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河指醫護人員罷工影響服務「破了世界紀錄」 呼籲去政治化

如今要抗擊新冠肺炎,就令人不期然想到2003年對抗沙士的經驗,鳯凰衛視「時事大破解」節目主持人程介南,邀請了香港護士管理局前成員、華員會前會長黃河向大家教路。

 華員會前會長黃河講沙士抗疫經驗。

華員會前會長黃河講沙士抗疫經驗。

過去一直做護士工作的黃河指,今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和當年對抗沙士時,最大的分別是社會分化。當年在沙士疫情下,官民及醫護較現在齊心,政黨雖然仍然鬧政府,但不會影響到部署、行動及醫護人員的士氣,但今次好唔同。

黃河展示一些當年同今日的圖片,照片顯示當年的海報宣傳抵抗疫情,不會有人破壞,但今年掛出了一張「良心醫護,謹守崗位,全港市民,衷心感謝」的橫額,竟然被人劃破及損壞。

六大紀律部隊的義工搭建隔離屋。

六大紀律部隊的義工搭建隔離屋。

另一張圖片顯示,最近,一班休班的、來自六大紀律部隊的義工,出入在高危醫院、隔離關口,搭建隔離屋,但是好可惜,沒有太多傳媒報導,沒有為無名英雄加添正能量。一些病人,送鮮花感激醫護人員的照片,沒有人報導出來。新聞報道出來的,大部份是負面新聞,嚴重影響醫護人員的士氣。

政府策略方面,當年沙士時,整個香港掉以輕心,2003年1月已發現沙士病毒,到2月內地爆發,廣東搶購板藍根及白醋,傳媒開始報道時,仍以為自己是旁觀者。後來感染源頭中山大學劉教授入住廣華醫院,還有一些病人已入院,全香港及醫館局仍未有警覺性,到3月時,仍未對沙士病毒有充分了解,後來疫情變嚴重,匆匆忙忙推出應對策略,當中難免有不善之處。

令人詫異的是,今次醫管局仍未有汲取教訓,仍然很多甩漏。今次最大的問題是,一早已經知道病毒的類型,裝備亦比當年充足很多,當年用的是紙口罩,用四、五分鐘便濕了,不能再用,那裏像現時有外科口罩可用。

黃河認為當年大家都識驚,自己會提高警覺,醫護人員甚至自行自我隔離,大家都知道斷絕病毒的傳播,隔離是最好的方法。但今次不同,不知為什麼?注意力竟然放在封關上。封關只是其中一個選項,我不否定,但今次提出封關的是一個政治團體,所以有人因此不同意,這並非實事求是的做法。

所以,今次無論政府、醫管局、醫護人員及社會人士,均沒有吸取當年對抗沙士時的教訓,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時,沒有一個全盤的部署,令到大家有過度的驚慌。好像我看見現時人們在街上行走,周圍無人,或者到郊外行山時,空氣清新,也帶着口罩。這歸咎於現時傳媒只是選擇性報道負面的消息,製造不必要的恐慌。

對於有醫護人員罷工,黃河表示很心痛,亦非常詫異,為何政府、䕶士管理局及醫館局沒有向大家澄清或斥責,在這危急的關頭,全港市民都要依賴醫護人員去抗疫,罷工令到市民恐慌,起初同情他們罷工的市民,後來也轉為反對。更詫異的是,這批罷工的醫護人員沒有反思,為何仗着救港的光環罷工,最後沒有得到市民支持呢?

黃河指,香港今次一線醫護人員罷工,是破了全世界的紀錄,任何醫護人員的罷工,絕對不能影響緊急服務及必需的服務,但這些服務今次是明顯受影響,像早產嬰兒在ICU的服務,大半人罷了工,令市民氣憤。

黃河亦明白罷工的醫護人員,他們面對一個不明的病毒,但其實可以做一些事,讓他們明白多一點,當年沙士時,黃河曾親自去廣州了解情況,了解如何應對疫情,但今次見不到有人這麼做,沒有人去武漢做實地考察,看看人家正在做什麼抗疫措施,加以借鏡。

今次最不同的地方,是專業醫護人員,把抗疫加入政治立場,今次這個「醫管局員工陣線」講封關,提出加強人手及裝備、改善病房擠迫等訴求,這些是累積下來的問題,是制度的問題,不是一時一刻可馬上解決的,應該留待抗疫後才解決。抗疫危急關頭,最重要是什麼?防疫及隔離!罷工令醫管局及政府把重點錯放在封不封關,便在防疫及隔離上有所不足。

他認為,面對今次疫情,如果將香港和日本比較,我們已做得好,日本只是一隻郵輪已造成大量傳播。不過,我們應可做得更好,群體聚餐便應可免則免。

今次另一特色,是網上假資訊充斥,為社會製造恐慌。像有人指必須戴N95口罩防病毒,這時便應該有人出來以科學角度澄清,讓前線醫護人員放心。

黃河提到,抗疫需要官民齊心,今次是去年社會活動的延續,社會撕裂,極度政治化,有人對政府不信任,有人則對示威者反感,形成香港人沒法組成一個團隊,去抗疫打仗,可以說是未戰先輸。

最後,黃河認為當務之急,香港人要撇除政治立場,全民把注意力,放在防護及隔離上,防範社區傳播,才能打勝這場仗。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