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全民收錢 赤的疑惑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公佈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預》,預算案最大的賣點是向明年3月底前滿18歲永久居民派一萬元,涉資711億元,小市民大聲叫好,政黨亦很難反對。而同樣惹人關注的是,政府大開水喉,令到來年赤字升上1391億元。

預算案的派錢措施,主要有幾個考慮。第一,全民派錢,省時省力。陳茂波在2018年預算案曾有限度地向18歲以上、沒有受惠於預算案的市民派發4000元,由於限制條件多多,政府要經過重重審核,結果搞了一年多才派錢給市民,坊間怨聲載道,很多市民批評政府「派錢都派得衰過人」。當時的決策思維是一種純理性的考慮,認為有些人已因預算案的其他派糖措施而受惠,沒有理由重覆派錢給他們,所以左篩右篩,篩出那些完全未有受惠的人群,選擇性地派錢給他們。問題是要向以百萬計的市民派錢,又加上眾多的條件,一年多之後能夠派到錢,已屬萬幸。這是典型的「思維潔淨、做事遲緩」政府行為模式。今次劃一向18歲以上的市民派發,較省時省力,因為入境處已有合資格市民的資料庫,只待政府和銀行的電腦系統對接,7月初接受申請,最快在暑假時已可發放出來。

第二,逆週期措施。聽財爺的表述,這次派錢不純粹是讓市民開心一下,而是一個在經濟下滑中的逆週期措施。希望疫情過去之後,市民可以運用手上的錢,在本地消費,令雪崩式的本地零售消費可以受到刺激反彈。政府當然沒有辦法硬性規定收到錢的市民一定要在本地消費,有人會出外旅遊,也有人會把錢存下來,但只要政府有心推動,在疫情過後,在暑假之時,是有機會谷起本地消費,阻斷經濟無底下滑的趨勢。

我記得2003年沙士爆發的那一年,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梁錦松,因為害怕赤字擴大,港元會被追擊,在預算建議公務員減薪4.8%,那情景我仍然歷歷在目。因為就在梁錦松公佈預算案前一天,我去了他的辦公室採訪他。事前得知公務員會減薪消息,我感到很錯愕,我問他為什麼減薪4.8%,他說《基本法》內列明回歸後公務員的待遇和服務條件將維持不變,他怕會受到司法覆核挑戰政府減薪是改變公務員的待遇,所以就減4.8%,這是回歸以來公務員累積的加薪幅度。我當時覺得這個情況很糟糕,會激起公務員的強烈反彈,因為公務員工資加減,主要是參考私人機構員工的薪酬趨勢調查,不是政府憑空決定。再者,當時香港經濟正在急速下滑當中,公務是香港最大的僱員群體,對他們大幅減薪,會令到本地消費有進一步的收縮效應。那次的公務員減薪,亦令到公務員成為2003年7月1日大遊行的主力。

經濟學有一套理論,就是在經濟環境差的時候,政府要出逆週期措施,就算有財赤,還是要花錢撐起經濟,而不是在經濟差時收水。

第三,赤的疑惑。今次全民派錢要用711億元,再加其他寛減措施,合共要用1210億,令下年度赤字高達1391億元,等於本地GDP的 4.8%,超越了一般西方國家財赤要控制在GDP 3%或以下的要求。

回看香港回歸之後的歷史,2003年及2004年,香港經濟快速衰退,令到財政收入減少,這兩年的財赤都去到GDP的 4.8%。這又回歸到上面所討論過的,如果加大財赤可以一定程度上刺激經濟,減緩經濟下滑的速度,會有減少往後財赤的作用。假若不願花錢,或者花錢花得不到位,經濟衰退將更加嚴重,財赤只會越來越大。

其實,財赤的關鍵不是一次性的派錢開支,而是政府正在年年急增的經常性開支。過去5年,教育等政府三大開支項目累計支出增加50%,上年政府經常支出增加22.2%,來年經常支出增加16.9%。到政府真是無錢時,可以不派錢,但經常開支卻很難減下來。結論是在如此悲慘環境下,財爺對全民派錢是必要之惡,但如何長遠控制經常開支,卻是整個政府要面對的問題。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