」不過,日本難以火速覓地建醫院,唯一可行之策是「根據感染擴大的情況,讓重症者優先入院,而輕症者在自己家養病。」面對急速擴散的疫情,日本顯得無力招架。事件顯示,中日兩個醫療先進國家,是不足以保護自己,未來有需要舉國之力加以改革。

「利用科學的力量,相信可以對抗這次疫情。」押谷仁對日本先進醫療有信心,並強調與中國合作很重要。看法很有遠見,中國經過是「疫」考驗和教訓,必然在疫後啟動大型醫療體系改革,中日合作大有可為。

美國醫療開支佔GDP近20%,逾4萬億美元,超過德國GDP而直迫日本,中國醫療開支只佔1.8%,約2500億美元,參考美國的醫療開支,中國要改革的話,未來有10倍增長空間。資料顯示,中國醫療人員目前1230萬,未來可望增至6000至8000萬人;內地醫院可由3.3萬增至6萬間,數字十分驚人,不過,這與香港疫後的未來有什麼關係?

 

香港憂慮後疫情經濟,不知舍去何從。(AP圖片)

香港憂慮後疫情經濟,不知舍去何從。(AP圖片)

很簡單,香港年輕新一代立志當醫護是一途。另一方面,香港科技創新業也迎來機會。香港積極推動科創,不過,缺乏一個大環境,一個大主題場景,所以進展略欠動力,醫療防疫改革將打開新天地。一旦改革醫療防疫,勢將涉及多個項目、不同領域融合,為創科帶來無限題材,如智慧城市、智能醫療、遙距教育、線上辦公、無人零售配送等等。

疫後香港當自強,我們要自由行,不過不是上次的自由行,我們的機會是走上大灣區這個創新基地,自由自主的進行創新創業,為國家醫療防疫帶動經濟轉型,這個大Project出一分力。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