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武漢疾控中心重查流感拭子:武漢在1月初已形成新冠社區傳播
upload_article_image

口罩核心熔噴布價格飆漲:老客戶拿貨一噸20萬 生產企業稱「暫不接單」

醫用口罩主體結構多為三層無紡布,即SMS結構,內S層為普通無紡布、外S層為經防水處理無紡布,中間M層為駐極處理的熔噴無紡布,為攔截細菌、飛沫的核心層。當前,市場最為緊缺、價格上漲幅度最大的就是熔噴無紡布。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口罩的「核心」熔噴布價格在1.8萬元/噸左右,現在部分報價已經漲破20萬元/噸,而且還買不到貨。

「20萬元那是給老客戶,新客戶是多少錢也買不到。」深圳一位熔噴布貿易商2月25日告訴記者,他的貨源來自俄羅斯,目前當地熔噴布全部為訂單生產,手裡的貨源賣完也就沒有了。

醫用口罩主體結構多為三層無紡布,即SMS結構,內S層為普通無紡布、外S層為經防水處理無紡布,中間M層為駐極處理的熔噴無紡布,為攔截細菌、飛沫的核心層。當前,市場最為緊缺、價格上漲幅度最大的就是熔噴無紡布。

泉州一家無紡布生產企業25日反饋稱,中間M層已經暫時不接單,內外S層分藍、白顏色報價在每噸14萬元、13萬元不等,甚至其他企業報價已達到15萬元到16萬元/噸。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熔噴布飆漲歸根到底是供求關系使然。供應方面,國內產能規模相對有限,新增產能設備需要向國外機構訂制,到廠周期需要三到六個月。需求端,則受到口罩供不應求,行業內企業擴產、行業外企業集中湧入所帶來的需求驟增影響。

不過,在前述深圳貿易商看來,當前超過20萬元的價格已難有進一步上漲空間,但由於熔噴布新

增產能釋放需要時間,短期內價格難以回落。

供需矛盾短期難解

無紡布,日本叫「不織布」,從字面就可以看出其本身不是紡織產品,而是將樹脂切片通過噴頭擠出,受到高速熱氣流拉伸形成的超細短纖維,所以其上游多為化工材料生產企業。

其中,S層和M層的生產工藝還有一些差異,如M層就多出了一個改性塑料的環節。

而從價格端的表現來看,熔噴布上游PP專用料的價格相對穩定。「公司生產的Y381H主要用於生產S層,此前也已作出過不漲價的承諾。」東華能源(002221.SZ)人士25日告訴記者。

另一家生產聚丙烯熔噴專用料的道恩股份(002838.SZ),其產品則主要用於生產M層,不過該公司並未向記者透露當前產品價格情況。

「原料等各方面成本確實有一定上漲,只是價格表現無法與熔噴無紡布相比。」華南一家於近期轉產熔噴無紡布的上市公司人士25日告訴記者,具體產品價格雖然無法透露,但是公司產品價格確有一定上調。

他介紹稱,這其中分為民用級、醫用級兩種,民用級價格在每噸15萬元左右,醫用級價格則超過了20萬元。

該結果與上述來自泉州的報價給出的價格基本保持一致,用於口罩M層的熔噴無紡布已經較疫情前上漲十倍有余。

更為關鍵的是,現在熔噴無紡布全面缺貨。

不僅前述企業目前已經停止接單,一個業內交流群更是直接貼出「通知」,「無紡布不止是稀缺,熔噴布廠家已經排到了3月份,甚至有些廠商4月都排了,可以說熔噴無紡布已經沒有了。」

前述深圳貿易商目前的「庫存」也是來自國外進口,目前按照15萬元/噸的「良心價」出手。

他表示,「都訂出去了,渠道企業現在都是按訂單生產,賣完再要就沒有了,拿不到貨。」

反觀國內,疫情發生前,熔噴布的供需處於平衡狀態,但在「一罩難求」和中石化等一大批新增產能湧入後,原有產能顯得捉襟見肘起來,從而導致熔噴布價格飛漲。

這一供需矛盾預計短期難解,核心在新增產能的投入周期上。

「熔噴設備需要訂制,到貨周期最少三個月,加上投產成本高、生產難度大,並非短期能夠迅速釋放產能,國內也有相關設備廠商,只是裝置產能規模太小,無法與進口設備相比。」前述深圳貿易商表示。

另有資料顯示,北京見奇機械設備制造有限公司生產有PP熔噴濾芯機等產品,不過該公司小型機器日產能為60-80公斤,大型機器日產能為1500到1800公斤。

價格飆升衝擊上、下游?

無紡布價格雖然表現十分突出,但其上、下游情況要相對穩定一些。

先說上游聚丙烯,自節後大幅下跌後,期貨價格雖然有所反彈,但是幅度十分有限,可以忽略不計。

PP無紡布專用料生產企業中,除了道恩股份的熔噴專用料不便透露價格外,東華能源的Y381H已經承諾不漲價,價格端的變化同樣有限。

相比之下,受疫情影響,兩家上市公司均處於滿負荷生產狀態,一季度銷量預計會高於往年同期,只是由於收入占比的問題,具體能對整體業績產生多大拉動效果還未可知。

其次是下游的衛材生產企業。

口罩生產企業現有產能多由地方政府統一調配,進入市場流通的數量較為有限,本身不存在價格大幅上漲的基礎。

江蘇一家日產5萬隻醫用口罩的醫療器械公司人士25日告訴記者,「在完成一定任務量後,剩余口罩可以由企業自行分配,但完成基本的任務量已經不容易。」

所以,口罩生產企業享受到的只是銷量的提升,而難以受益於價格層面的變動。

不過,相比之下,A股市場更為看中炒作題材、市場情緒。

尤其是,近兩日全球疫情有所升級、多國確診病例大增的背景下,Wind口罩指數連續兩日走高,在24日大漲7.46%的基礎上,25日再升5.72%。

至此,納入該指數的30只個股節後平均漲幅已超過35%,2只個股累計漲幅超過100%。

拋開上述受直接影響的細分行業外,無紡布價格的抬升可能會對其他行業帶來間接影響。

比如原材料同樣包括無紡布的嬰兒紙尿褲,其表面包覆層及無紡布PE膜均由無紡布制成。

對此,衛材領域人士認為,雖然與口罩用無紡布用料不同,但是源頭材料存在一定重疊,考慮到無紡布供給緊張,以及原有紙尿褲企業轉產的因素,可能會造成相關產品供給失衡。

2月中旬也曾有湖南企業,因轉產口罩、防護服原料無紡布,而停止供應上述其他衛材原料的案例出現。不過,截至目前,尚未傳出相關產品出現明顯調價的案例。

而就源頭上的聚丙烯來看,本身供應是不缺的,只是無紡布,尤其是熔噴無紡布新增產能不足,所引起的產業鏈單個環節供需失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