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日控疫失手有原因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有初步受控跡象,周一全國非湖北地區感染新增新冠肺炎人數跌至9人,首次跌到單位數。不過,全球其他地區如日本、韓國、意大利等,疫症反覆爆發。

對抗新冠肺炎,要好像一場戰爭,必需要以最強硬手段去管制。看日本及韓國疫情爆發的情況,疫症急爆有因。

第一、政治與宗教。 韓國疫情爆發與一名61歲的女超級播毒者有關,該名婦人是新天地教會教徒,她染疫後有發熱和咳嗽症狀,但入院之後說自己未曾出國,拒絕做新冠肺炎檢測,在住院期間曾兩次離開醫院去參加新天地教會的聚會。教會不容許聚會的人戴口罩,聚會的人在房間內大叫口號,唾液橫飛。南韓有超過300名感染者與新天地教會有關,但政府仍未對這個教會採取強硬手段。韓國這類教會財雄勢大,私下對政治政人物有很多捐獻,亦造成政府管理他們的困難。

首爾市長朴元淳表示:「新天地耶穌會教會是導致新冠肺炎擴散的主要原因。雖然新天地表示願意配合,但我們不能僅僅依靠教會的自覺來防控疫情。」但朴元淳拒絕對新天地教會採取行動,話「即使要對新天地教會採取強硬扣押搜查行動,必須拿到所有信徒的準確名單,新天地教會的活動非常隱秘,我們必需清查是否存在秘密集會場所。目前最重要的是掌握新天地教會的確切名單,防止疫情擴散。」秘密的教會、宗教的自信和防疫的鬆懈,便造成疫情在韓國爆發。

韓國另一個爆發原因是與政治有關。一個反對總統文在寅的政治團體「文在寅下野泛國民鬥爭本部」,在疫情大幅爆發的時候,上周六(2月22日)還繼續在光華門廣場一帶舉行大型集會,反對文在寅。政府此前已經因為疫情發出集會禁令,但組織集會者無視禁令,繼續集會。市長朴元淳到場要求停止集會,最後被轟走。集會的發起人全光勛牧師竟然聲稱「感染新冠肺炎也是一種愛國」,又話:「得病死了也沒關係,我們的目的就是死。」朴元淳對此感到十分氣憤,質問全光勛的精神是否正常,並警告未來將委託首爾警察廳,阻止全光勛再舉行任何集會活動。南韓的防疫工作受到政治干擾,對一個民主社會而言,亦莫奈之何,造成控疫工作極大困難。

第二,官僚主義。日本的控疫不是遇上政治衝擊,而是官僚主義作祟。越來越多有關日本政府在「鑽石公主號」防疫方面的疏漏浮出水面。上周六,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透露,已經從「鑽石公主號」下船的23人,竟然是漏網之魚,未有進行新冠病毒檢測。他就只承認失誤,表示歉意。

其實,日本政府的疏忽不止於此。日本傳媒爆料,進入「鑽石公主號」進行檢疫或防疫的90名厚生勞動省的職員,包括厚生勞動省副大臣橋本岳、政務官治建英子等人,在工作完結後沒有進行任何病毒檢測,也沒有進行14天的隔離,便返回厚生勞動省的工作崗位,繼續上班。

原來厚生勞動省竟然事前曾經研究過上船工作的人員是否要進行病毒檢測,但最後決定不做,而原因是「考慮到有人若檢測成陽性,將對工作產生很大影響,所以檢測便擱置了。」這個原因真的極度可怕。出於疏忽,其實已經很差,但未來如果小心一些行事,事情還可能解決。但厚生勞動省卻是考慮了而不做檢測,原因是怕測出陽性,會影響工作!有員工測出陽性反應,就是該員工已受到感染,將會傳染同事和在街上播毒。為怕影響工作,便連檢測也不做,這個決定極其官僚主義。

雖然這90名厚生勞動省的人員目前還未出現感染徵狀,但大家不要忘記,此前曾參予「鑽石公主號」工作的厚生勞動省職員,已有四人確診。大家目前對厚生勞動加藤勝信的健康狀況十分擔憂,因為他在接受訪問時曾經咳嗽、「索鼻」,有初步流感的象徵。日本這種官僚式的防疫方法,難怪「鑽石公主號」上會有那麼多人受到感染。

對抗疫情,就要像行軍打仗一樣,要採取極嚴厲的隔離措施,例如疫情爆發的武漢要封城,而爆發的城市要停止了絕大多數的社會活動,才有較大機會控制病毒的散播。在民主社會,政府要考慮自己的民望,不想承認工作疏忽,不想承認疫情失控,以免影響到計劃中的大型活動,例如即將在日本舉行的奧運。

另外,防疫工作也滲入了政治,無論是反對派、利益團體或者宗教組織,都有很強的政治動能,政府很多時候都管不了她們。連「感染新冠肺炎也是愛國」也有人說得出口,實在令人擔心疫情在日本和韓國,是否能夠控制得住。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