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分拆審批派一萬元撥款 只為拉布

 財爺陳茂波在預算案中提出全民派一萬元,人人有錢收,對升斗市民而言,當然是開心事。預算案提出派錢建議,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臨近,向來喜歡事事反對的反對派,也很難否定人人派錢的預算案。

不過,反對派的拉布招數層出不窮,轉眼又出新招,建議把派錢1萬的711億撥款申請,從預算案中抽離出來,單獨交由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建制派大黨民建聯不知道為何,也走去同意這個建議,可能他們是基於良好願望,覺得盡快派錢是好事。但民建聯好明顯是「入世未深」,一頭栽進對方的陷阱之中。反對派這個所謂分拆撥款,有幾個問題值得探討。

第一,分拆無助加快派錢。表面上看,分拆撥款好像言之成理:「要整份預算案通過,可能會很慢,把派錢的撥款分拆出來,提早通過,市民就可以快些收到錢;囉。」但這種講法其實只是胡說八道,政府現時提出來的派錢時間表,是7月初接受市民申請,有銀行戶口的市民,最快8月已經收到過戶的1萬元。沒有銀行戶口的市民,就要等政府發出支票,可能要慢一點。

至於政府為什麼要等到7月才開始接受市民申請,並不是要等立法會通過撥款,而是要花3個月搞電腦對接。政府要向接近700萬人派錢,直接把1萬元過數到市民的銀行戶口,是最便捷的方法,所以要把政府的系統與銀行的電腦對接上,做好測試才推出,而不是要等立法會通過撥款。

按正常程序,政府把開支預算草案提上立法會,開完相關的委員會後,就會攞上立法會大會,讓議員會分幾日「噴口水」表達意見,然後政府大約會在4月29日對議員的各種意見作出回應,然後議員可以提修正案,之後政府會把修正案和開支預算撥款草案一併交立法會大會表決。在正常情況下,立法會會於5月中至5月底通過預算案撥款申請,這個時間表比政府與銀行完成電腦系統對接的時間更早。所以,如果一切正常,根本不用將派錢的開支撥款分拆出來。在立法會通過撥款,根本不會拖慢派錢的時間。

第二,分拆撥款只為拉布。問題是其實有人想拖,反對派把所有問題都政治化,他們反對預算案的焦點是針對警察的開支撥款,這也是自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以來他們一直鼓吹的仇警主線,而反對撥款的最佳方法就是審議預算案撥款草案時拉布,只要一直拉布,讓預算案撥款通過不了,從而逼使政府撤消警察開支撥款,最好馬上解散警隊(之後誰來維持治安就關人鬼事了)。市民不太明白這些針對警察開支撥款的行為,會對本地治安造成怎樣的後果,見到反對派拉布曠日持久,習以為常,也沒有多大感覺。

反對派如今出招也很高明。他們想借拉布「拉死」整份預算案來否決警察撥款,但又不希望派錢1萬元的建議不獲通過得罪選民,便提出分拆撥款的建議。

第三,冠冕堂皇拉布早有前科。反對派拉布的技巧,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他們甚至可以把「為民請命」作為拉布的擋箭牌。例如2月21日財委會審議通過300億元抗疫基金的撥款申請,政府撥巨款防疫,反對派不敢明目張膽反對,便出奇招拉布,方法是公民黨的楊岳橋在投票之前提出臨時動議,動議要求政府全民派1萬元,幫助市民在新冠疫情中渡過難關。當時大家都不知道財爺的預算案是否真的會派錢,看來這條動議很值得接受,但其實這只不過是他們「玩嘢」的花招。他們在會議上引用財委會《會議程序》第37條A,先後提出了10項臨時動議,動議派錢1萬元只是其中之一。這10項動議如果逐一討論,隨時用10年時間也談不完,這便可以拉死那300億元的防疫基金撥款。建制派對10項動議全部否決,目的就是要加快通過300億元撥款。而反對派馬上在臉書上發文,批評建制派否決他們叫政府派錢給市民的動議,說建制派講一套做一套。這些講法擺明是「老屈」,但一般的市民都不知就裏,十分入腦。

總的而言,只要反對派不在財政預算案的撥款申請上搞陰謀詭計,5月便可以煞科,並不影響到7月的申請程序,但反對派仍想著千方百計去拉布,毫不理會預算案當中還有其他很多惠及市民的措施和幫助各行各業的政策。我不是要偏幫那一派,但見到議員天天在玩政治,真的覺得很煩,現時經濟已經非常差,再這樣玩下,公司倒閉,裁員減薪,最後受苦的是誰呢?

 

盧永雄